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皇宫夜宴(1)

    北国的冬天,冷风嗖嗖,天还未黑,路上已鲜少有行人。但在皇宫金碧辉煌的银安殿内,却温暖如春,热闹非凡。殿内不但铺着厚厚的、踩上去如绵的猩红地毯,殿的四周还摆着十来只燃得正旺的火炉子。几十个打扮得艳丽的女子跪坐在地毯上,吹奏着手中的乐器,随着她们的乐声,几十个女子正扭腰抖袖,在殿中翩翩起舞,给殿上的皇亲贵族们喝酒助兴

  这是北宁建武帝即位以来举办的第二次家宴,那些受外戚压抑数十年的皇室成员们脸上满是难掩的喜悦。听歌赏舞之际推杯把盏,笑语喧哗,好不快乐。此是家宴,皇上容许的放肆。

  坐在宝座上的建武帝也显得非常的高兴,频频向大家的举起酒杯。时不时还和他的叔婶们斗斗嘴,若不是亲眼所见,任凭别人说烂嘴,紫绡也不敢相信坐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就是那个视人命如草芥的暴君。

  紫绡今天穿的是皇妃的服饰,她从没像今天这么打扮过,本就美丽绝伦的脸经过文仪的一番摆弄更是光彩照人。不说刚进殿时,众人目瞪口呆的样,就是天天见她的建武帝也有几分失神,半真半假地说幸亏自己是帝王,有权保护她,若是自己无权无职非让别人把她抢走不可。她当时虽没理他,心中却是甜滋滋的,有人称赞自己,总是很开心的,何况这十多年来从没人称赞过她。

  席上的除了那个叫张亭玉的丞相,听文仪说都是开国皇帝的嫡系子孙,血缘关系不超过五代。都是叔婶辈的多,年轻的就那么几位世子、郡主。他们对她极是尊敬、友善。特别庆王妃辈的那几个王妃,她们关心的话语让她窝心极了,多年没有家的温暖让她此刻感受到了。虽然她的心中还在抗拒身边这个男人,但在庆王妃的提示下,她还是依侄媳的身份下席给那些亲王、王妃敬酒。使得那个须发皆白的老齐王喜得合不拢嘴,连夸她孝顺。

  所有人都是她自觉自愿去敬酒的,唯独那个叫张亭玉的丞相。她刚下席给那个年纪最大的齐王敬完酒,就被身边这个男人叫着向丞相先敬。她不明白一个暴君为何如此敬重自己的丞相。不过那个丞相倒是对自己挺恭敬的,是跪着接过她的酒的。面对他这份大礼,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不就是小小的一个妃子,何况又是皇帝命令的,值得他行如此的大礼,不过他对她的敬重也让她萌生了好感。给殿内所有的长辈们敬完酒,她居然很坦然的接受了那些世子、郡主敬的酒。居然一点也不排斥他们口中的皇婶、皇嫂,那个与暴君智扯上关系的称呼。难道自己是因为怀了他的子嗣而开始接纳他了。想到这,她疑惑的回头看着身边这个正与别人说这话的男人。

  此时他俊朗的脸上没一丝暴戾之气。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一会凶残、一会温柔、一会阴沉、一会晴朗。

  “爱妃,朕有这么好看吗?瞧你,都看朕半天了。”正在她走神之际,建武帝那放大的脸凑到了面前。

  捂着被他亲到的脸颊,她满面通红的转过头去,不敢看向席上看着他们笑的人们。

  场上舞女们正表演着欢快的采莲舞,那欢快的舞姿很快就吸引住了她。她目不转睛的看着,看了一会,她发现这些舞女们虽然跳着舞,目光却不时往她这边扫,她们是渴望身边这个男人的垂青吧?她好笑的想着,突然她想起了什么,收敛了脸上的笑,目光不住在人群中搜寻着。

  “爱妃,你在找什么?”耳边突然响起的声音把她吓了一跳,慌忙转过头去,却见那个原来正与别人说话的男人此刻正慵懒的依靠在椅靠上,一脸坏笑地看着她。

  她马上回转身子,不想理他,可他的头却跟了过来:“爱妃可是在找你的姐妹?”

  “姐妹、那些女子呢?你把她们怎么了?”他的话让她想起那些随她一起来的东齐美女们,自从自己入了宫之后,她就没再见过她们,该不会真的被他送到军营犒劳他的士兵了吧?想到这,她又赶紧转过头去看他。

  “呵呵,爱妃,她们现在那配再和你姐妹相称,她们不过是东齐皇送给朕的奴仆,而你,可是朕最宠爱的,大宁皇朝最尊贵的靖皇妃。不过看在爱妃的份上,朕是不会把她们怎么样的。”

  “那你说的是。。。。”

  除了她们还有谁可以和她姐妹相称的,她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嘿嘿。。。。。”他只是笑,却并不回答她,只是招手示意身后黄德良靠近过来,在他耳边嘀咕什么。

第三十四章 皇宫夜宴(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