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一章难受

  “你一定要记得婧儿。”婧儿眼泪忍不住掉下来,用力抱着阿史那贺鲁。她害怕阿史那贺鲁王爷一走,就不再回来。天山离这里这么远,两人就此分开,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面。

阿史那贺鲁拍拍婧儿的脑袋,sese地笑着说,“又不是生死离别,哭什么,给我笑一笑。或许,你是晚上舍不得离开我……?那么我们再……”

婧儿笑着用小手擂阿史那贺鲁的胸膛,娇气地说:“可恶!”

当下,阿史那贺鲁王爷换好夜行衣裳,趁着夜色朦胧,从后面飞速离去。

婧儿看着阿史那贺鲁王爷离去的背影,双手合十祈祷:“阿弥陀佛,保佑我阿史那贺鲁王爷平安回来。我愿意用十年阳寿换阿史那贺鲁王爷的安全。”

皇上从紫阳殿出来,心里在想,“这上官玉儿会去哪里呢?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难道她已经离开皇宫?不可能!朕已经下令守门将士,凡是十六七岁的女子,一律不得放出宫。”

“皇上。”小春子在一旁小心翼翼地提醒,“我们现在去哪里?”

“你们都给朕滚!”皇上恼怒地说。

小春子一干人杵在原地,你看我,我看你,跟?还是不跟?看着皇上恼怒地表情,他们实在没有勇气跟上。弄不好,小命都没。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皇上离去。

“好一个高昌隙绿。竟然不声不响就离开,早知道,就应该把她押下大牢。看她往哪里逃?”皇上忿忿地说。是啊,告别一空大师之后,回到宫里,就命司徒将军去查玉儿的底。自己早就知道玉儿是高昌隙绿,可就是下不了手。

玉儿不见让他心里很烦躁,不知为什么?后宫那么多妃子,就被这玉儿挂着。

皇上漫无目的地向河边走去,潺潺的流水声,在夜里听得很清晰。时不时传来阵阵地鞭炮声,除夕之夜,明天又是新的一年,新的开始。

皇上正要往回走,听见一声轻微的shen吟。武功深厚的皇上,灵敏地觉察了这细微的响声。

皇上四周看了一下,目光锁定在木屋上。

木屋里到底是谁?

皇上走过去,推开木屋的门,里面漆黑一片,好像有一个人,不时发出一些痛苦地轻吟。是谁?如此痛苦,却不叫出声来。

木屋,皇上常来,对里面很熟悉。皇上从墙上拿出火折子,点着台上的油灯。

拿起油灯,一照。把皇上吓了一跳,玉儿脸色绯红,躺在床上,痛苦地卷缩在一起。

皇上放好灯,扶着玉儿,好烫!玉儿周身像火炉一般。

“玉儿,玉儿。”皇上呼唤着。该死,谁下的毒手?朕一定让他碎尸万段。看着玉儿的表情,皇上知道玉儿被人下了媚毒。

“好热。”玉儿轻轻地呼气。没由来的热,与骚dong,让她不知所措。一直强忍着痛苦,却越来越难受。

“我很难受。”玉儿双手攀上了皇上的脖子,“玄天,我很难受。”

第一百二十一章难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