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暧昧

  那天新年宴会,我躺在南宫泽怀里睡着以后,第二天早上醒来,才发现自己躺在了梅香阁的床上。后来,翠儿告诉我,是南宫泽一路抱我回来的。据翠儿的描述,南宫泽当时的神情很柔和,嘴上隐隐挂着笑,并且是小心翼翼地把我放到床上,还在床边坐了好久才离开。呵呵,按照翠儿的描述,这南宫泽就是个大情圣嘛。不过我内心越来越觉得南宫泽似乎、好像、应该是喜欢我啦。这个认知让我有点恐慌,我也不是完全铁石心肠,别人对我好,我即便不作回应,也不会不领情,不感激。之前厌恶南宫泽,多数是因为我们彼此的身份,以及他对爹的仇恨。而如今如果他真的喜欢我啦,我还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从昨晚他看我的眼神,以及他为我披披肩时流露出来的关心,说不感动是假的。如果他一直保持着这种绅士风度,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也会随之沦陷的。可他会放弃复仇吗?似乎有些不太可能。这些年也许他活着就是靠仇恨维持着,怎会为了我一个女人而放弃一直以来的目标呢!想到此,我的眼神变得坚定起来。我不可以对他动心。倒不是我水若灵狠心,对别人的好置若罔闻。实在是情况不允许。他喜欢我,他应该很纠结,我如果喜欢上了他,日后必会陷于两难境地。我是个简单的人,不想做一些复杂、麻烦的事情。所以南宫泽,也许我和他这一生都会这么纠结。

浑浑噩噩地思考了一天,夜幕降临,灵儿早早就洗漱准备就寝了。

“参见王爷。”门口想起了突兀的声音。

灵儿望向门口,果然看见笑意盈盈的南宫泽大步流星地走进来。白天想了一整天,灵儿早已收拾好了自己的思绪,所以再次看见南宫泽,灵儿的脸上恢复了以往的平静与恭顺。

“臣妾参见王爷。”

“嗯,今天一天怎么过的?”南宫泽今天一天都在皇宫里处理政务,可总是精力不集中,脑海中不断地闪现灵儿昨晚唱歌时的神情、她淡淡的笑脸。南宫泽简直快疯了,所以今天一回府,就迫不及待的来看水若灵。

“厄,臣妾闲来无事,也只是看看书、绣绣花。”灵儿没想到这个南宫泽会问起自己的起居。

“哦、、、、、、”南宫泽顿时无语,在这个小女人面前,自己总会如此窘迫。

“那可否让本王看看灵儿的绣品啊?”

“厄,回王爷,当然可以,只是灵儿刚学刺绣没几天,绣品惨不忍睹,实在不太好意思拿给王爷看。”灵儿没想到南宫泽会想看她的绣品,可如今灵儿只有绣了一半的荷包,可那是有特殊意义的,灵儿潜意识里不希望南宫泽看到。

“哈哈,没关系。”

既然南宫泽都这么说了,灵儿微皱了下眉头,不情愿地拿出那个荷包。

南宫泽本以为灵儿是谦虚地说自己绣的不好,可没想到果真如她所说“惨不忍睹”,这让南宫泽深感意外,哪一个大家闺秀不是有一双巧手,而这个女人,唉、、、、、、

“哈哈,灵儿倒是实话实说,这荷包确实绣的惨-不-忍-睹。”

“是,的确是惨不忍睹,臣妾不敢欺瞒王爷。”对于南宫泽的嘲笑也好,玩笑也罢,灵儿不以为意,因为事实确实如此。

“不过、、、、、、本王喜欢。”这个南宫泽说话大喘气呀。

灵儿不禁抬头望向南宫泽,他的目光炙热无比。

“因为、、、、、、是出自灵儿之手。”面对这么赤裸的话语,灵儿脸上有些不自然。这个南宫泽搞什么?明明很冷酷的一个人,现在非要扮成情圣,不知道在别人眼中有些不伦不类吗?

“啊?哦。”灵儿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在现代活了将近30年,自己一直冷冷的,也没有什么男孩子接近自己。所以面对这种有些调情的话,还真实囧啊!

南宫泽成功的捕捉到灵儿的不自然,很高兴,不过面上没有过多显露,知道自己要适可而止。凡事急不得。

“等灵儿绣完这个荷包,可否送给本王?”灵儿有些惊讶。

“王爷,这个荷包其实只是灵儿拿来练手的,实在不好意思送给王爷。不如等日后,臣妾技艺纯熟之后,再绣一只送给王爷,可好?”这个荷包有特殊意义,怎可送给他。

“不用,本王很喜欢这只,如果本王没猜错,这应该是灵儿的第一件绣品吧?”

“回王爷,正是。”

“嗯,就这样吧,绣好以后,送给本王。灵儿可不要忘记了。”南宫泽内心很欣喜,灵儿的第一件绣品,自然要送给他南宫泽喽。

“厄,是,臣妾记住了。”看来只好如此了。虽然灵儿心里不情愿,但也不想因为一个荷包去惹怒一个王爷。

“灵儿可是要就寝了?”南宫泽看到已经铺好的床铺,试探地问道。

“回王爷,正是如此。”

“嗯,正好,本王也累了。”灵儿不禁抬头望向南宫泽,这个家伙要在这里睡?虽然自己与他已经有过亲密接触了,可还是觉得不自然。

南宫泽从余光中瞄到灵儿脸上淡淡的红晕,知道这个小女人害羞了,很好,这是他想要的结果,不禁嘴角一勾。

第二十八章 暧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