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 那些已逝的往事(6)

    “办好林妃的丧事,皇兄大病了一场,好后,整个人全变了,不爱说话,把宁馨宫锁了。绝口不再提林妃,对杰也不闻不问,把他的完全扔给了皇后,有谁再给皇后毒死,也不再向我说一个字,他变得让我觉得陌生,他整日整夜的喝酒玩乐,上朝时,大臣在下边奏本,他在宝座上睡,让人痛心呀,五十不到,头发全白了!呜呜。”说到伤心处,庆王哭出声来,紫绡拼命拭泪。好似忘了,可谁又忘得了曾经刻骨铭心爱着的人。

  “这样过不了几年,他就病得不行了,病在榻上,他偷偷给我一个小布包,让我保管好,等他死后再打开来看。没过多久,他就死了!

  杰,在他的灵前即位,就是建文帝。杨艳成了太后。

  因为没有皇兄的圣旨,至死,他们父子也没见上一面,而鹰也没上书给他兄长,请求回来给皇兄奔丧。就好像,他们是不相干的人。 ”

  说到当初,老庆王 涕泪交加。

  “对于皇兄的死,我并没有太多的悲伤,死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把他下葬后的那个晚上,我在密室打开了那个小包袱,里边居然是一道密封着的圣旨,圣旨上明明白白写着要我暗中联络军中忠于皇室的将领,为将来鹰夺位做准备。这道圣旨让我毛骨悚然,怎么叫自己的小儿子去和哥哥争位,这不是明摆着鼓励兄弟萧墙吗?我突然明白皇兄不是无缘故的赶走鹰,他有预谋的,他不是常说那句‘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苦其心志’。只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当初鹰不过才七岁,现在也才十几岁,一个人孤苦无依的在那个贫穷的靖国,他拿什么和当皇帝的哥哥抢皇位,要知道,他身边一直有杨家派去的官员监督呀!”

  “他在靖国过得好吗?那段时间你们去看过他吗?”紫绡焦急的问道。

  “这我没去,你婶娘去了。”看着她焦急的神色,庆王的脸上有了一丝笑意。”那小子开始挺好的,可后来就不好了,大约在皇兄在世的最后那二年,就从靖国传来他不务正业的传说,说他天天和一帮纨绔子弟混在一起,逛妓院,打架斗殴,吃喝玩乐,无一不拿手,你婶娘因为对鹰很放心,也不大去了,她听说了这些关于鹰的坏话,直说是谣言,专门跑去靖国看,结果还真是一样。她就苦口婆心的劝鹰,叫他争气点,不要学坏,可鹰不但不听,反而嘲笑你婶娘是个黄脸婆,多管闲事,你婶娘气呼呼的跑回来和我诉说,我听了万分伤心,好好一个孩子竟学得这般坏,一定是被人引诱的,我去求皇兄把他接回来,说再不管教,就对不起九泉之下的林妃了。

  可皇兄脸上没任何表情,只说了句‘生死有命’就不再说了,我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忍心,直到后来我才明白,我及所有人看到的都不过是假象,他们父子可能有某种默契。”

第七十章 那些已逝的往事(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