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六章(二更)

    “先生,溪江河畔一别至今也有十年了,先生的救命之恩,紫绡时时不能忘怀,十年了,紫绡有许多话要和先生说,我们今天好好聊聊!”紫绡话一说完,就催促一直立在身边的文仪给郭源倒茶。

  文仪正要离去,被郭源叫住了:“娘娘,还是改日吧,娘娘现在身体不适,宜卧床静养,若再过度劳神,发生意外,恐怕皇上他。。。。“郭源没再往下说,可紫绡已明白他说的后果了,看了一眼环立榻边的宫人们,不由也为自己当初的任性有几分后怕——依那个暴君的行为,若自己流产了,恐怕这些宫人。。。

  “还不是他害的!这个暴君!”想起校场的一幕,她就愤恨不已。

  “娘娘,他的性情是有点不对,可他并不是很坏,他这么在乎你,你多劝劝。。。”

  “师傅,我不是不想劝他,对他,我是绝望了,我怎么讨好他,他都不领情,我不过就穿了一下东齐服饰,他就辱骂我,拿那么多人威胁我,还。。。还带我去看那么残酷的场面,还要射死我,。。。我都跟了他几个月了,怀着他的孩子,一点情分也不讲,要杀我。。”说着说着,紫绡又哭了,当他拿着这弓箭对准她的那一刻,她死的心都有了,她真希望他那一箭射来,死了百了,不用那么伤心。

  “娘娘,你千万不要这么说,你应当体谅他的苦,他的残忍是给逼出来的。。。“郭源说着脑海中又浮现出二十年前的那一幕。

  他,虽名誉大宁,人称神医,却无家无室,无亲无靠,一直四处漂泊,在游玩时,也不断为人看病疗伤。在那个八月的,夕阳如血的黄昏,行走在漫漫的古道上时,他被同路的一辆马车上不断传出的哭声哭得心酸,但相询却无人应答,于是他趁着马车夫给马饮水之机,他掀开了封得严实的车帘。

  映入眼前的一幕深深震撼了他这颗医者的心。行医半生,走过无数的地方,见过无数各式各样的面孔,却从未在那个人身上看到过如此悲怆凄惨的神情,而且是还出在一个七岁孩童的脸上。。。。

  从那天起,他就跟在他身边。。。。他也就有了母亲辞世后,唯一固定的居所。

  “娘娘,他的残酷存在了十八年,十八年中,他受够了苦,虽然今天他做的有些过分,可他毕竟是在乎你的呀!这段时间因为有你,我发现他改变了许多,我一直想过来看看这个改变了他的人,却总无理由过来,今天听说你身子不适,我就过来了,却没想到是你。娘娘,你不要放弃,他受的苦可比你当初在溪江河畔对我说的强多了,他性子残暴也是情有可原的。。。原谅他吧!用你的的爱去软化他残酷的心。。。。求你了,孩子。。。”想起他在靖国的种种,郭源眼眶潮湿了,他看着紫绡恳求道,

  “我,我会的。。“他那声孩子让紫绡想起了十年前溪江河畔,她哭着哀求郭源带走她的那一幕。神色黯然的答道。

  ——浮萍所在的地方是个老区,几乎每年夏天都要停电,所以今年在换电线。白天都停电,浮萍只能晚上码字,可是,浮萍不是专职写手,第二天还要上班,不能过度熬夜,所以暂时只能一更,浮萍不说谎的,请亲们体谅体谅。多给浮萍推荐+收藏

第九十六章(二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