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云雨之事

    “总之,窦芽菜,记住,要信任本王,明白了吗?”刘皝看着她的眼睛,坚定的眼神里开出一串桃花来,窦芽菜瞬间就被这桃花迷了眼,好会勾人的眼,窦芽菜在这一树桃花下兵败如山倒,点头犹如小鸡啄米。

  “很好,本王有要事,这就走了。”刘皝离去之前,意味深长地看了她初次为人的小王妃一眼,或许是因为知道她该流血的地方流了血的原因,他觉着干扁窦芽菜忽然之间多了些女人的风情,一举手一抬足的,有了些许娇羞的意思。

  窦芽菜机械式地点头,看着刘皝跨着坚定步伐离去的背影,突然之间意识到,这个男人是他的丈夫。

  咦?只是这小子,不是说“本王亲自接你来了”吗?怎么的话一出口就忘了,最终还是把她留在侧宫一个人走了,感情他刚才的一番话都是在锻炼口才,又或者只是他走错出口的一串响屁?

  回味着他刚才在他大腿上挑逗的动作,她想起了一句话,貌似是一个什么专家说话的,虽然有些不合适,但意境对了——男人说我要你时勇猛有力,男人说我爱你时有气无力。

  她窦芽菜饶是被刘皝的美色给迷惑了。

  祸水呀祸水,美艳的男人比美艳的女人更祸水。

  “太医,本王妃问你件事。”半个时辰之后,百思不得其解地窦芽菜开口与床边这位号脉号了半天,据说是奉了六王爷之命前来的她的专职老太医说话。

  “不知六王妃所问何事,奴才在这宫中做了足足五十年太医,奴才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老太医捋着花白胡子表达自己尽忠尽责的诚意,同时又将自己的丰功伟绩提了一提。

  “这个问题,本王妃已思考了半个时辰之久。太医,女子来了初潮之后,是不是就可以与男子……与男子翻云覆雨了。”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便将ML用代替词来代替。

  “……啪嗒”听了这话,老太医捋着花白胡子的手失控了,硬生生将自己银丝似的胡子扯下来好几根,这……这……这,早听说六王爷的王妃虽然其貌不扬,却总能说出些惊人之语来,却没想到却是如此之惊人。

  “老太医,您还能人道么?”

  “罪过呀罪过……六王妃……”老太医不得已开口,但想到自己一个老头子与一个青春年华的小王妃一本正经地讨论着人伦男女之事,便觉得一股气血上涌,他扶住了自己衰老的胸口。

  “嗯?”

  “小王妃,奴才已是耄耋之年,如何能……”

  “哦……”窦芽菜恍然大悟般一声长“哦”,结果惊得老太医一口气提不上来,轰隆一声,身子随着椅子倒塌在地——他昏了。

  于是一些更年轻些的太医匆匆跑了进来,将王妃窦芽菜的专职太医抬了出去。

  “二小姐,您问了徐老太医什么问题呀,把他为难成这样。”小泥巴见徐老太医面如土色、满脸虚汗的样子不禁为她的二小姐称奇。

  “哦,无非就是写男男女女的事情罢了。”

  “哦。”

  “小泥巴,你还是处子么?是不是初潮来了之后就与男人功夫巫山云雨了?”

  “啪嗒。”又一个人倒塌在地,面如土色,满脸虚汗。

云雨之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