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他也使坏

    “八王爷,秋试之事,岂可儿戏!刚才八王爷也说了,有可能有人将资料藏于裤裆。”魏太傅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铮铮老骨决不为八王爷这个皇家子弟折腰。

  “你!”刘钬万分后悔提什么劳什子裤裆的事,霎时之间有股冲动想要将魏征明的老脑袋掰开,看看里面装的是哪家做的浆糊,然后再将那浆糊鼓捣出来封住他的嘴巴。

  “魏太傅是两朝元老,对皇上的衷心天地可鉴日月可表……”

  在刘钬和魏征明争论的期间,刘皝示对近身侍卫赵南做了个手势,赵南弯下腰来,他在他耳边说了两句,赵南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而后又忍不住想笑。

  “八王爷既然知道老臣对皇上的衷心,那便不该妄加阻拦,否则八王爷和这小书生有……”

  “魏太傅,年纪大了,坐下说吧。”刘皝突然开口,淡淡地打断了魏征明的话。刘钬之所以一直对他六哥如此仰慕和敬佩,与他这股永远泰然镇静的气势有绝对的关联。自己的小媳妇都要被搜身搜裤裆了还像没事人似的,即使他不喜欢窦芽菜,但怎么的,也是自己的女人吧。

  “谢六王爷体恤。”

  魏征明向刘皝行礼,不疑有他,直接坐了下去。

  “砰!”

  众人目瞪口呆,刘勉手中的茶都震得溢了出来。

  魏征明一屁股坐下去,做了个空,重重地跌倒在地上,原来那椅子不知何时往后移了一尺,他做下去的时候只做到椅子最边缘的地方。

  “哎哟……折了,折了……”那铮铮老骨咔嚓两声,魏征明痛得站不起来了。

  刘钬看到赵南忍着笑悄悄回到刘皝身边,心中了然,原来如此,饶是他都没想出这种损人的办法来。看来他六哥真的是一个确确实实的闷骚男,看上去很酷,骨子里却很流着坏水。

  “把魏太傅带下去休息。”

  “是。”

  就这样,魏太傅魏征明再一次因伤退出岗位,上次是内伤这次是外伤。

  “让这位小书生进去考试吧。”刘钬忙下令道,这要再出个什么乱子,今年的秋试都不用举行了。

  窦芽菜这才欢欢喜喜进了考场,眼神逡巡了一周,最后在纳兰瑾身边的位置坐下,将笔墨纸砚拿好。

  纳兰瑾侧过忧伤的头望着窦芽菜。

  “你怎么了?”窦芽菜问道。

  “芽菜,你怎么不来呢?”他轻轻地说道,眼中闪过一丝书生的忧郁。

  “你……”什么,他难道看懂了她那天在课堂上的手势?

  那天在课堂上被刘皝逐出去的时候,她曾以手势告诉纳兰瑾要他去第一次见面的那条街上相见,学习写毛笔字,还以为他没看懂也不会去呢,没想到他真去了。

  “我等了你一天一夜。”纳兰瑾拿出笔沾上墨,再一次近乎自言自语地说道。

  一滴墨落在雪白的宣纸上,形成一个模糊不清的图案。

他也使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