下拉阅读上一章

答皇帝问

    刘皝和窦芽菜一起出现在承和宫的时候,现场安静到了极点。

  皇帝倒是笑眯眯的,而皇后拖着带病的身子坐在皇帝的旁边,她的表情悲伤而不甘,仿佛今晚举行的不是婚礼,而是丧礼。八王爷刘钬至始至终都保持着呆愣的姿势,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六哥,他的六哥娶窦芽菜为妻了。三王爷坐在一堆王爷当中,那永远邪魅的笑容里闪着看好戏的光芒,他这招窦芽菜换窦碧玉的招,使得很成功。刘皝,你输定了,大刘皇朝的天下,是我刘琰的!

  窦府就来了一个人,是太尉大人窦江,窦芽菜偷偷看了她爹一眼,他的眼里好像含着老泪,这泪是为窦碧玉而流吗?

  刘皝跪了下去,窦芽菜被盖头盖住了头又在想着心事,不知外面的动静,刘皝扯了她的衣角一把,她才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儿臣叩谢父皇母后。”

  “臣女窦芽菜叩见皇上皇后。”

  “呵呵,做了朕的媳妇,就该改口称父皇母后了,也不是臣女,是儿媳了。”

  婚礼第一步——揭盖头。

  众人眼睛一眨也不眨,到此刻,现在,他们仍然没法相信,六王爷刘皝真的要成婚了,对象是窦芽菜!

  刘皝扶着窦芽菜起身,深呼吸一口,掀开了那火红的盖头,或许是盖头太重,又走了那么长一段路,窦芽菜脂粉未施的脸上红扑扑的,比起平时来水灵了不少,让刘皝微愣了一下,今晚的窦芽菜确实是饱满了一点。

  皇后娘娘一直用手抚撑着头,没有应声,连看都没看座下的人一眼,窦芽菜知道,皇后恨死她了,原本千挑万选看中了一个美若天仙的儿媳妇,现在却换成了窦芽菜这样营养不良,换谁谁都不高兴啊。

  婚礼的第二步是,窦芽菜必须回答皇帝的提问。

  皇帝捻了捻胡须,问道:

  “芽菜,你平日都念些什么书?”

  什么书?她什么书都念过,比皇帝老子念的书还要多得多得多得多,但她深知一句话,“功高盖主”,如果说的过了,皇帝公公肯定要不高兴了,皇后娘娘也要不高兴的,还有其他的王妃们也会不高兴,她可不能一开始就当了靶子。

  “回皇上,芽菜只读了半部《论语》。”嘿嘿,半部论语治天下,她这回答可是很有玄机的,这大刘皇朝的天下我都可以治理了。

  “为何只读半部?”皇帝继续问道。

  咦,没想到他还会继续问,总不能实话实说吧。

  “回皇上,因为刘皝大叔主张以儒家思想治天下,而《论语》是儒家思想的代表作,大叔熟读整部论语,芽菜是他的王妃,自然读半部就够了。”

  “好,哈哈哈。我六儿是娶到贤妻了。”皇帝高兴地哈哈大笑起来,对窦芽菜的回答很满意。刘皝也吃了一惊,万万没有想到她的回话会周到的滴水不漏,思想确实是丰满的。

  “芽菜,朕还要问你,你认为女子是什么?”

  “班昭《女诫》中说,女子,卑弱第一,夫妇第二,敬慎第三,妇行第四,专心第五,曲从第六,叔妹第七。”

  “那王妃是什么?”

  窦芽菜略一思索:“王妃,与普通女子无异,只是从该从之人,芽菜要从的自然是六王爷,应誓死遵从,行慎行之事,当慎之又慎。”

  “好好好……依我看,我这所有的儿媳中,就数六儿的王妃最有智慧了。”

  “父皇恕罪。”皇帝陛下这话一出,好家伙,一下子,十几个人纷纷跪下请罪,所有的王爷和王妃都跪了下去。这其中不乏有对窦芽菜怨怼的目光。

  糟了,本想说不要在这险恶的皇宫里树任何一个敌人,但今日的表现却让她一下子树了好多敌人了。

  她的心里突然有点怵,小手便不由自主的伸到她刘皝大叔的大手里去。

答皇帝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