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何时爱上了他

    夜越深,天越冷,抬辇的太监还好,那些跟在凤辇旁打着灯笼,扶着辇的,刚从温暖的殿内出来的宫人们就冷得直哆嗦。

  紫绡靠坐在辇内,双手盖在放在膝上的手炉上,一脸的忧郁。本来很好心情来参加这次宴会,可没想到离开时却是这种心情。

  她一直认为自己想留下的原因是因为舍不得 这份热闹,可没想到矢口讲出的竟是想等他,这是否就是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想和他朝夕相处,想和他双宿双飞。

  可没想到,他竟然。。。。再怎么不愿承认,她还是知道自己爱上了他,

  她到底是何时爱上他的?是因为怀了他的孩子爱上他,还是因为这些日子培养出的感情?这个问题刚才在殿中,她想不明白,现在她仍然想不明白,但她很明白,他并不在乎她,要是在乎了,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把他所有的美人叫来在她面前展示。难道真如他所说,让她早日熟悉宫中的人,让她日后可以找人叙家常?不,他不会这么细心,体贴,他每走一步都是阴谋,当初那些东齐女子不就是个证明。

  他把那些自己宠幸过的美人叫来展示,一定是在暗示她,她不是他的唯一,她之所以够格坐 在他身边,跟他一起接受她们的朝拜,他之所以给她目前宫中最高的妃位,只因为她长得漂亮,符合为他生子的条件。

  他一定是在暗示她,不要忤逆他,妃不是最高的,她的上面还有贵妃、皇贵妃、皇后等高职位,也许有一天,他玩腻了她,宫中会再有一个他宠爱的女人凌驾于她之上,也许那一天,她会成为刚才殿内那些美人的领班女官,领着一大群不受宠的美人们跪在大殿下,当着众多皇亲的面,给宝座上他和他新宠的爱妃请安,叩头。

  那时,她会不会像传言中那些失宠的妃子一样,为了继续得他的宠爱,为了孩子能登上那个万人瞩目的宝座而与他的新宠明争暗斗,而把自己变成最歹毒的女人呢?她把手放在腹上痛苦的想着。

  刚进宫的女人都是善良的,只是后来。。。。

  逃出去,那只是一个梦想了,她以后要永远留在这里和刚才殿中那些那些美人一样侍候他,尽管目前她是个妃,是宫中地位最高的女人,可除了这个地位,她还不是和她们一样——都是他众多女人中的一个。

  想起这个身份,想起以后的种种结局,她的心堵得慌。她不想要这些富贵,如果可以,她宁愿去当庵堂里的尼姑,日夜与青灯相伴。可是人生没有如果,如果可以选择,人生就不会有太多的遗憾,在现实面前,如果是不存在的。

  她很羡慕庆王妃,听文仪说,她是庆王唯一的妃子。难怪她那么开心,那么快乐,刚才看别的王爷对自己身边的妻子都不大理睬,只有庆王一直和自己的王妃说着话,两人不知说什么,很是开心。你帮我夹菜,我帮你倒酒,看得在座别的王妃饭都没心吃,只不住的拿眼看他两个,又看看自己的丈夫。她们都在羡慕他们,她看得出。建武帝虽然也帮她夹菜,可能因为自己怀有他的骨肉,他每次给她夹菜的开场白都是‘多吃点,把朕的儿子养胖些’。除此,没第二句。

第四十章 何时爱上了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