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意兴阑珊

  冬日的夜晚,像一位美丽的、高贵的、矜持的公主,舞动着她那神奇的面纱,送来阵阵凛冽的寒风。南宫泽拉着灵儿的手一步一步地走在灯火阑珊处,虽然灵儿仍旧保持她特有的沉默,但南宫泽此刻仍然感到自己离灵儿近了一步,这个认知让他很幸福。他南宫泽天生就是一个征服者,他不相信自己会败在跟前这个小女人身上。他一直都知道,灵儿自从嫁给他以来,虽然表面上很温顺、很谦恭,但灵儿的内心是无比的强大,她很讨厌自己,从来不对自己真诚地笑,话也没有几句,基本上自己问一句,她答一句。自己不问,她就陪着自己玩沉默。也许之前南宫泽对于灵儿的这种表现不以为意,可如今每每想到此,南宫泽的心里就极度不舒服。他要求灵儿从身到心全部属于自己。不过,南宫泽相信,以他泽王爷的魅力一定可以征服这个小女人。以前自己总是对灵儿冷嘲热讽,才会遭到她的讨厌,只要自己现在开始加倍地对灵儿好,她一定会对自己转变的。想到这儿,南宫泽的眼神逐渐坚定起来,并转头瞄了瞄沉浸在夜晚景色中的灵儿。

此刻的灵儿哪知道南宫泽的伟大想法,只是一味地沉迷在美丽的夜景中。冬天,虽然没有春天迷人的鸟语花香,没有夏天壮观的闪电雷鸣,没有秋天诱人的丰硕果实,但它也有献给大自然的含蓄的美。在现代的时候,灵儿就非常喜欢冬天,也许是因为灵儿一直缺乏安全感吧,总是觉得冬天里穿的厚厚的,很踏实。新年的皇宫,一片灯的海洋,很绚烂,很安逸。让灵儿想起了自己很喜欢的那首词,脸上情不自禁地多了一抹柔和的笑。

“你在想什么,如此开心?”南宫泽注意到灵儿的笑,很想一起分享一下。

“厄,哦,没什么。”,灵儿忘记了身边还有南宫泽的存在,但也不想与他多说。

“灵儿,本王见你如此开心,也想分享一下,可以吗?”灵儿真没想到南宫泽也会这么温柔、这么诚恳,礼貌地说话,虽知道南宫泽最近改变套路了,不过不得不承认,灵儿很受用。没错,灵儿一直是欣赏有礼貌的绅士,对于绅士,灵儿做不到拒绝。

“厄,回王爷,臣妾刚刚突然想起了一首词。”

“哦?不如说来听听。”

“是。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灵儿边说,边想象着银子萧就站在灯火阑珊处。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南宫泽揣摩着这句,眼神中逐渐有了光彩。

“灵儿,这首词可是你所作?”南宫泽炙热地盯着灵儿。

“呵呵,王爷说笑了,臣妾哪有那个才华,听说是一位很有才华的人所作,臣妾也是偶然间听到的。”

“哦,灵儿似乎不但朋友多,懂得的东西好像也不少。”南宫泽有些怀疑地盯着灵儿。

“回王爷,臣妾懂得的东西似乎是不少,不过都是茶余饭后的笑料,难登大雅之堂。”

“灵儿过谦了。”南宫泽觉得有些尴尬,刚刚气氛还满轻松的,如今又有些紧张了。

一阵沉默。南宫泽首先开口。

“灵儿,可有什么愿望?”

“愿望?臣妾倒确实有个愿望。”

“哦?说来听听。”南宫泽一听到灵儿有愿望,就又跃跃欲试了。

“臣妾希望能够游遍大江南北,尝遍天下美食。”其实灵儿想说,能够和心爱的人游遍大江南北的,不过在南宫泽面前灵儿可不想触霉头。

原来她的愿望是这个,自己可以满足她。

“原来灵儿的愿望是这个。本王可以满足你。等新年过后,本王把公事移交一下,就带你去游遍大江南北,如何?”

灵儿看着满脸期待的南宫泽,不忍心拒绝他,就轻轻地点点头。而南宫泽握着灵儿的手则下意识地紧了几分。

南宫泽很期待能够和喜欢的人一起畅游于山水间,而且最主要的是可以慢慢和灵儿培养感情。一想到这儿,南宫泽就满脸憧憬。

头上有几只鸟飞过,引得灵儿羡慕地仰头观看。

“想飞吗?”南宫泽似乎看出灵儿的想法。

“想。”灵儿只是无意识地回答。南宫泽嘴角一勾,随即抱起灵儿飞了起来。

“啊、、、、、、”灵儿确实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抱紧了南宫泽的脖子。这个南宫泽总是搞突然袭击。不过,呵呵,确实飞了起来。

南宫泽觉得此刻被灵儿依赖的感觉好极了,这才是作为男人的骄傲。余光瞄到灵儿此刻开心的笑容,南宫泽似乎也被渲染了,俊美的脸上满是幸福。

古代的轻功真是太神奇了,此刻的灵儿完全沉浸在飞翔的快感中,根本忘记了自己被这个恶魔抱着,而且自己还紧紧抱着他。

南宫泽抱着灵儿停在了一座宫殿的屋顶上。

“灵儿,坐在这里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

“嗯。”灵儿只是温顺地点头,没有注意到南宫泽的措词。(南宫泽用的是“我”,而不是本王。)

南宫泽瞬间飘走了。不知道他去干什么,灵儿一个人坐在屋顶上望着头上清冷的月亮。好想唱歌,此时的情景,很适合唱王菲的那首《但愿人长久》。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灵儿银铃般的歌声回荡在空中,使寂静、清冷的夜里有了些许温暖。而返回的南宫泽就看到一个身着金黄色宫装的美丽女子,坐在高高的屋顶上望着远处皎洁的月亮娓娓唱来。这是南宫泽第二次听到灵儿唱歌,一样第动听,一样地婉转,可又是自己不小心偷听到的,他好渴望灵儿能够专门为他唱一首。

南宫泽轻轻走到灵儿身边,把一件白色的狐皮斗篷披在灵儿的身上。

“别着凉。”随即坐在了灵儿的身边。

“谢谢。”灵儿没有想到这个南宫泽害怕她着凉,而专门去取斗篷。她现在觉得一个王爷这样“服侍”自己,自己似乎有做女王的潜质哦!由此,灵儿不禁多看了两眼南宫泽,突然觉得这两天恶魔的转变,不管是出于何种目的,都让灵儿对他刮目相看,现在看来这个恶魔也没有当初那么讨厌啦。想到此,灵儿调转目光,望向远方。

而南宫泽感受到灵儿探究的目光,仍然不动声色,他知道灵儿对自己开始关注啦,待到灵儿调转目光,南宫泽得逞的一笑。(别高兴的太早!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灵儿”

“是,王爷。”

“没人的时候,就叫本王 泽。”

“哦,厄,泽。”好别扭啊。

“嗯,灵儿,本王很想听你为本王唱一首歌。”灵儿狐疑地瞧了一眼南宫泽,见他态度也很诚恳。

“王、、厄,泽,臣妾唱的不好。”

“可本王喜欢听。”南宫泽目光炯炯地望着灵儿。

“厄,那好吧。”灵儿有些受不了南宫泽玩暧昧。和喜欢的人玩暧昧是一种情调,和不喜欢的人玩暧昧是一种窘迫。唱什么呢,有了。

“你曾对我说,

  相逢是首歌,

  眼睛是春天的海,

  青春是绿色的河,

  你曾对我说,

  相逢是首歌,

  眼睛是春天的海,

  青春是绿色的河。

  相逢是首歌,

  同行是你和我,

  心儿是年轻的太阳,

  真诚也活泼。

  相逢是首歌,

  同行是你和我,

  心儿是年轻的太阳,

  真诚也活泼。

  你曾对我说,

  相逢是首歌,

  分别是明天的路,

  思念是生命的火。

  相逢是首歌,

  歌手是你和我,

  心儿是永远的琴弦,

  坚定也执着。

  相逢是首歌,

  歌手是你和我,

  心儿是永远的琴弦,

  坚定也执着。

 啦啦啦啦啦”

甜美的嗓音为美丽的夜晚增添了绚烂的一笔。同时灵儿清灵、脱俗的神态也刻在了南宫泽的心上。如果能够和灵儿一直这样相伴到老,他南宫泽一定会是全天下最幸福的男人。

两人并肩坐了许久,灵儿似乎有些困意,一直用双手挡在嘴边,打着哈欠。南宫泽也注意到了,不过他还想和灵儿多呆一会儿。

“困了的话,就靠在本王的肩上。”

靠在他的肩上?才不要。

“厄,不用了,臣妾不是很困。”这个女人,有多少人想靠在本王的肩上,本王还不给呢,明明很困,还嘴硬。于是,南宫泽霸道地揽过灵儿,用手将灵儿的头放到自己的肩上。

被他这样抱着,灵儿有些不自在,不过也没有反抗。谁让人家是王爷,自己可不想挑战他的男性自尊。闻着他身上的男性气息,灵儿很快进入梦乡。

而南宫泽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躺在自己的怀里,说不出的满足感阵阵袭来。他想永远这样抱着她,永远!

第二十七章 意兴阑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