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侍寝

  我浑浑噩噩地被南宫泽扛回梅香阁,趴在他的肩膀上,我甚至可以想像南宫泽此时咬牙切齿地神情。侍寝?哼,他以为强迫我就可以让我屈服吗?笑话。身体也只不过是个躯壳而已。他南宫泽以为我水若灵会臣服于他的淫威下?呵呵,可惜,他太小看我了。

小樱、小兰看到王爷怒气冲冲地扛着王妃回来,都吃惊不小。只不过用晚膳而已,怎么会搞成这样。她们赶紧闪到一边,都替美丽的王妃默哀。

我被重重地摔到床上,感觉身体似乎被摔散了一样。虽然浑身无力,但我还是集中精神望向那个恶魔。他现在两眼放火,薄唇紧闭,双手攥拳,大有大打出手的味道。怎么想打我吗?说不怕是假的。可此刻,我什么做不了。只能无所畏惧地接受他的怒视。就在我们大眼对小眼时,一个不速之客悄然出现在我们当中。

“旺旺,旺旺,旺旺旺、、、、、、”毛毛似乎发现了南宫泽对我的敌意,在距离他不远不近的地方吼叫。而南宫泽听到狗叫声,转过身就看到一条毛茸茸的白狗虎视眈眈地瞪着自己。南宫泽有些错愕,怎么会有条狗,而且这条狗有些眼熟,可想不起来了。

看到毛毛,我是又惊喜又担心。惊喜的是这种危急关头,还有个“朋友”维护我,虽然这个朋友不是人。(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呢!)担心的是,南宫泽这个恶魔会对毛毛不利。

“王爷,一切都是臣妾的错,请王爷赎罪。”我赶紧转移南宫泽的视线。

“哦?王妃何错之有?说来听听。”南宫泽又把视线转移到我身上,眯着眼睛盯着我,似乎要把我看透。

就在这时,翠儿跑了进来,接受到我的眼神,翠儿连忙把毛毛抱了出去。只要毛毛离开,我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于是,如英勇就义般望向南宫泽。(如果可以比喻,我觉得自己此时的神情就像**。)

“王爷,臣妾不该在用膳期间呕吐,打扰了王爷和妹妹的雅兴。”

“哼,水若灵,怎么嫁给本王让你很不堪吗?”

“王爷身为天皇贵胄,嫁给王爷是灵儿的荣幸,怎会不堪?王爷您多想了。”

“水若灵,本王警告你,不要再试图挑战本王的耐心。”

“是,王爷教训的是。臣妾只是个弱女子,怎敢挑战王爷的威严。”

这个女人,让自己说什么好,态度如此诚恳,认错也很积极。弄得自己好像故意欺负一个柔弱女子似的。

“水若灵,不要跟本王耍滑头。你如果不是厌恶本王,又为何看到本王与雨儿恩爱而呕吐不止?”南宫泽不想放过水若灵,可每次都让这个女人弄得有些狼狈。

“回王爷,臣妾怎敢厌恶王爷,只是今天确实胃不太舒服,所以才会呕吐不止。臣妾决无意冒犯王爷。”

南宫泽狠狠地盯着水若灵,似乎想从她的眼中看出真假。可惜他又失败了,灵儿的眼中始终是毫无波澜。南宫泽不由地很生气,为什么自己在这个女人面前总是这么无力,这么颓败。于是他也不想再废话,粗暴地撕扯灵儿的衣服,毫无怜惜,有的只是泄愤。

水若灵早就料到这个恶魔会很粗暴地对待自己。因为只有这样,才符合他恶魔的特质。可灵儿此时必须承认,她很痛苦,本就有些虚脱的身体还要接受恶魔的摧残,但是她又无可奈何。反抗吗?别说此时自己毫无力气,就算精力充沛,在这个恶魔面前也是螳臂当车。说不定还会换来更残暴的对待。所以最聪明的做法就是隐忍,什么都不做,包括不去配合他。

南宫泽将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了灵儿身上,一次又一次,不停地索取。直到自己精疲力竭,趴在灵儿的娇躯上。

而水若灵此时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早已千疮百孔。不由地想起现代流行的一句话:男人就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当真不假。在水若灵的内心,对房事其实是有所期待的。她一直觉得相爱的两个人做这种事,是一种幸福,是一种快乐,所以她也很憧憬那种如鱼得水的美妙感觉。可像现在这样,被一个自己不爱,也不爱自己的男人无休止地索取,根本与幸福、快乐不沾边,有的只是厌恶、恶心、痛苦。水若灵不由地看向这个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恨吗?水若灵想了想,答案是不恨。这个男人在最需要母爱的年龄失去了亲生母亲,这种创伤是别人无法想象的。相信这些年他过的应该也很痛苦。也许这么多年他活下去的唯一目标就是复仇,而水若灵偏偏是他仇人的女儿,所以他要十倍、百倍地把痛苦加注在水若灵的身上,也是可以理解的。同时,水若灵又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很可怜。因为恨一个人痛苦的是自己。而他这么多年都活在痛苦中,怎能不可怜!唉,其实最倒霉的是自己。一个堂堂的日语博士,倒霉地穿到这具身体上,还要替水若灵承受被他报复的快感。有时自己好想问问佛祖,穿越到这个时空,以及遇到这个男人,是不是佛祖专门给她制造的困难,就像唐僧西天取经一样,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就是想验证一下是否意志坚定,通过考验。

水若灵就这样漫无目的地想着,一会儿就累的睡着了。南宫泽看到水若灵睡着了,起身下床,穿好衣服,回头看了一眼安详的水若灵,眼中闪过一抹柔情,然后大步走了回去。

南宫泽来到书房,内心有些烦闷。原因自然是因为水若灵。她是仇人的女儿,自己把她娶来就是为了折磨她的,可为何自己内心会有不忍,看到她波澜不惊的样子,自己就束手无策。不行,自己不能被她的表象所迷惑,从今天起他南宫泽要“好好地”对待他,此刻南宫泽的眼中又恢复了嗜血的光芒。

南宫泽拍了两下手,一道黑影很快出现在他的面前。

“晨,今天王妃在宫里都去了哪里?”晨是南宫泽的暗卫之一,现在主要的任务就是监视水若灵的一举一动。

“回王爷,王妃自从和您分手之后,就一个人在宫里闲逛,后来走到了朝阳宫,在朝阳宫遇到了锦王爷,并且和锦王爷有说有笑,着实逗留了很久。”

“哦?四弟。”这个女人,居然和四弟勾搭上了。怪不得刚刚在梅香阁看到那只白狗就觉得眼熟。想来就是四弟养的那只。四弟很宝贝那只小狗,不允许别人碰它。好啊,四弟连喜爱的小狗都给了水若灵。想到此,南宫泽的眼中除了愤怒,就是嫉妒。有说有笑?哼,在自己面前小心翼翼,在四弟面前居然有说有笑,难道自己比不上四弟吗?哼,不知廉耻的女人,本王定要你好看。

第十九章 侍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