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三天守候

  “快,服侍玉儿喝下。”王爷原本苍白的脸更加没有血色。说话间,大夫过来帮王爷包扎伤口。

“是。”丫鬟雨叶匆匆走进来,扶起玉儿,但就是不敢拿起那一碗鲜血。

“让本王来。”王爷从丫鬟雨叶手中抱过玉儿,拿起那碗鲜血,轻轻撬开玉儿紧闭的牙齿,灌下去。

“把大浴桶扛进来。”王爷下命令。

几个家丁把一个泡有芥末红花等活血药物的浴桶被扛了进来。

“尔等出去吧。”王爷命令道,“雨叶,帮玉儿脱衣。”

“是。”雨荷轻轻地把玉儿的衣裳脱下。

王爷轻轻抱起玉儿软软的身体,放入桶中。

由于用力,血,从还没有愈合的伤口中溢出,瞬间把包扎的白带染红。

水浸入伤口,一阵撕裂的痛!

王爷不禁皱了一下眉头,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流下。

失血过多,有点恍惚,玉儿的笑,又在脑海里浮现,没有一个女子让他这么在乎!他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他就情不自禁地喜欢。那次在店里,玉儿俏皮地坐在面前时,他就开始注意她了。

真的,只要玉儿能够挺过这难关,他阿史那贺鲁王爷愿意为她付出。

夜,已深沉。玉儿还没有醒的迹象。阿史那贺鲁王爷靠在浴桶旁,守了三天三夜,眼眶已黑,却不忍离去。

轻轻地吹起玉儿的羌笛,挥洒不去满屋的牵挂与忧伤。

“是谁在吹笛?”玉儿在梦中听见有人在吹笛,玉儿想睁开眼,但无论如何也睁不开,她想捉住吹笛人的衣服,那人却走远了,走远了,玉儿拼命地追,拼命地追,被石头绊了一下,摔倒在地上。那人走着,走着,一支利剑穿心而过,血如泉涌,回头看了玉儿一眼,“郡主,奶娘不能照顾你了。”“奶娘,奶娘……”玉儿包在一张锦丝棉被中,脸被冻得红扑扑的,拼命地哭泣……

玉儿微微动了一下眼,轻声叫:“奶娘……。”

阿史那贺鲁王爷惊喜地看着玉儿,“玉儿,玉儿,你醒醒。”

玉儿睁开重重的眼皮,映入眼帘的是一阵憔悴的脸,阿史那贺鲁王爷!

他为什么在这里?

我在这里干什么?

一下想不清楚,头一阵剧痛。不由得抱住了头。

“快叫大夫。”阿史那贺鲁王爷急忙大呼。

屋外大夫匆匆走进来,一把抓住玉儿的手脉,半会说:“恭喜王爷,姑娘的经脉已接好。只需修养一段时间,便可恢复。”

阿史那贺鲁王爷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下,走到门外,对管家说:“这里就交给你了,明天我便启程上京城。玉儿姑娘好生照顾。”

“王爷,你身体……”管家心疼地说。

“放心。”阿史那贺鲁王爷苍白的脸微微一笑,信任地看了管家一眼。

倔强的阿史那贺鲁王爷,在外人面前从没有表现过倔强。

坚强是不能表现出来的,尤其像他这样的身份,一个外疆亡国的王爷。

此去京城凶吉未卜。

第二十二章 三天守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