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结束了

    结束了,这回是真的结束了。

  不管文是否让你们满意,至少,最后的我,是感动的,最后的一些话,都是发自肺腑的。

  ——

  我的新文:

  《天价宝宝:老公太霸道》,去支持哦

  五年前,她主动献身给身价过亿的总裁冥柏殇,醒来后,在他的床头留下她所有的家当123。6元仓皇逃走,冥柏殇大怒,他堂堂总裁的一夜竟然只值123。6元?她离开之后却生了个可爱早熟的儿子。五年后,她在停车场与一冰山级酷男起了冲突,还在人家的名车上画画写字骂人,后来才得知,这个外表冷酷,内心残酷的男人竟然是万人迷皇子殿下权佑宸!他还抱着她对所有人说她是他的心上人。而这时,冥柏殇也出现了,他始终念念不忘123。6元之耻。再到后来,两人争当她儿子的爹地。

  ——————

  第一章节:

  “本台最新消息,我国……皇子殿下权佑宸,日前与H国公主金奈儿确定了婚事……日前,有上千迷恋二皇子的少女反对团在王宫门口静坐示威,她们说,若皇子殿下不取消与大韩民国公主的婚事,她们将在宫门口集体自杀。日前,王上和王后已经赶往安抚,甚至连H国公主也被特别保护起来,而当事人皇子殿下却依旧没有露面……

  皇子权佑宸今年二十六岁,传说是一个冷酷残暴的君主继承人。他英俊迷人,在民间却拥有无数的粉丝团,粉丝团不仅仅包括成千上万梦想着有朝一日能与皇子殿下成亲的女性,还有无数以他为榜样的男性。但是,皇子从不会轻易露面,据说,皇子的右手手背上有一个奇特的纹身……”

  苏与墨刚一上车打开收音机就听到了这则消息,她忍不住嗤之以鼻:

  “皇子殿下要与H国公主成婚关她们什么事?一群无知的少女,以为皇子会为她们守身如玉吗?为什么不好好地过自己的人生呢?还有这个皇子,没事成天搞什么神秘!弄得我们一天到晚被主编逼迫,四处寻找他的线索!这回出了这个新闻,有的我们忙了。”

  苏与墨,《苹果周刊》一菜鸟级记者,菜鸟到周刊的每一篇文章上都不会出现她的名字,除了菜市场的小贩,她还没有独自采访过任何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她最大的愿望就是社会安定,世界和平,这样她就可以天天坐在办公室,不必要拿着采访器材跑来跑去了。天知道那些采访器材有多种,她的头还因为抢新闻数次被砸到。

  苏与墨再看了看镜子内的自己,又满意地笑了笑。

  待会要去夜店和一帮姐妹进行每星期一次的聚会,她今日特地穿了一件嫩黄色的斜肩小礼服,露出了细嫩的小香肩和光滑纤瘦的手臂。

  虽然说,她已经是孩子的妈妈,不过,看起来还不错啊,而且她还从来没有结婚呢。

  今天是周五,此刻是晚上十点,但对于这座城市里的人来说,夜生活才刚开始。因为周末的原因,似乎所有的人都倾巢而出了,此刻街上车流涌动。

  苏与墨借了朋友的车去赴约,嘿,她自己只是一个小记者。没有车也没有房,借的车租的房。

  好不容易开过了人潮最拥挤的地段,苏与墨便以最快的速度朝钱柜驶去,她从小就不喜欢迟到,不喜欢让别人等她,她宁愿等别人。

  黎若拉曾经说过她,与墨啊,好在这不是你的爱情习惯,否则你就是现代王宝钏,难能可贵呀。

  进入了停车场,远远地看着,还有一个车位,她笑了,好在还赶得上。不像上次,因为没有找到车位,结果开着车在钱柜外边兜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最后等她找到停车的地方,姐妹们也早就没有心情了。

  但是,当她将车拐进去的时候,突然旁边一辆车以非常快的速度挤占了她看中的车位,并且她的车子车门处被划破了一道,发出一个刺耳的声音。

  苏与墨生气了,她打开车门踩着五寸高跟鞋,噔噔噔走了过去,开悍马了不起啊?哼。

  由于并不是特别习惯穿高跟鞋,所以走过去的时候,脚还稍微倾斜了一下,没有办法,死党们说了,她要是敢穿T恤牛仔或者是老套的衣服来聚会,就将她开除“党籍”,她只好拿出自己唯一的也是最时髦的一套行装穿上。

  走到那辆嚣张的悍马旁边,她伸手出手,“砰砰砰”得敲在车门上,那车窗缓缓地降了下来,一张冷漠的俊脸出现在她眼前,苏与墨愣了一下只觉得一阵阴风吹来,这个男人的样子也太冷酷了吧——

  ——

  第二章节

  虽然坐在车上,但依然能感觉到他身材伟岸,小麦色的皮肤看起来很健康,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希腊的雕塑,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整个人还散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养眼是养眼,但邪恶而俊美的脸上却冷漠地像一块寒冰,让苏与墨不禁打了个寒颤。

  这个男绝对人有让人害怕的本事。

  “有事吗?”该极品冰山美男等了片刻不见苏与墨出声,酷酷地问道,似乎有些不耐。

  苏与墨这才回过神来:

  “……我……你干嘛要跟我抢车位!”苏与墨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明明是他跟她抢停车位又刮花了她的车,可是她一开口却结巴了起来。

  “我没兴趣抢车位,只不过我的速度快一点而已。”说完,他的车窗慢慢的关上了。

  “可是,我的车被你刮坏了!”苏与墨眼疾手快地攀住他的车窗,不让他关上,他又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虽然是不经意地一瞥,但也透露出他很不好惹的讯息。

  “是吗?”男人再看了眼苏与墨的车,果然看到一道口子,“拿去!”他翻开放在车上的钱包,拿出支票,刷刷刷写了几笔,然后将支票扔到苏与墨脚边。

  “你!”这个人也太无理太霸道了吧,弄坏了她的车子还这么嚣张!虽然他很帅,但是也要讲道理讲公德才行。

  “嫌不够?”

  “喂!你还是男人吗?”苏与墨简直要气坏了,怎么会有这么不讲道理的男人。

  “你说呢?”该美男不答反问,声音有点魅惑的味道,那两片性感的嘴唇在苏与墨眼前一张一合的。

  “弄坏了别人的东西,首先不是应该说对不起吗?你爸爸妈妈没有教过你吗?”

  “对不起值多少钱?”

  “你!”苏与墨看着这个蛮不讲理的人从车子里走出来,然后准备离去,她跑了过去。

  “喂!喂!”苏与墨气急败坏地跑到冰山男的面前,伸手拦住了他,那声音在偌大的停车厂里显得有点突兀,“不知道本小姐今天很累吗?快点将车位还给我,然后说对不起,我不要你的钱!”

  有钱了不起吗?就可以这么嚣张?就可以这么不讲道理吗?大不了她借钱去修车,也要听他说句对不起。

  极品冰山男深深地将她从头至尾打量了一遍。

  “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吗?快点道歉!”

  “你的肩带滑出来了。” 这时,冰山男突然开口了。

结束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