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王妃战败

    此惊人之语一出,全场为之哗然。

  连一向稳重的刘皝本人都差点从椅子上滑下来,双手扶住椅柄才幸免于难。

  “六弟,这是怎么回事?”四王爷刘勉对这敢对六王爷直呼其名的小书生疑惑不解。

  “四哥,她……她是六哥的王妃。”刘钬扯了扯刘勉的衣袖,小声说道。

  什么?刘勉震惊不已,细看之下,那瘦骨嶙峋的样子除了六王妃还能有谁?难怪刚才刘皝下台去亲自替那小书生开笔,只是现在他的小弟媳冒充小书生混入考场,现在又说出这般惊世骇俗的话来,不知六弟会如何处理。

  “来了。”

  刘皝轻启朱唇,若无其事地开口。

  ……

  “你说……说什么?”

  “爱妃的私事,本王最清楚不过了。”

  暧昧之情在现场肆意流淌,听的人脸红心跳的,原来六王爷也是如此豪放之人。

  万没有想到刘皝竟然没有窘迫到发火,这让原本打算大闹一番的窦芽菜如一支偃旗息鼓的军队,刚举起棋子就被打败了。若真要和自己夫君在众人之中讨论如此私密的问题,她还是缺乏了一点勇气。

  但至此她也知道了,男人心,海底针,而且这针比女人心藏得更深,心思更加难猜。一句“爱妃”让冰雪聪明的窦芽菜兵败如山倒,悻悻地坐了下来,再不敢侧头看纳兰瑾,现在她的已婚身份已经曝光,对象又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同时也人见人怕花见花死的六王爷,他应该会退一步海阔天空了吧。

  “芽菜,别难过。开始考试了,加油。”

  纳兰瑾春风般的关怀让窦芽菜心中萧瑟的秋天像落叶一样飘远,纳兰瑾,果真是玉面书生啊。

  贡院大门关上,考试开始了,一天考期完结前考生不得离开,吃、喝、睡都统一进行,期间若要如厕【ps:上厕所】需由三名侍卫陪同而去。考场如战场,考生们挥墨如挥刀,墨汁似箭,汗水似四溅,誓要将一干人等斩于笔下。

  考到下午时分,王妃窦芽菜举手了。

  “我要如厕。”

  众人目光齐刷刷望向刘皝,六王妃要如厕,除了六王爷,还有谁能陪同前往。

  “我要如厕!”

  见没有说话也没人站出来,窦芽菜再次举手说道。

  于是,众人的目光再一次齐刷刷地望向某人,某人迟疑了一下,还是站了起来,两名不知趣的侍卫随身在后。

  “本王……一个人去就可以了。”

  最后,窦芽菜上了一次万众瞩目的古代厕所。

  “你故意的吧?”从茅房出来,刘皝一把抓住窦芽菜的手问道,额上的青筋必现。

  “吃喝拉撒睡,人生五件事,我没事故意上茅房干什么?”

  “本王不认为你是想闻里面的味道。”

  “本王妃也不认为‘本王’会有这种想法。”窦芽菜眼睛朝天四十五度,不看刘皝扭曲的脸,越过他的身子,回考场。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咳……窦芽菜……”六王爷欲言又止。

  “什么事?”六王妃回头,习惯性地问。

  “咳……纳兰瑾那小子,你离远点,那小子花……”

  “哪个花?”

  “水……水性杨花的花。”

  “哦,水性杨花,你的名字叫男人。”

  语毕,窦芽菜迈着深奥的步伐回到考场。

  【PS:在莎士比亚的戏剧《哈姆雷特》中有一句话,“女人,你的名字叫弱者”,这里窦芽菜是一种敷衍式的修改。】

王妃战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