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陷害

  灵儿自陈烟雨走后,有些疲倦,就躺在软塌上小憩。不知过了多久,还在迷糊当中的灵儿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人掐住了,一种窒息的感觉袭来,于是,灵儿瞬间清醒。睁开眼的一刻,南宫泽愤怒到喷火的眼神映入眼帘。这是什么情况,一个月不见,他怎么突然来此,还要掐死自己。不过现在灵儿来不及思考,因为呼吸越来越困难。灵儿竭力想用双手掰开南宫泽的大手,可惜无济于事。意识有些模糊,灵儿放弃了挣扎,慢慢闭上眼睛。

南宫泽有那么一瞬间真想掐死水若灵,可看到她缓缓合上眼,心有不忍,自己赶忙松开了灵儿。

“咳咳,咳咳咳、、、、、、”重新得到呼吸的灵儿,现在就一个念头——窒息的感觉太遭了。

“水若灵,你为何要害雨儿?”南宫泽抓起水若灵的衣领,把水若灵从软榻上提了起来,恶狠狠地问道。

什么,我害雨儿?听到这么讽刺的字眼,我还是大大震惊了一下。不过调整情绪之后,就明白了,宫廷戏中最常见的狗血剧情——陷害。就知道陈烟雨不会放过自己。

“王爷,臣妾何时害过雨侧妃?还请王爷明示。”此时,气势不能弱,灵儿回答地不卑不亢。

“哼,水若灵,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本王问你,今天雨儿是不是来过梅香阁?”

“是。”

“很好,那雨儿是不是喝过梅香阁的茶?”

“是。”

“哼,水若灵,此刻你还如此镇定,倒是让本王刮目相看,嗯?”南宫泽鄙夷地看向水若灵。

“王爷,臣妾并未做过亏心事,有什么不镇定的。”

“呵呵,水若灵,此时你还敢狡辩。好好,本王就让你死的明明白白。”说完,南宫泽就一把扛起灵儿走出了梅香阁。

这个恶魔似乎很喜欢扛着她,灵儿没有反抗,反抗也是做无用功。不过被人扛在肩膀,头朝下的感觉真是不怎么样。上次是因为自己刚吐完,昏昏沉沉地,倒也没太注意。

到了烟雨阁,南宫泽放下水若灵。水若灵醒了醒神,打量了一下四周,就看到 “烟雨阁”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怎么来这了?这个陈烟雨想搞什么?不过此时,水若灵还有点期待,这个陈烟雨会怎样陷害自己呢。

“进来。”已经走进屋的南宫泽发现水若灵没有跟上来,回过身就看到水若灵在神游,顿时更加生气了。

“哦”

刚走进卧室,就看到丫鬟端着一盆血水走了出来。这个视觉冲击有点大,让水若灵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这个雨侧妃该不会为了害自己,而采取自残的方式吧。

卧室里,陈烟雨身着一件白色外衣,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白衣的下半身满是血迹。这个场景着实震撼到了水若灵。不过水若灵此时还是有点迷糊,但她也不着急,看看陈烟雨这个阴谋策划人怎么表演。

果然,从水若灵进门的那一刻,陈烟雨就注意到了。虽然此刻陈烟雨的身体很虚弱,不过为了演好这场戏,她还是做足了准备。她拼出最大力气,跑下床,跪倒在灵儿的面前,双手抓着灵儿的裙摆。

“姐姐,你怎么如此对雨儿,呜呜,这是雨儿第一个孩子,也是王爷第一个孩子,您怎么忍心对一个还未出世的孩子下毒手呢。呜呜,雨儿知道,姐姐嫁过来数日,王爷却一直夜宿在烟雨阁,姐姐心里不舒服。可妹妹心里的确不想和姐姐争宠。姐姐,您心里有什么不快就冲着妹妹来,妹妹无话可说,可姐姐你为什么不能放过王爷的孩子呢。呜呜、、、、、、”

面对陈烟雨绘声绘色的表演,我不得不承认,她可以拿奥斯卡啦。我是一个喜静的人,也是一个不喜欢肢体接触的人。可现在这个陈烟雨抓着我的衣服哭哭啼啼,让我讨厌,非常讨厌。对于她的卖力表演,我是不是应该赞扬一下呀。不过身边的南宫泽已经做出了比赞扬更有效的事。

“啪”的一声,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我就已经趴倒在地上了。原来南宫泽狠狠地扇了我一巴掌,不过这一巴掌还真是够狠的,我趴在地上十几秒钟,都觉得脑袋嗡嗡的,嘴里一股腥甜。以前现代的父母在我的学生时代倒是经常打我,所以这种挨打的滋味,我一点不陌生。不过对于这种打女生的男人,我是强烈鄙视。

“水若灵,本王没想到你竟会如此歹毒。连本王的孩子也敢谋害。”南宫泽似乎觉得打了一巴掌,还不够泄愤,于是上前对趴在地上的水若灵狠狠地踢了两脚。

而旁边仍保持下跪姿势的陈烟雨,眼中满是阴谋得逞的得意之色。不过面上的戏还要继续做下去。

“王爷,姐姐的身子瘦弱,您就饶了姐姐吧。”陈烟雨趁机抱着南宫泽的大腿哭着说道。

“雨儿,你就是太善良了,像她这么歹毒的女人就不该活着。”南宫泽扶起陈烟雨抱在怀里。

被南宫泽抱在怀里的陈烟雨余光盯着地上一动不动的水若灵,嘴角微微挑起,意味深长的一笑。,

而此刻趴在地上的灵儿,真是痛死了。这个恶魔,打了一巴掌还不过瘾,还踢上两脚,这两脚正好踢在肚子上。他一个身材魁梧的大男人,又是习武之人,可想而知,这两脚踢的有多重。灵儿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摊了,动不了。趁着这空隙,灵儿联系前后,也弄明白来龙去脉了。这个陈烟雨下午来看自己,就是有备而来嘛,喝了翠儿泡的茶,回来后,傍晚就流产了。然后就理所当然地诬陷自己。不过就这样赖自己毒害她,也有些牵强。而南宫泽如此精明的人,又怎么会看不出来。还有,一般陷害别人,怎么的也得把前戏做足了,人证、物证俱在,让受害人百口莫辩才是。看南宫泽那副信誓旦旦的模样,他是认定了自己是凶手,那么就是说人证、物证都有了?

灵儿想通了以后,费力地挪了挪身子,手撑地免费坐在地上。

“王爷,雨侧妃,你们口口声声说灵儿下毒手,请问你们可否拿出证据来?”我虽然被打得很狼狈,但还是礼貌性地问问。该有的气度一点不会减弱。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先礼后兵,这是我的原则。我才不会像他南宫泽一样,动不动就大怒,动不动就打人,真是幼稚。

“哼,水若灵,本王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好,本王就成全你。”南宫泽轻蔑地嘲笑着。

“把人带上来。”南宫泽对门口的随从大喊了一声。随后两个男丁压着一个丫鬟模样的人进来。而这个丫鬟就是小樱。

就在刚刚灵儿的心中已经洞悉,梅香阁有内奸,那这个内奸只能在翠儿、小樱、小兰之间。翠儿嘛,是自己的陪嫁丫鬟,不太可能。那么这个内奸就应该在小樱和小兰之间。现在看到小樱走进来,灵儿没有很惊讶。

“水若灵,这个丫鬟你可认识?”南宫泽问到。

“回王爷,臣妾认识,她叫小樱,是臣妾的丫鬟。”

“哼,很好,小樱,你自己跟你的主子好好念叨念叨,让她尽快记起自己是怎么吩咐你谋害雨侧妃的。”

“是。其实奴婢是王妃进府的第二天才被派去侍候王妃的。有一次,王妃单独找了奴婢说话。给了奴婢一包红花,告诉奴婢,雨侧妃迟早要来拜访自己的,让奴婢好好看管这包红花。等雨侧妃来了,就趁机在茶水中下药,还说事成之后,会给奴婢很多银子。奴婢的娘亲得了重病,急需一笔钱,所以情急之下,奴婢就答应了。”

呵呵,灵儿觉得好笑。

“水若灵,你笑什么,怎么,到了此时,你还想抵赖吗?”

“呵呵,王爷,第一,臣妾嫁过来才一个月,根本不知道雨侧妃有孕一事,又怎么会提前预备大红花。就算预备下毒,那怎么不挑砒霜之类的剧毒,那不是一了百了嘛。而且,臣妾怎会笨到在自己的地盘给人下毒,那岂不是 此地无银三百两嘛。臣妾自知还没有那么笨。第二,暂且不说这些,小樱是臣妾过府后才认识的。臣妾就算想找个丫鬟帮忙下毒,怎么不找自己的亲信翠儿,而要找一个与自己不熟的丫鬟。难道臣妾不知道,做这种不见光的事情,得找心腹去做嘛。找小樱合作,还要担负着有可能被告发、出卖的危险。臣妾自知还没有那么愚蠢。”

水若灵的话犹如炸弹一样,对南宫泽,对陈烟雨,以及对小樱来说都是当头一棒。南宫泽深感意外,这个女人,心思竟然如此缜密,短短的时间分析地头头是道。之前自己实在太愤怒了,而忽略了很多细节。挺晚水若灵的话,细细想来,的确漏洞太多。

陈烟雨则是气的咬牙切齿,本来眼看自己就要成功了,没想到这个女人几句话,情况完全反过来了。但内心,陈烟雨更加肯定,水若灵深不可测。

小樱此刻应该算是最后悔、最纠结的了。她本来被雨侧妃买通了。陷害王妃,可没想到经王妃的一通分析,王爷心中的天平很明显倾向了王妃这边。王妃如果没事,不过放过自己,雨侧妃更不会在用自己。唉。

其实,水若灵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那就是,陈烟雨是否真的怀孕,还有待考证。水若灵,在现代时,曾经遭受过亲人、朋友的背叛,所以导致她以后对每个人都有戒心,甚至是对父母,她也总是话到嘴边留半句。所以无论是对人,还是对事,水若灵已经养成从真假两方面进行考虑。

三个人各有所思。一时间气氛陷入僵局。许久,南宫泽首先发话。

“来人,把王妃送回梅香阁。”

接着,进来两个家丁,把水若灵从地上扶起来。水若灵觉得浑身没有一处不疼的,似乎牵一发而动全身。她只得慢慢地起身,光是起身的动作,就让水若灵额上布满细汗。灵儿咬着嘴唇,面露苦涩地任由家丁搀着走了出去。而南宫泽一直在注视着灵儿,包括她的任何一个微小细节。看到她如此痛苦,如此隐忍。南宫泽很懊悔,自己下手太重了。刚刚实在是气到发昏,只想着泄愤,忘记了水若灵只是个柔弱女子。刚刚那一巴掌,南宫泽几乎用了全力。而踢的那两脚没用10分力,也有8分力。虽然南宫泽在世人眼中是残暴,嗜血,但他向来是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而今天、、、、、、南宫泽很自责,可以说,他已经相信了水若灵。虽然他一直强调水若灵是仇人的女儿,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被她的淡泊,被她的波澜不惊,被她的不理不睬所吸引。他本想折磨她,可他发现自己根本下不了手,狠不下心。而且似乎是她一直在折磨着自己。想到这,南宫泽不禁摇头苦笑。

第二十一章 陷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