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21章 恨悠悠佳人难再(七)

    申后没有走出宫门,就碰到了快步走进来的幽王。

  “哼。”

  幽王没有说话,脸沉如水。大步从申后的身边走了过去。直入寝宫。

  申后并没有在意,她也沉着脸,一脸平静的跟在幽王身后,走进了寝宫。

  “大王,一大早就来到臣妾的宫中,不知所为何事?”

  申后看到幽王一脸怒容的在床榻上坐下,她平静的问。

  “王后,难道不知,寡人所来为了何事?”

  “大王,此话怎讲?难不成大王这样早的来到臣妾的宫里,是来宠幸臣妾的不成。臣妾可不敢这样认为。”

  申后把这个问题又踢给了幽王。

  说到这事,她就一肚子气。

  说来,她今春也只有三十一岁。幽王也只是刚过了三十岁。虽说她比王上大了一岁。可是,她依然风华依旧。

  可是幽王何时念她一点儿夫妻之情,有几年了,他不曾到过这德庆宫。

  她是堂堂的一国之母,却空守着这一室的冷清。

  他看也不看她一眼,这让她对他的恨,在一个,又一个漫长的夜晚,一点,一点的累积起来,到了今天,已经成了一座冰山。谁也化解不了,她对他的恨。

  “王后,这样认为?”

  幽王讥讽的看了申后一眼。

  就是这一眼,这最不堪的一眼,惹怒了申后。

  “如何,难道臣妾年老色衰了不成。王上如此不屑臣妾。”

  “王后,何必如此。”

  幽王冷冷的声音,更让申后怒火中烧。他总是这个样子。就好像两个人是陌生人一样。就好像从来也没有当初的新婚之喜一样。

  “大王,你来到这里,不是为了羞辱臣妾的吧。”

  申后的声音冷的吓人,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

  幽王厌恶的看了一眼申后,她的表情又让幽王想到了当年的新婚,当年,他只有十四岁,就奉命迎娶了比他大一岁的申后。

  当年,他在新房里,揭开申后的红巾的时候,他的心里也是充满了快乐的。

  十五岁的申后,圆如满月的脸宠,水汪汪的大眼,鲜红的菱唇。是如此的诱惑着少年的心。

  说起来,申后并不美丽。但她的娇憨,贤淑,知礼善进却让太后一见欢心。年少的幽王倒也满意。一心伴着他的新王后。

  可是,申后太过庄严,在房事上,也包持着白日里的庄重。让幽王越来越无趣。

  但他虽说也宠别的妃子,但对王后,还是尊敬的很。

  直到梅妃来了,幽王的生活才开始了新的一章。

  这些年,他越来越看不懂王后了。他也懒的去看她。

  慢慢的,他到德庆宫的时候就更少了。

  太后仙逝以后,无人管束幽王。只有申后动不动就规劝于他,幽王就更不到德庆宫来了。

  今天申后又提到此事,让幽王心里不禁恼火。

  “王后,寡人来此,王后不会不知是何意吧?”

  幽王看着申后的目光冷了起来。

  “为了何事,还不是为了那一帮小妖精。还能为了何事,不会为了国家大事吧。”

  “王后?”

  幽王大怒,

  “王后不会也关心寡人的爱妃吧。”

  “哼,”

  申后的目光冷的像锥子,一下子刺到了幽王的心里。

  “昨夜之事,王后不会不知吧。”

  “本宫应该知道吗?大王?”

  申后毫无惧色。

  “王后,昨夜翠华宫的事,王后不知晓吗?两个杀手,一个……”

  幽王说到这里,没有再说下去。他看到申后的脸一下子变白了。但只是一瞬间,申后的脸色就恢复了正常。

  “两个杀手,是吗?刺杀王上。那可是大逆不道的死罪啊。应该就地正法啊。”

  “王后,寡人并没有说他们是刺杀寡人。王后是如何知道他们就是刺杀寡人啊。”

  幽王的目光里,有一种冷冷的东西。

  申后不禁愣了一下。然后就笑了。

  “大王,这刺客行刺翠华宫。还不是为了刺杀王上啊。臣妾也是这样想。如若不是,那也是惊扰了大王啊。也是死罪一条。”

  “王后所言极是。”

  “刺客正法了吗?”

  “一个当场被寡人刺杀,一个?”

  “如何?”

  “王后对这个刺客倒是紧张的很啊。”

  “大王,此话何意?臣妾这也是关心大王啊。”

  “王后,真的没有话要对寡人说了。褒妃身中一剑,此时生死一线,如果能尽快找到刺客,那?”

  幽王没有再说下去。他看到一朵冰冷的笑在申后的嘴角绽开了,一瞬间就没了,就像从来也没有过一样。

  “王上万福。臣妾给王道喜了。”

  “王后,寡人不明王后心意。寡人是何喜之有啊。”

  “王上,这刺客本是冲着王上去的。王上安然无事,不是大喜吗?是我大周天下子民的大喜啊。一个妃子,只是小事罢了。大王不必放在心上。难不成大王是只爱美人,不爱江山吗?”

  “王后这是何意?难道王后不知道褒妃怀了寡人的龙子吗?王后可知,那刺客不是宫外之人吗?难道是宫里有人,对褒妃肚子里的龙子怀有不良之心吗?”

  “大王这是何话?难道大王怀疑是本宫不成?”

  申后的声音一下子高了起来。

  她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大王要是怀疑是臣妾所为。那就请大王治臣妾的罪吧。”

  申后抬起头,一脸的泪水。

  “王后不要以为寡人不敢废你。”

  幽王也发怒了。他从一进这德庆宫,从申后的举动中,他就知道此事必与申后有关。可是,他没有想到,申后会如此的强硬。难道她就以为他不会废了她吗?

  “本宫早就想到了。大王的心早就不在臣妾这儿了。臣妾就是为大王死了,大王也不会放在心上的。可是,大王是不能废了臣妾的。”

  “王后所言何意?”

  幽王冷冷的说。他堂堂的一国之君,居然不能废掉一个犯了过错的王后。此话何意。

  “王上不会不认识这一块金牌吧?”

  申后慢慢从身上摸出一块金牌。

  “这?”

  幽王大吃一惊,他没有想到,王后居然会有这一手,这东西别人不识,他却是没有不认识的道理。这分明就是母后的金牌啊。如何会在王后手里。

  “这东西王上还认得吧。王上该不会是想违抗太后的命令吧。”

  “王后,就是母后在世,想来母后也不会姑息犯了重罪的嫔妃。这点想来王后也该是知道的。”

  幽王冷冷的说。

  “王上有本事就杀了臣妾,没有证据,臣妾就是死了也不会瞑目的。”

  “来人,把王后拖下去。”幽王大喊一声。

  随声上来几个宫人。

  “姬宫涅,你居然敢违抗太后之令。本宫不服,有太后金牌在此。本宫看何人敢动本宫。”

  申后一脸怒容,毫无惧色。

  “父王,不可,父王啊。”

  宫殿外面跑进来太子宜臼,此时,他一脸是泪。扑过来,抱住幽王的腿。

  “父王,母后糊涂,请父王三思啊。不可动怒。”

  “宜儿,不可糊言乱语。这是母后的事,与我儿无关。宜儿不可。”

  “母后,”

  宜臼一脸是泪,他望着申后,一脸的坚决。

  “母后若有长短,孩儿断不会偷生。”

  幽王看着如此悲痛的宜臼,不禁放松了脸色。他不能在失去这个女人的同,再失去他唯一的儿子。

  “宜儿,起来。一个男人是不能动不动就流泪的。”

  幽王看着宜臼,语气不由放缓了。

  “看在太子的份上,此事作罢。从此以后,德庆宫与外界隔绝。外人不得进出德庆宫。王后自今日里,面壁思过。不得再掌管后宫。”

  幽王说完,就转身走了出去。

  身后,留下哭的喘不过气来的太子宜臼,和一脸是泪,却又眼光冰冷的申后。

  幽王一进翠华宫,就有御医过来报喜。

  原来是萁儿醒了。

  最幸运的事发生了。

  萁儿所中的剑伤,上面抹有剧毒。而这毒渗入血液,与萁儿原来体内所中的怪毒,居然中和了。奇迹般的解除了萁儿体内的毒液。

  御医说,如今褒娘娘体内毒全解了。

  只是还有一点余毒残留在褒娘娘的胸口之处。这毒之所以排不出来。还是因为,褒娘娘一向忧郁过度,积压与心。所以才会排不出来。

  “爱卿,此毒难道就无解了?”

  幽王担忧的看着一脸苍白的萁儿。

  “回王上,还有一法,可解此毒。”

  “何法,爱卿说来。”

  “说来也简单,就是要娘娘一笑。只要娘娘开怀一笑。心中郁积一解,此毒就可呕出。这样,方可一保娘娘与龙子无忧。”

  “笑,”

  幽王皱了一下眉头。这事在别人身上不难,可是在萁儿身上,的确是一件难事。在他见到萁和以后,就从来也没有见过她开心一笑过。她总是冷漠着一张素脸儿,从来也没有别的表情出现在这张绝美的脸上。

  有时候,他也想,要是能在这样一张绝美的脸上,绽开一个阳光般的笑容,那该是如何的美丽。

  可惜,萁儿从来也不笑,萁儿似乎从来也不会笑。

  幽王心里伤悲。命令宫里人皆来想办法博娘娘一笑,如有成功者必重赏。

  一宫女献计,说让众宫人齐奏仙乐,娘娘必展颜一笑。幽王想让萁儿一笑,就让宫人扶萁儿起身,召乐工呜钟击鼓,品竹弹丝,宫人歌舞进临。

  可是,萁儿依然黛眉微蹙,没有一丝笑意。

  幽王问曰:“爱卿不喜如此仙乐,所好何事?”

  萁儿说,“妾无好也。”

  “爱妃,难道爱妃生平从未有快意之时吗?”

  萁儿蹙眉,“臣妾幼年,曾记昔日邻家大娘手裂彩帛,其声爽然可听。”

  一宫人忙附和说,“裂帛之声,为天下罕见,娘娘听了必喜。”

  幽王欢喜,“既喜闻裂帛之声,何不早言?如这样就能治爱妃所患之疾。真是寡人之兴啊。”

  幽王又下令王宫中掌管布帛的司库送彩增百匹进翠华宫,使宫娥有力者裂之,以悦褒妃。

  可是,萁儿依然没有笑。

  幽王伤心。

  萁儿看幽王如此伤心,她反而更加伤心。

  时光如流水,转眼半月已过。萁儿的腹部高高隆起。行动不便。脸色日渐憔悴。御医进言,娘娘毒已入心,非要大笑吐出胸中毒血,方可保娘娘和龙子平安。不然,恐时日再长,母子命不保了。

  幽王日夜忧伤。

  幽王下令,宫内宫外人等,能让褒姒一笑者,赏赐一千两金子。

  朝中幽王亲信大臣虢石父见幽王日夜忧心。

  就献上烽火戏诸侯的计策。

  他说,“大王,臣有一计。大王可记得,从前为了防备西戎侵犯我们的京城,在翻山一带建造了二十多座烽火台。万一敌人打进来,就一连串地放起烽火来,让邻近的诸侯瞧见,好出兵来救。这时候天下太平,烽火台早没用了。不如把烽火点着,叫诸侯们上个大当。娘娘见了这些兵马一会儿跑过来,一会儿跑过去,就会笑的。您说我这个办法好不好?”

  在骊山上把烽火点起来。这样一个办法的确是一个能让萁儿一笑的办法。

  可是,幽王也知道,这可是关乎国家安危的大事啊。

  岂能轻易当作儿戏。

  可是,如果这样做,真能让萁儿一笑,让她们母子平安,就是让全天下的人都来耻笑于他,又有何妨?

  幽王放下了皱着的眉。

  他说,“爱卿,此计不错。寡人也有此意。”

  耿直的大臣郑伯友,一听,忙上前劝阻周幽王说,

  “烽火台是为了战时救急用的,这个玩笑开不得。大王现在这样戏弄诸侯,失信于他们,如果到了真有急事时,诸侯又以为大王在戏弄他们,不派兵相救,那如何是好啊。”

  周幽王不听。

  赵叔带和伯阳父一帮忠臣,都叩头请愿,求幽王以天下苍生为重。断不可为了一个小小的妃子置大周的江山不顾。

  幽王生气了。

  “难道寡人为了龙子,就不是为了大周的江山吗?”

  “王上,三思啊。妖姬亡国啊,难道王上忘了当年先王的叮嘱了吗?”

  赵叔带等人跪倒,山呼周王,断不可如此。

  幽王怒了,“今天下太平,何事征兵!朕今与王后出游俪官,无可消遣,聊与诸侯为戏。他日有事,与卿无关。”

  众忠臣苦劝。

  无奈幽王心意一定。

  他坐在高高的龙椅上,想着,烽火台上,放起狼烟,直冲霄汉,附近诸侯,发兵相救,又呜起大鼓,催趱前来。如此场景,萁儿一定会笑的。

  只要萁儿一笑,他就是担了这千古的骂名,又如何?

  夕阳西下,彩霞满天,苍茫的大山深处,高高的烽火台,今日里,一反往日的冷清,变得热闹非凡。

  萁儿被宫人扶着,坐在一个软榻上,一脸的病容。

  她看着对面的幽王。她并不知道,姬宫涅带她来到这里做什么。涅只是说,她久在宫里,心生郁闷。带她来山中看一下大自然的风光,也许她的心结就会好了。

  萁儿浑身无力。她本不想出来,可是,看着姬宫涅一脸的坚持,还这样费心的操持。她有好多的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

  她只是靠在这里,温柔的看着姬宫涅。

  姬宫涅看着脚下连绵的大山,如水的暮色,在他的眼里渐渐变成了一片火红的颜色,那是远近的烽火。一旦烽火燃起,相信萁儿一定会开心一笑的。

  他不知道这样做,结果会如何?

  但是他知道,如果让他选择一百次,他也还是会选同样的一个结果。

  “王上,一切都准备好了。”虢石父走过来回报。

  “爱卿有劳了。”

  幽王笑了一下。

  那一笑里,有着无尽的深情和绝决。

  “爱妃。心中如何?还闷吗?”

  幽王走过来,坐在萁儿身边。

  “涅,不必为我做这么多。臣妾自身无福。涅,不要在说此事。这世间凡事自有天注定。如果老天注定我活不过今秋。臣妾这一生也已无憾。”

  “傻萁儿,说的这般傻话。你是断不会死的。寡人是天下之主,寡人命令你,绝不许死。寡人绝不许你死。”

  幽王拥住萁儿,他的脸埋在了萁儿的发里,谁也没有看到,有一滴滚烫的男儿泪从姬宫涅的眼中流了下来,像一颗暗夜里的星星,一闪就不见了。

  谁也没有看到。谁也没有想到。

  这个闻名天下的荒淫的大王,他居然也会忠情如此。

  萁儿没有动,她只是柔顺的靠在姬宫涅的怀里。

  她来到这个世间,本只是一个山野间的小花。随尘世的飘流,从来也没有人会注意到她的快乐与哀愁。

  她在这天地间,就如一株草,卑微的自生,自灭着。

  可是,他来了,姬宫涅,他对她居然是如此的一往情深。如此的专心深爱。

  有这一份爱,在这人世间,她还求什么。

  暮色上来了,薄薄的,就像一层雾,又像一缕缕的淡云,笼上了整个的郦山。

  整个的郦山上最大的烽火台上,酒正浓,歌正盛,舞正美。

  萁儿疲倦了。她伏在幽王的怀里。在微凉的夜风里,像有点睡着了。

  就在这时,

  幽王指着山上对怀里的萁儿说,

  “萁儿,快看。”

  萁儿从幽王的怀里抬起头来,她惊讶的看到了生平最大的奇观。

  整个的郦山,在黑暗里,就像一条龙一样,而这条龙身上最亮丽的,就是这一座,一座点燃起来的烽火台。

  这燃烧的大火,映红了半天边。就像整个天也被点燃了一样。

  远远的,烽火台上又擂起了大鼓。一时间,鼓声如雷,火炮烛天。

  “大王万岁,娘娘万岁。”

  身前的宫人,近卫们都跪了下来。山呼万岁。

  姬宫涅的脸都被烽火映红了。

  “爱妃。如何?”

  “涅,”

  萁儿叫了一声,话没有说完。成串的眼泪就滚了下来。

  “萁儿?”

  幽王大惊。

  萁儿没笑,反而如此伤心落泪,倒是他没有想到的。

  身边的虢石父见此情景。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大王恕罪啊。”

  幽王哪里还有心管他。一下把萁儿抱在怀里。

  “爱妃。这是何意?伤心为了何事?”

  “涅,妾身本是山野之花,何得王上如此用心相侍,妾身虽死不安啊。”

  “你啊。”

  幽王给她擦去脸上的泪水。

  人都说三千宠爱与一身。他却想把所有的爱都给了这个小人儿。只要她开心,只要她能展颜一笑,他倒愿意拿他的命来换,更莫说这大周的江山了。

  “大王,快看。”

  身边的宫人叫了起来。

  幽王往山下一看,一队队的兵马,挟着尘土,峰涌而来。

  原是各路诸侯救驾来了。

  看到京城烽火燃起。线内诸侯,疑镐京有变,一个个即时领兵点将,连夜赶至俪山,但闻楼阁管箭之音。幽王与褒妃饮酒作乐。

  诸侯面面相觑,不知何事。

  这时,楼上幽王派人下来传口喻,

  “诸爱卿有劳了。幸无外寇,只是王上和娘娘在赏景玩烟火呢?诸爱卿回吧。”

  不劳跋涉苦了,这儿没什么事,不过是大王和王妃放烟火玩玩儿,你们回去吧。

  诸侯知道上了当,憋了一肚子气回去了。兵多将广,一时烽火台下一片乱七八糟的。

  萁儿不知道他们闹的是何事,看见骊山脚下来了好几路兵马,乱哄哄的样子,就问幽王出了何事。

  幽王一五一十告诉了她。

  萁儿在楼上,凭栏望见诸侯忙去忙回,并无一事,不觉抚掌大笑。这一笑,就像春风拂来,冬梅初绽,又如冰山初融,是如此的妩媚动人。

  幽王不禁呆了。

  这一笑,百媚顿生。如遍地雪白的梨花落尽,说不尽的妩媚风情。烽火台上的从人顿然忘我。一时间都呆住了。

  忘我一笑,让萁儿柔弱的身子支持住,一股鲜血喷出来。落在萁儿雪白的衣裙上,就像冬天盛开了朵朵红梅。

  “萁儿!”

  幽王大惊,抱住萁儿倒下的身子,大声的叫着她的名字。

  “王上万福。”

  身后的御医跪下呼喊。

  让幽王回过神来。他焦急的看着御医。

  “快点,救她。”

  “王上不必惊慌。这是喜事。娘娘呕出毒血。此毒已解。驾喜大王。娘娘只是身子虚弱,一时晕过去罢了。大王放心。只要让娘娘躺下歇息一下就没事了。”

  “来了,准备床榻。让娘娘安寝。”

  幽王大声的传旨。

  不一会儿,在这郦山之顶,在这山野之间。就搭起了一间华丽的锦布床榻,众多的宫人围成一团,皆背对着床榻,站成了一个人墙。

  山里的寒风依然吹着,只有一个美丽的女子,她睡着了。

  在睡梦里,她做着一个美丽的梦。

  梦见在一座美丽的大梨园里,盛开的如云般的雪白的梨花落了,在风中飘舞着,落了一地的雪白。

  她在美丽的落花里,像一个快乐的精灵一样起舞。银铃般的笑声传遍了山谷,而在这梨花飘飘的果园里,有一个伟岸的男子,他站在一棵梨树下,身背长剑,一脸宠爱的看着在花中起舞的女子。

  殊不知,这一笑,就种下了大周的亡国之痛。

  正如世人所传唱,

  良夜颐宫奏管簧,无端烽火烛穹苍。

  可怜列国奔驰苦,止博褒妃笑一场!

  又有谁人知,这背后的情,这里面的悲。

  世人都笑儿女痴,何故偏生惹尘埃。谁知世间几千年,王侯将相荒如烟。唯有恨爱情痴在,缠缠绵绵若许年。

第121章 恨悠悠佳人难再(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