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喝酒那事

    “六爷恕罪。”纳兰瑾将目光从窦芽菜身上收了回来。

  “向来风花雪月、情场浪漫,十八岁便高中状元的纳兰何罪之有?”刘皝说道,刘钬一听连忙暗中踢了他六哥一脚,六哥啊六哥,见了情敌可别沉不住气呀,刘琰那厮一举一动都盯着呢。

  窦芽菜虽然不明白刘皝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但他话里的刺她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大叔在干什么呢,纳兰瑾原本是他要重用的人,现在对他说话夹枪带棍的,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若让三王爷刘琰听出什么端倪来,还不想着法子把纳兰瑾给挖了过去,现在两个人要拼的就是累及朝廷的人气,也就是拥护者,纳兰瑾若被挖走,就是个巨大的损失了。

  “六爷见笑了。”

  纳兰瑾只觉得背脊升起一股凉意,伴君如伴虎,一点也没错,六王爷这只还未成形的老虎一样可怕。

  刘皝用眼睛的余光看到了低头喝水的窦芽菜,一个月不见,她好像更瘦了,他怀疑自己吹一口气她就能飞上天了,那小宫女难道没有督促她好好吃补品好好吃饭吗?

  “王爷,喝酒吧。”上官雨痕端起一杯琼浆玉液递给刘皝,上次被她扔的不成人形在床上足足躺了近半个月,今日突然接到小路子的话说六王爷让她一起出席荣恩宴的时候,她都快乐成猴子了。

  “王爷,喝酒前先喝口汤吧,对胃好。”窦碧玉不甘示弱,端了碗美味的汤递到刘皝面前,窦碧玉美则美矣,但是明明有更好的归宿,可她却像是打了鸡血似的,非跟这扔了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极品男人杠上了。其实,美人窦碧玉是在跟自己的命运做着抗争,三番五次一只脚踏进门都被踢了出去,她不相信自己活该成被刘皝丢弃的人。

  “给本王……”刘皝刚想说滚字,但瞧见窦芽菜沉静的脸每一点表示的时候,他改变主意了,先接过窦碧玉的汤喝了下去,再接过上官雨痕的酒一口饮尽。

  两位美人顿时受宠若惊,而小泥巴看了心里直喊,完了完了,六王爷已经开始动那两盆红烧肉了……

  “纳兰瑾、晋晓岚、黎寻欢,你们三人经过重重选拔,最后荣获三甲,朕感到十分的高兴,而且你们个个是青年才俊,今日朕特开荣恩宴,愿你们三位在正式封官后能用你们的才能报效国家和朝廷。赐酒……”

  皇帝见到今年三甲全是些年轻的后生才俊,心中的欣喜之情又多一分。

  “谢皇上赐酒——”

  三个人将皇帝赐的酒一饮而尽,纳兰瑾不怎么能喝酒,喝得时候竟然咳嗽了两声。

  “哈哈,纳兰爱卿,看来你的酒量还得练练,这上朝为官不能喝酒可不行啊。”皇帝见了纳兰瑾的窘样,哈哈大笑,顺便还打趣了一番。

  窦芽菜心中感叹,这官场上的酒文化可真的是源远流长啊,在这民风淳朴的古代,竟然已经将官场的酒文化发展到如此深邃的地步了,连贵为天子的皇帝都深谙其道,所以说,现代的官场怎么会不酒气,怎么会不熏天,怎么会不混乱,怎么会不黑暗。

喝酒那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