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50章 天子狎客销魂曲(四)

    “开门,开门,快点开门啊。显大娘。”

  显媚娘刚躺在床上,还没休息多大会,就被门外的敲门声给惊醒了。

  天杀的,最好是她开了门以后,门外的那个人能给她一个好的借口。不然,她可饶不了他。

  要知道,这个时候,她浑身瘫软,连一点儿劲也使不出来。这都怪她看走眼了。本来,那和黑衣人一起来的蓝衣的小子。看起来也没什么高明之处。只不过是一个贵族子弟,花中浪蝶罢了。

  所以,那小子拿出一块玉来,她心里一贪也就点了头。原想几下收拾了那小子。搂着她的玉睡去。

  哪知道,那小子居然是个花中高手。就她显媚娘,这样的人物。居然也被他玩的只有招架的功,没有还手的力。这小子。她一上去,就知道不行了。是个好手。也是个深谙此道的。

  可是,没想到,她堂堂的满床香显媚娘居然被那小子摆了一道。不过,一想到这,显媚娘脸上不由露出一抹红晕来。这小子,可真是个好货,这几年了,她从来也没有今夜这么满足过。真是个好小子。

  一想到这小子的主子此时正在萁儿的房中,她不由担了心。那小子的主子一定了不是个软手。那萁儿可是初夜啊。可不敢给弄坏了。要是出了差子。主人那里可是交不了差的。

  天,看她都做了什么事。她是此中老手,今天居然看走眼了。

  所以她担心,睡不着。这会子,刚眯上眼,又被人这样死敲门。可想心里的火有多大了。

  “敲啥敲,作死啊。等老娘来给我开门。”

  门开了,一头撞进个满身是水的小子来。

  显媚娘刚要发脾气。来人就急吼吼的发声了。

  “显大娘。坏了,快,坏了。”

  显媚娘这才看出来,这个冒失的小子是谁。

  原来是她们禹府的小子。这小子深得主子的欢心。一般他亲传的事都是大事。怎么了,这半夜三更的,府里出什么事了吗?

  “别慌,慢慢说。”

  “不能慢啊。显大娘。萁姑娘呢?出夜了吗?”

  “出了。天,你不知道。这回主人要是知道了一定乐疯了。一千两。一千两啊。一夜。”

  “天,别说了。快点带我去。”

  小子急的不大知道和显媚娘说什么好。显媚娘见小子急成这样。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心里也慌起来。忙点了灯,领着小子往后园里萁儿的楼去。

  路上,显媚娘才听懂小子的话。天,不会吧。这萁儿也太邪气了吧。今天出初夜就出了一个天价。一千两黄金啊。这还不算。小子居然说,主人要把萁儿拦下来。不要出初了。要萁儿当什么王妃。

  我的娘啊。这哪跟哪啊。这都出初几个时辰了。哪里还会有处子之身啊。我的个亲娘啊。怎么今天的事这么多啊。

  不要小子催,显媚娘就比谁跑的都快。要知道,要是事坏在好的手上。那主人对她。想想主人的那些阴招,她不由的吸了一口冷气。要知道,当年,她也是花中的尖子。要不是中了主人的计,怎么也落不到今天的这个地步。

  可是,这又有什么法子呢?

  显媚娘几乎是一路小跑的向后园跑去。夜雨里,她的身体显得笨拙可笑。可是,这时候,谁也不会注意这个。

  她一路跑着,一口气跑到萁儿的楼前。三步并两步的上了楼。

  楼上,面能着夜色下的荷塘的阳台上,萁儿和背影正在抚琴而坐。琴声清幽,而落寂。

  完了,完了,完事了。这回什么都完了。

  显媚娘看到这架势,就知道完事了。这回完了。回去是免不了被主人责罚的。这人小浪蹄子。真是下手的快啊。她心里暗骂着,早就忘了是谁张罗的这事了。

  “那位爷呢?”

  “走了,大娘。”

  明儿回答。

  “走了,这么快。什么时候走的。不是一夜吗?怎么走了。”

  显媚娘惊讶的说。有这样的事。一个人,花一千两黄金买了一个女子的初夜,居然没过一夜就走了。

  她又想到那蓝衣小子的勇猛。他的主人说什么也不会这么差吧。对了。是这样。折腾到了后来,她以为她要死在他手里的时候,那小子是说一句什么来着。说的是什么呢?对了,好像是时辰到了。那一定是他带走了他的主子了。

  “那,你”

  显媚娘真的没有勇气问这个问题。这简直是个白痴问题。问什么,哪里入了宝山,又空手而归的。别的不说,她相信萁儿的魅力,那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能轻易逃脱的情网。

  “走了。没入寝就走了。”

  明儿回答。

  “你说什么?没入寝。不会吧?你是说,不入寝。是说,那位爷,他没有要咱们萁儿?”

  显媚娘比听到死亡还恐怖的不相信的又问了一句。居然有这回事。不会吧。她们花了六年,培养的绝杀**啊。怎么可能连一个男人也收拾不了呢。打死她,她也不能相信啊。

  “是的,没有入寝就走了。我一直就在门外守着。等着小姐吩咐呢。那公子只是听小姐弹了琴,和小姐说说话。我守着守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还是那个蓝衣的公子推醒的我。叫我点了灯叫那黑衣的公子走。那公子就走了。小姐还和我出来的时候一样,一件衣裳也没少。不信,你问小姐。”

  “萁儿,真的,是真的吗?我的娘。”

  显媚娘在看到萁儿点头的时候,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好在,一切还都来的及,好在没事。真是想也想不到的好事啊。

  这会子,她看着在寒风中弹奏的萁儿,心里不由一阵暗喜,喜的是,没事了。喜过了又是一阵心伤。她真是后悔啊。后悔以前对萁儿太过严厉。太过苛刻。要是她早知道,她就会对萁儿好一点。

  那样的话。她也就可以随萁儿嫁入褒国王宫。那样,她的日子就再也不是现在这种样子了。她老了。她不是以前的显媚娘了。她从十五岁**,现在四十五岁了。三十年的烟花生涯,她老了。她真的再也干不动了。

  可是,她知道,没有法子。她只有咬牙忍下来。不忍又能怎么样呢?主人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就是离了主人,她又能到哪里去生活呢?她的后半生简直就是一片惨淡。

  就在这时,没想到。老天爷开眼了。居然让萁儿成了褒国太子妃,那可能末来褒国的王后啊。只要把萁儿伺候开心了。那,她再求她走的时候,把自己也带到褒国王宫去。从此安度晚年真是一个太好的事啊。

  只有,可惜,她一想到,这几年来,她动不动就责罚萁儿。去学那些东西。她心里就没底了。

  “我的孩子。还不快回屋去歇着。夜凉了,别着了风寒。”

  萁儿听显媚娘这样一说,她身上一阵难受。孩子。天,叫的多肉麻,这么多年来,她不是打就是骂,什么时候叫过她孩子。在她们的眼里,她们早就不是孩子了。她们只不过是主人手里的工具罢了。

  一想到那个男人。萁儿的心里就充满了泪湿的感觉。是的,她想哭。那个男人。那个她一直都没有招头看一眼的男人,那个叫她丫头的男人,那个听她弹琴,与她谈心的男人。

  他居然走了。就在她以为,他会走过来,抱住她的时候……

  他却站起来,走了出去。他一直走到了雨里,就那样任凭冰冷的夜雨打湿了他所有的狂热的欲望。

  然后,他再坐下来,听她弹琴……

  那个蓝衣人来了,他在门外站着。

  萁儿就听见了那个男人站起来,走出去的声音。他的脚步声一直从这里响到更过错的地方去了。他就这样,在雨里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她的心里居然有了一丝不舍和忧伤。难道就是因为他的那一声丫头吗?还是因为?

  萁儿望着夜雨,夜雨还在轻轻的飘洒,萁儿觉得夜雨似乎也在哭泣,哭的那样压抑,又那样的伤心。

  想什么呢?她问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生合命是的匆匆的过客而已。想什么呢?

第050章 天子狎客销魂曲(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