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情窦初开(2)

    快二十三年了,刘皝还从未跟女子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当四片唇相触的时候,他浑身一颤,只觉得一股电流由唇开始流遍全身,那是一种无法用任何语言来形容的感觉。

  刘皝用舌头撬开窦芽菜的檀口,让盐水流入她的口中,他抬起头来,当时心里想了一个问题:凭什么呢?这干扁窦芽菜凭什么让他多次破例?

  “咳咳……”盐水的作用发挥了,窦芽菜咳嗽着、皱着醒了过来。

  “醒了?”

  “大叔,你的脸,怎么那么红?也中暑了吗?”窦芽菜伸出虚弱的手去摸刘皝那张英俊的脸庞,“真没天理啊,比池承俊那小子帅多了。咳咳……”【注:池承俊的名字在开头的几节出现过啊,韩国挺帅一小男孩】

  “谁?”刘皝好像第一次从她嘴里听到另一个陌生男人的名字。

  “呃……那什么,没有谁,我……我饿了。”

  二十一世纪的人,跟刘皝大叔也说不明白呀。

  其实,窦芽菜选择回避这个问题,是有原因的:她记得自己在现代的时候就是因为菜鸟记者不停地想要制造她和那小子的绯闻,一气之下暴力的种子萌了芽,把人家记者大打一顿,结果穿越来了这里,这在古代再提起他的名字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怪异的事情呢,现在没有什么抱把握的情况下,还是不说的好。

  刘皝狐疑地看了她两眼,而后吩咐准备饭菜给窦芽菜吃。

  “我想在床上吃,不想下床了。”

  “成何体统?堂堂六王妃怎么可以如此不讲礼仪。不想下床在床上吃,宫女太监们都会笑话你。”

  “我不要下床嘛,下床好麻烦的,你看我为了你,都晕倒了,你多有面子呀,现在也给点面子给我吧。”窦芽菜抓着刘皝的手臂,晃来晃去晃来晃去。

  “好吧,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刘皝看着她撅嘴的样子,松了口,也怪了,明明知道她是装的,但是他好像还蛮吃她装可怜那一套,唉……一时糊涂啊一时糊涂。

  窦芽菜想起现代妈咪说过的一句话:女人们啊,不管你在家里把男人当电饭煲还是当吸尘器,一旦涉及他的面子时,一定要小心谨慎,就向手捧一件古老、珍贵的瓷器。给他足够的面子,才能获得“高额回报,看来真的是很有道理呀。她今天在殿外给她送早餐晕倒的事情算是给他长足了即是男人又是王爷的面子了。

  小玉将窦芽菜喜欢吃的饭菜拿了来,刘皝看着她吃完,再逼迫她躺在床上继续休息后,和小玉一块走了出去。

  “本王问你一件事,但此事切不可让王妃知道,否则为你试问!”

  “六爷,小玉绝不敢泄露半句。”

  “你和王妃说的话比较多,知不知道有一个叫池承俊的男子和她走得比较近?”

情窦初开(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