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苦工

  第二天早上,水若灵悠悠转醒,感觉身体像被车辙碾过一样,疼痛不已。勉强坐起来,看到满身的淤青,有些是抓痕、掐痕,还有些是咬痕,不由地摇头苦笑一下。这时,翠儿从门口跑进来。

“小姐,你怎么样?”翠儿跑到水若灵身边,看到满地的呕吐物,还有散落的衣服碎片,以及水若灵满身的伤,既惊讶又难过。

“哦,没什么。”

“小姐,王爷怎么那么狠哪,昨晚,翠儿看到王爷黑着一张脸,吓得不敢进来。小姐,翠儿没有保护好您。”翠儿说着说着就掉下泪来。

“不怨你。别哭了。”水若灵看到翠儿说掉泪就掉泪,有些皱了皱眉。她不喜欢看到别人哭,尤其是女人,因为 麻烦!翠儿似乎听出小姐语气中的不耐烦,立即止住了哭声。

“翠儿,给我准备热水,我要洗澡。”

“是,翠儿这就去。”

坐在温暖的热水中,水若灵才感觉疼痛减轻了些。闭上眼,回忆了一下昨晚发生的事情,还真是惊心动魄呢。不过站在南宫泽的立场上,看到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唧唧哇哇,确实会很生气,更何况南宫泽堂堂一个王爷,被人戴了绿帽子,让他颜面何存?想着想着,水若灵的心情逐渐平静下来。唉,为什么自己和南宫泽两个人要互相折磨呢?他折磨着自己,自己也在精神上变相折磨着他,还真是复杂呢!

水若灵换了一件白色的衣衫,稍微打扮了一下。这时,管家张建走了进来。

“小人参见王妃。”张建很恭敬地行礼。对于这个王妃,张建就觉得深不可测,琢磨不透,而且王爷的态度也不是很明朗,自己还是谨慎为妙。

“嗯,管家有何事呀?”其实水若灵已经猜到张建来此的目的了。

“厄,回王妃的话,小人来传达王爷的指示。”

“哦,什么指示?”

“王爷说让您现在马上去洗衣房接受处罚。”

“哦,知道了,带路吧。”水若灵嘴唇一勾。(这是水若灵标志性的动作,无论是面对好事还是坏事,她都习惯性地勾唇笑笑。)

泽王府中似乎已经传开了王妃不知怎的得罪了王爷,王爷将王妃贬到洗衣房做苦工。一路上,水若灵昂首挺胸地走在丫鬟、家丁的高电压注视下,而水若灵则目不斜视,平静地看着前方。她不用看,也能猜到此时大家的神情一定很多姿多彩。有的人会同情自己,有的人会鄙夷自己,更有的人在幸灾乐祸。哼,看到了吧,见风使舵是人类的特权。水若灵对于这一点,早就见识匪浅,美丽的俏脸上露出嘲讽地一笑。

洗衣房的管事张嬷嬷,看到眼前这个美丽高贵的女人,暗叹,这就是过门没几天的王妃?长得真是无可挑剔!可惜,再漂亮的女人,王爷不喜欢,也是徒劳。于是,张嬷嬷看向水若灵的眼神,由惊叹转为鄙夷。

“叫什么名字?”张嬷嬷很轻蔑地问道。

“水若灵。”水若灵看着面前这个耀武扬威的中年女人,平静地说道,心里却感叹,真是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呀!

“哼,你以为你还是王妃呀!在本嬷嬷面前,敢不自称奴婢?”张嬷嬷怒视着水若灵,语气简直要把她生吞活剥了。

“是,嬷嬷教训的是,奴婢名叫水若灵。”水若灵微低着头,恭敬地说道。对于水若灵来说,“奴婢”只是一个文字符号,没有任何意义。为人处事上讲究的是一个“外圆内方”,表面上要根据形势顺从别人,不与人发生争执,但内心仍然要坚守自己的原则,这也就是佛家所说的要“随顺众生”。

张嬷嬷似乎没料到水若灵会这么识实务,清了清嗓子,满脸得意的表情。水若灵内心却在嘲讽,小人物就是小人物,总是过度地在意表面的得失、荣辱。今天算是这个嬷嬷幸运,遇到自己这么一个不会计较、报复的主儿,要是换了雨侧妃或是其他人,等日后重新得势,第一个收拾的就是她。

“这一桶衣服,都归你洗了,天黑之前如果洗不完,就不准睡觉。”张嬷嬷指着身边一大桶脏衣服说道。

“是,奴婢知道了。”水若灵看了看那桶衣服,面无表情。

张嬷嬷看到水若灵的脸上毫无惊讶或是为难的表情,有些失望。其实刚刚雨侧妃就派人来命令她好好“招待”这位王妃。看着水若灵如此瘦小、娇弱的身体,张嬷嬷就有些幸灾乐祸,撇撇嘴,走开了。

水若灵走到井边,摇上一桶水,倒在洗衣桶里,随后坐到洗衣桶前,卷起袖子,开始干活。冬天的水冷得刺骨,手刚放到水里,立刻反射性地抽回来,好凉呀!以前上大学时,冬天洗衣服,都会戴着塑胶手套,现在还真有点怀念呢!呼,水若灵深吸一口气,慢慢将双手放进水中,在水中顿了一两秒,先适应一下,感觉手上的冷似乎传遍了全身,水若灵不由地闭上眼,微张着嘴。似乎适应地差不多了,手上开始动起来。洗衣服根本难不倒她,自己在国外留学时,不都是自己洗衣服嘛,再说自己还在工厂做过一年的工,比洗衣服累多了,自己不也挺过来了。而且在这里呆上一个月,可以不用见到那个恶魔,也是不错的选择,想到此,水若灵脸上禁不住柔和了些,忍不住念到孟子的那句经典。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呵呵,毛爷爷他老人家不也说过嘛,劳动创造幸福,呵呵,人家红军叔叔,二万五千里长征,又是翻雪山、又是过草地,自己这点困难算得了什么。想到此,水若灵逐渐乐观起来。唉,生活嘛,就看自己是个什么心态,什么样的心态就有什么样的生活,也可以说成——心态决定命运。

躲在暗处的南宫泽看到水若灵把水葱管似的玉手放进冰冷的水中,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心中一紧,瞳孔微缩,双手攥拳。灵儿,唉,你这个样子让我如何不心疼?只要你肯来求我,只要你肯说出那个男人是谁,我一定既往不咎。

南宫泽在暗处心疼地望着水若灵,打在你身,疼在我心。可谁知道,这个女人,居然冒出什么“苦其心志”,什么“劳其筋骨”,还满脸开心、、、、、、南宫泽顿时铁青着脸,所有的心疼荡然无存。水若灵,好,很好,你厉害,亏得本王还心疼你。南宫泽愤怒地转过身,他怎么忘了,这个女人惯用的就是不按套路出牌。于是南宫泽毅然地走向书房,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第三十三章 苦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