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活色生香

    话说皇帝到底看到什么了?从虚掩着的门缝看过去:

  一只硕大的木桶,木桶中一男一女脱光了衣服,男子闭着眼睛慵懒地趴在木桶边缘,打湿了的微卷的头发垂在胸前,女子也是不着寸缕,趴在男子背上,手中拿着毛巾有一下每一下的擦着他健硕的背,说是擦背,但这样看过去就是在调情,最要命的是,女的还将她那条小细腿打在木桶边上,不时蹭一下男子的肩膀。

  刚才皇帝陛下看到的就是这幅香艳刺激、活色生香的春宫图,鸳鸯浴啊,难怪他老人家会感叹还是年轻好了。

  “小路子……小路子……”窦芽菜的腿酸的要命,都过了好半晌了,外面似乎没了动静,但怎么不见小路子敲门三下以示通报呢,她轻轻喊了两声,但是没有任何声音。

  “大叔……大叔……”

  有没有搞错,刘皝大叔竟然趴在桶里睡着了吗?她屏住呼吸将腿放下,然后站了起来,准备离开大木桶,去把衣服穿上。

  就在一刻钟以前,她正睡得憨呢,被刘皝从床上爬了起来,迷迷糊糊中又被拔了衣裳,迷迷糊糊中又看到他也脱了衣服,再迷迷糊糊中被他抱着下了木桶,等迷迷糊糊变成清清楚楚的时候,皇帝皇后已经到了景阳宫门外了,她只好继续迷迷糊糊下去了。

  “别动。”就在窦芽菜以为他已经睡着的时候,他出生拉住了她的小细胳膊,“小路子没有通报,说不定父皇和母后还在外面呢。”

  刘皝说完,睁开了慵懒的眼睛,转过神来,看着窦芽菜啊。

  “啊!”

  “啊!”

  两人同时尖叫。

  “你……你别看!”窦芽菜双手护胸,不,是双手护金桔。

  “谁看啊,那么小,好奇怪。”一抹红潮染上刘皝的双颊,女人原来就是长这样?刘钬若知道他的六哥用窦芽菜来定义女人,大概又会痛哭先帝爷爷了。

  “什么……什么小,总有一天会长大的好不好?”窦芽菜转过身去,背对着刘皝。

  看着窦芽菜的背,看着她和他同在木桶中,她娇小可怜到让他觉得他长这么高大真是种罪过了。

  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力量的牵引,刘皝颤抖着的双手竟然鬼使神差地抚到了窦芽菜的背上,虽然瘦,但还是细腻的。

  “窦芽菜,多吃点吧,多吃点肉吧,别每天吃豆芽了。好不好?”听景阳宫的厨师说,她最爱吃的就是豆芽了。

  为什么会有人对每天吃自己那么感兴趣呢。

  ————————

  作者有话说:

  童鞋们看完多留言吧,交流一下想法也好,欢迎说自己想法啊

活色生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