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人同场

    当窦芽菜听到“六王爷到”的时候赶紧站了起来准备换到后面的位置去,但是当听到那声“纳兰公子到”的时候,她的脚却像突然被黏住了一样,硬生生被定住了。

  纳兰公子?她慢慢地转过头去,那站在刘皝大叔旁边的少年,玉树临风胜潘安,一树梨花压海棠的少年不正是那天喊她姑娘,然后客气地送她回窦府的人吗?纳兰公子,纳兰瑾,原来是他。

  “喂,你怎么了。快点坐下来啊,魏师傅都要不高兴了。”刘钬偷偷地拉了拉她的衣角,瞥着魏太傅皱成蝴蝶一样的皱纹,压低着声音说道。

  “啊?哦……哦。”

  她这才坐回了原处,刘皝则像没看见她似的,眼睛目不斜视地不知看着何处,而纳兰瑾也看到了她,他奇怪窦府的二小姐怎么会来这里上课,但还是朝她微笑着点了点头,以表示打招呼,窦芽菜只觉得自己的小黄脸“腾的”血气上涌,红了一大片。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刘钬也看到了她诡异的脸红,人家姑娘脸红都有那么一股娇羞着白里透红的意思,但窦芽菜的脸红则使她的脸看起来更加蜡黄,还真没有什么美感。

  “没……”

  “今日的课由六王爷为大家上,另外来了一位客人,此人便是“玉面书生”纳兰瑾,大家欢迎。”

  “多谢六王爷、多谢魏太傅,能来聆听二位的讲学,纳兰瑾三生有幸,还请不吝赐教。”

  纳兰瑾微笑着说话时还露出了一小对小酒窝,那谦恭有礼的样子,那眼神若有似无的从她身上掠过的神情,让窦芽菜情窦初开的心扑通扑通跳了起来,活像心脏里住了一只小青蛙。

  纳兰瑾行过礼之后,在窦芽菜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坐下之前又朝窦芽菜笑了笑,窦芽菜赶紧低下了头去,她那不甚娇羞的样子被端坐在前面的刘皝看在了眼里,他的眼里闪现了一丝疑虑。

  上课之前魏太傅例行检查功课,大王爷小王爷小公主们立即如临大敌,很多人迅速翻开已经写好的文章,检查看有没有错别字什么,还有的要看别人的答案。这一幕让窦芽菜大跌眼镜,原来古代人和现代人一样,在作业面前抬不起头来。在现代,“作业”就是学生们沉重的负担,而在古代这些王公贵族面前“作业”依然是个麻烦事。

  “啪……”一阵清脆的戒尺鞭打手心的声音让窦芽菜吓了一跳,扭头一看,刘钬摊开手掌被打的呲牙咧嘴,但是魏太傅毫不留情,足足鞭打了十下才罢手,届时刘钬的左手手掌已经肿了起来。

  “请八王爷将上次的文章在今天之内写完。”

  “师傅,我的手肿了,写不了字了。”

  “八王爷,老臣打的是左手手心,右手仍可写字。”闻言,刘钬垂头丧气地坐了下去,窦芽菜在心里暗暗佩服魏太傅的聪明。

  “今日,本王要讲的内容是《女戒》。”待现场的骚动安静下来后,刘皝开始授课了。话一出口,魏太傅立即转头看了他一眼,这六爷不是说好今日讲《木兰辞》么?怎么临时就改成《女戒》了?今日六王妃来了,难不成六王爷才故意选了这个来讲。

  “《女诫》是东汉女学问家班昭作的,共七篇,它包括卑弱、夫妇、敬慎、妇行、专心、曲从和叔妹等……”

  “切~~~……”

  一个轻轻的、不赞同且极其鄙视的不和谐声音传入众人耳朵中间。

三人同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