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35章 落花有意水无情(一)

    汾河的水,一如既往的向东流淌,似乎千万年不变似的。一样的黄昏,一样的落日,萁儿一样的站在汾河边,她依然只是望着,她依然没有说话。她的身后也依然跟着那个丫头。

  “小姐,我们该回去了。”

  丫头又在身后,说那句话了。这几乎成了每一天的必修课。

  萁儿站起来,披一身夕光,慢慢转过身。就要走。

  远处一阵马蹄声,转眼间,一骑就来了两人的身前。白色如银的马,俊雅出尘的少年。马好,人更好。

  丫头不由多看了一眼。在这里见到这样骑马出游的人并不少。这里毕竟是褒国国都郊外,城中贵族常出来游玩。只是,这样俊雅的人并不多见,还是一个年轻俊雅的公子。居然一个人。连个随从也没有。

  那公子的马真的很快,就像一阵风刮过的一样,转眼就从她们身边驰过。

  萁儿依然像往常一样,冷冷的,面无表情的向前走,似乎这个人从来也没有存在过一样。

  奇怪的是,那公子驰过萁儿身边的瞬间,转头,就看到了萁儿冰冷的脸。那一眼让那公子变了脸色。马驰出去很远了,那公子的脸依然向后转着,那目光依然盯着萁儿的脸。似乎,她的脸上有什么东西粘着了他的眼睛一样。

  丫头看着那公子的怪样儿,不由笑了一下,这样的男子,丫头在这一个多月里还真的见的不少了。

  只是这公子真的是年轻俊雅的很。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过去的那些男人,那样招人烦。

  不过,丫头在心里也说了一声,看什么看,看了也白看。这些天里,看见小姐的人还少吗?可是,没有一个人敢到府里去第二次的。真的不知道这个小姐是什么来头。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老爷的女儿。倒像周王城镐京里来的公主一样。

  看眼前这公子是俊雅了一些,不过,也是白看。

  褒国太子洪德走出去很远了。才回过神来。那个女子,那张美丽而透明的没有表情的脸,真的很奇怪,让他的心一瞬间失去了一切,只留下一片空白。那真的是一个女子吗?他还从来没有在一个女子的脸上看到过那样的表情。一瞬间,就像有一个灵魂扑入了洪德的心。这十七岁的少年迷惑了。

  他拉住马,他回过头。他又让马儿跑了回来。他一直让马儿跑到了那个女子的面前,停下马,他下来,他一直走到女子面前。

  “姑娘,你是谁?我能和你同行吗?”

  萁儿望着前方,就像什么也没有看见一样。目光一直穿透他,游漫到远方。

  “姑娘,我没有恶意。只是想和你一起走一走。”

  “你是谁啊。不要跟着我们小姐。跟也是白跟。”

  “这位姐姐啊,不要这么说。我也只是爱慕小姐。想跟你们一起走一走。没有什么恶意的。真的。”

  洪德退到萁儿身后,把一个玉扣放到了丫头的手心里。

  丫头会意的笑了。很响的对洪德说,“你要跟就跟了。我们不管你。不过,你跟也白跟。我们家小姐是不和陌生人说话的。”

  “知道,知道,我就是跟着姐姐,我的心里也是快活的。姐姐,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啊。”

  洪德还真的脸皮厚。萁儿如此,他还那样的热心着。别说,在洪德十七年的岁月里,他还真的没见过这样冰冷的女子。褒国里,哪个女子还不紧巴着他不放。像这位小姐这样的,还真少啊。

  “姐姐啊,你叫什么名字。你长的那么美,不笑真的是很可惜的。我叫洪德。姐姐就叫我小德子好了。姐姐,你最喜欢什么啊。你家就住这附近吗?”

  真是拿了人家的手短啊。丫头看着这小子这样啰嗦,也真是。要是往常,她早就哄他走了。可是看在银子的份上,还是放他一马吧。

  “小德子啊,你真是皮厚。我们小姐哪能回答你这么多问题。我们是前面姒府上的。你要是再油啊。看我们老爷还能饶了你。”

  洪德看着丫头,给他使的眼色,知道这丫头是帮着她的。明儿里是说数他,暗地里却是告诉她行踪啊。

  天,这姐姐真好啊。这仙女姐姐太冷了。一句话也不给他说,怎么说,他也是一个太子啊。

第035章 落花有意水无情(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