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七章

    “孩子,你听了这个秘密,不难想象出他为何会变得如此的凶残,但是他可以感化的呀!因为他心中还存着爱。。。。”

  “娘娘,奴才违背誓言把这个秘密说出来,只希望娘娘多关心点皇上,他爱着您,也希望得到您的爱。。。。奴才不敢期望娘娘像林妃娘娘对建威帝那样对待皇上,奴才只求娘娘表现得在乎他一点就好。。。。。”

  “娘娘经历过战争,知道战争的残酷,要想结束这战争,让天下人过上好日子,只有。。。。。将来一统天下,非他莫属,可依皇上目前的性子,叶家村那样的惨况是不可避免的,娘娘若想。。。。”

  “孩子,我以他叔叔的身份求你了。。。。”

  “娘娘,奴才代过世的林妃娘娘求您了。。。。”

  “不管他多少女人,娘娘您都是他最爱的。。。”

  坐在返回京城銮驾内,紫绡满脑子都是方才寺庙里庆王和杜辉规劝哀求的话。

  八岁丧母,受尽了后母的欺凌,总以为自己是天下最不幸的人了,可没想到他比自己还不幸,自己当初看着母亲病逝在眼前已是伤痛欲绝,而他却。。。。。怪不得性子这么凶残,原来。。。想起庆王刚才的讲述,她低头轻轻抚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既然已经卷进了这个吃人不吐骨的皇宫,既然前途是自己无法掌握的,那就顺其自然走下去,去要自己想要的爱,如果真的能软化他凶残的心,也许死,她也比林妃死得有意义。想起建威帝和林妃的故事,想起庆王刚才对她说的那些话,她不由把脸投向陪坐在一边的文仪:“文仪,你说,皇上他爱我吗?”

  那个女人成堆的男人爱她?她有些怀疑 。

  “这还用问吗?娘娘,皇上他爱您!“

  “你怎么看出来的?“她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从皇上的言行!娘娘,自皇上即位住进乾德宫起,一直是文仪服侍的,皇上女人是很多,可从未见他如此在乎过一个,那天娘娘被皇上抱回来时,文仪都吃惊。。。皇上在外边不是没宠幸过别的女人,可不管别人怎么哀求,他都没带回一个,可娘娘昏迷不醒,还。。。”

  因为紫绡一直不许文仪在自己面前说建武帝的事,所以文仪也只得一直憋着不说,现在见她主动询问,文仪更在诉说之余趁机开始了自己的劝说。

  “皇上现在在哪?”一下辇,紫绡就问身边的杜辉。

  “回娘娘,皇上现在在御书房批阅奏章。”杜辉微扬嘴角。看来刚才在寺庙里,自己那些头没白磕,庆王那些泪没白流,若她真能放开心胸去爱皇上,违背誓言的后果就是下地狱,也值!

  御书房内静悄悄的,建武帝面前堆满了小山一样高的奏章,现在的北宁百业待兴,要他处理的事很多。

  由于太过专注,他竟没留意殿中的变化,直到一声熟稔的呼唤响过,他才猛然从奏章中抬起头来。

  “你,你不是去上香了吗?”看着对面这个笑颜如花的女子,建武帝有种恍然若梦的感觉。

  “紫绡想皇上了,所以早早就回来了。”她边说边绕过书案,走到他身边,双手环抱住他的脖子,低头在他额上印下自己的吻。

  这些天,她是想他了,可她不明白他的心,所以一直不敢表露出来,现在既然有了庆王的嘱托和杜辉说的——为了天下民众改造他的这个伟大的计划,她可以肆无忌惮的表现出来了。

  ——这几天老是停电,所以上传迟了,请大家谅解——

第七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