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侮辱智商

    “六哥,听小路子说你天天让王嫂吃补品,看那样子,好像没什么成效嘛。”刘钬轻声说道。

  “有没有效只有我知道。”王大叔但笑不语。

  眼神流转之间却凌厉敏感地注意到纳兰瑾和窦芽菜两人的气氛不太对劲,这丫头,莫不是真的动了春心了?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可没有出现过这样别扭的表情。

  “……六哥,你不会吧。”对这么干瘦的孩子下手,会不会太残忍了一点。

  “总归——是我的。”刘皝玩深沉,话里有话。

  他起身,不理会刘钬不敢置信的表情,直接走到了窦芽菜旁边。

  “这位考生,笔不是这样抓的。”不待窦芽菜反应过来,刘皝弯下腰去,一手握住窦芽菜握笔的手,另一只手撑在桌子的另一侧,这样窦芽菜就完全陷于他的身前,在外人看来形成了一股无比暧昧的姿势。

  窦芽菜愣住了,大叔这是在玩什么花样,他的唇就贴在她的耳朵边,那性感嘴唇里吐纳的气息在她耳边若有似无的萦绕,痒痒的,酥酥的,麻麻的,总之是感觉异样的。

  “教了你一个月的毛笔字,还是写的这么差,真是不乖,晚上罚你,小丫头。”刘皝用旁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然后握着她的手刷刷几笔写了几个字,起身离去,眼神若有似无地从纳兰瑾身上瞄过,王者的眼神看的纳兰瑾背后升起一股冷飕飕的凉意。

  这……窦芽菜的脸腾的红了,刘皝大叔突然之间变得变得又魅惑又性感的,若让其他女人看到了,不晕倒才怪!

  他一向是一本正经的,甚至严肃到不苟言笑,这突然之间仿佛被什么附了身似的,让她一点也不适应,同时也有感到一些困惑。但抬眼的时候,刘皝已经坐在主考官的位置上去了。

  将考题发下,刘皝站起来,庄严的宣布考试开始,那样子,还蛮帅的。

  窦芽菜也开始写字,但低头一看,脸色立即变了,原先的红潮瞬间变得煞白。

  原来刘皝写在她纸上的字是——“七出之罪——淫”。

  所谓七出,(也称七弃),是在中国古代的法律、礼制和习俗中,规定夫妻离婚所时所要具备的七种条件,当妻子符合其中一种条件时,丈夫及其家族便可以要求休妻。七出包括以下七出:“不顺父母”、“无子”、“淫”、“妒”、“有恶疾”、“口多言”、“盗窃”,而刘皝写在纸上“淫”字的意思则是:妻子与丈夫之外的男性发生性关系。理由是“乱族”,也就是认为淫会造成妻所生之子女来路或辈分不明,造成家族血缘的混乱。

  “刘皝,你……”这简直是对她神童智商的侮辱,她连例假都还没有来过呢,怎么会犯这样一出。

  “刘皝!我还没有来葵水,怎么淫的?!”【葵水:例假、月经(:】

  窦芽菜的智商被侮辱了,因此她决定大闹试场,反正刘皝是主考官,若到时她要被罚,他也脱不了干系。

  要让她知道,女人是不能被得罪的,让他真正知道什么叫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侮辱智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