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99章 梦里花落知多少(三)

    “雪姨,我没有糊涂。不管你认也罢,不认也罢。我都知道,你就是我的娘。我就是想叫你一声娘,我有娘了。我们两个人就是死,也死在了一起。娘,你怕什么。我反正也是不想活的人了。”

  “萁儿,你说什么傻话呢?什么事想不开,这么好的年华,你怎么想死呢?”

  “娘,你就叫我叫你一声娘吧。”

  “萁儿,我不是你的娘。不过,我也有过一个女儿。如果还活着,也是你这般年纪了。如果你觉得孤苦,就叫我一声雪姨吧。有什么心里话,也给雪姨说一下。别憋在心里。啊,孩子。”

  这一声,孩子,叫出了萁儿更多的眼泪。

  是的,孩子,有一个人也这么叫过她。他叫她孩子,他叫她丫头。

  可是,那个人不在了。现在的她心里只有一个人,是那个伤了她心的男人。

  “雪姨,我?”

  萁儿终于放弃了叫雪芽娘的想法。她知道,她只能叫她雪姨,娘,这一生,只能在梦里叫了。不然,就是连叫雪姨的命也没有了。

  “雪姨,我伤心,是因为我爱上了一个男人。一个不该爱的男人。”

  萁儿的伤悲,雪芽早就猜出来了。她的表情早就出卖了她。一个陷在绝望的爱情里的女子,就是这样的表情。她也曾经有过。

  她的可怜的孩子啊。她知道,她嘴里的那个男人是谁?他就是大周的天子。她也看到了大周天子的困惑。他们两个是一对相爱的人啊。

  可是,他们也注定不能善终。

  难道,他们真的要兑现那个可怕的传言吗?

  雪芽的脸一下子,变的惨白。

  “月将升,日将没;檿弧箕箙,几亡周国。”

  这可怕的谣言,它又要回来了吗?

  不会吧,难道她的女儿就是那个会亡了大周的天下的女子吗?

  不会啊。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比她更知道,那个流言是多么没有道理的了。十六年前,大周王宫里所有的人,都知道,那个荒诞的传说。

  传说夏朝桀王时,褒城有个人化为两条龙,降在王廷,对桀王说——我是褒城二君,桀王非常恐惧,杀了二龙,将龙涎藏在木椟中,自殷朝经历六百四十四年,传了二十八王,都不敢打开木椟看。到了先王厉王打开木椟,龙浆横流于宫廷,化为元龟,雪芽当时十七岁,因为足踏龟迹而忽然有了身孕,如今才刚生下一个女儿。

  而这个故事,就是从她嘴里传出来的。没有办法,她也是为了保护她的女儿,还有那个人啊。想当年,她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宫女。她是周宣王的父王的嫔妃。当年,她被选入宫中,原是要做宣王妃子的,没想到,宣王并不看重女色。她只好在宣王王后那里做了一名贴身的宫女。可是,好梦不长。一年后,先王托梦给宣王,说他在地下受苦,要破此咒,必在人间封一父姓妣,母姓卢的八月初八生的人为妃子。养于宫里,十八年后,他方能破解此却。就这样,雪芽就莫名其妙的成了已经死去了多年的先王的妃子。

第099章 梦里花落知多少(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