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九章 谁是凶手

  明天就是除夕了,玄龙殿在小春子的张罗下,布置得喜庆洋洋。屋檐下挂上了红红灯笼,衬着红砖黄瓦,威严透着一些柔和。小春子一干太监住的房子,也贴上了新春联。

“小春子公公。”玉儿在皇上寝室叫着门外忙个不停的小春子,“垂幔换成红色的,还是什么颜色的?”

“我来看看。”小春子碎步走进来,“依我看,红的好,喜庆。”

玉儿看看雪白的雪狐绒,再看看手中的红色垂幔,总是觉得有些奇怪,颜色一冷一热,让人视觉冲击太大。睡觉的地方,本应温馨淡雅,一红一白,让人的视觉太疲劳。

“小春子公公,依我看,还是要粉黄色的吧。你看白衾粉纱,淡绿琉璃点缀,应该感觉比较温馨。皇上理应以黄色为帝王之色。”玉儿一张素净的脸,带着甜美的笑意,在窗棂透过的薄稀阳光照耀下,纯净如灵动的泉水。

小春子在屋里傻愣了许久,不心动的不是男人,哑哑,心动的不只是男人。

“就依你。往常能工巧匠来设计,皇上也没说什么。这会,倒是不见皇上说让他们来。皇上跟奴才说,就由姑娘喜欢就是了。”小春子目不转睛,玉儿姿色比喜儿不知好了多少倍,眉清目秀的,越看越舒服。

“那我就挂粉黄色的。”玉儿高兴地拿起粉黄的纱。

“绿衣,我觉得皇上很在意你。”小春子在玉儿身后,贴着笑脸,“那萧昭仪也不想想自己斤两,皇上在她那里过一个晚上,是因为姑娘那晚睡在皇上的床上。萧昭仪得意了,听到吴婕妤怀孕,就容不得,弄了一盘花去害吴婕妤。”

“萧昭仪?”玉儿扭过头来,“那后来呢?”

小春子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压低声音说:“凌迟处死了。”

玉儿耳边回响起皇上冷冷说出的三个字“杀无赦。”

“他心肠真的很冷。”玉儿幽幽地说。

“绿衣姑娘,你就不懂了。皇上如果不这样做,难以震得住小人。后宫这么大,总会有些不自量力的妃子,惹出事端来。不过,依我看,皇上对你,是疼在心上。我侍候皇上这么久,第一次,看见皇上把龙床给让出来。”小春子叹了一口气,眼睛转了几下,纳闷的表情堆在脸上,“上次皇后整你,皇上把你安放在太后那里。如今把你要到这里,不是让后宫妃子嫉妒吗?真想不通。……”

“小春子公公,我们来挂纱幔吧。”玉儿打断小春子的话。对皇上,她不想去关心揣摩太多,她只希望,能够在大年初一顺利拿到防御图,完成寒木没完成的任务,然后与阿史那贺鲁回天山。

繁花遮人眼,花落情自清。后宫这么多美人,每年又有一批一批的新人,谁又能永远守得住皇上的心呢?做好自己当下的事就好。若要企图把心托付给帝王,只有清苦一身。

刚挂上的轻纱,微微飘动,摇动一屋子的chang绵。

第一百零九章 谁是凶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