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夜半生病

    “呃……总监,对不起,我又搞砸了……我……”尤桐以为他是要责备她办事不利,一下子又紧张了起来。

  容尉迟眉心一紧,打断她,“不是,我只是想说,我送你回去。”

  说着,他起身抓起车钥匙,可他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来电显示是容琛。

  “我接个电话,你先坐一下。”他踱步走向阳台。

  尤桐默默点头,有些拘谨地坐在了沙发一角。

  “你怎么样?!”容尉迟沉声问道,声音里带着一丝压抑。

  “不怎么样,缝了十几针呢!”容琛嗷嗷地说着。

  容尉迟的嘴角缓缓勾起,“你好好休息!”

  “我知道!对了,尤桐怎么样?!”容琛不太放心地问道。

  容尉迟微微一顿,眸底闪过一丝黯淡,没有回答,转而岔开话题,“那个亨利给我处理掉!”

  “那是当然,我不弄死他我把名字倒过来写!”

  容尉迟表情平静,看不出在想些什么,微顿,嘴角边扬起一抹冷笑,“其实,生不如死比较好。”

  “……”容琛猛地咳嗽一声,匆匆挂了电话。

  容尉迟转身回到客厅,却发现尤桐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那纤弱的样子就好像是一只受了伤的小动物。

  他走近,微微倾身,静静地看着她纯真的睡脸,竟然不忍心叫醒她。

  他到客房里拿了件薄毯盖在她的身上,听见她低低的梦呓。

  “不……不要过来……”

  听见她连做梦都在恐惧,容尉迟的心里又是一阵憋闷,他的试探差点害了她。

  窗外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看见她栽向一旁,顺手捞起一个抱枕继续睡去,那单纯傻气的样子,竟意外地温暖了这凄冷的黑夜。

  夜半,尤桐半睡半醒,她觉得自己忽冷忽热,头很痛,喉咙也很干。

  “水……”她下意识地说着。

  容尉迟正在书房里看文件,听到声音后快步走出,到了沙发前,才发现她好像有些不对劲。

  伸手一探,她发烧了!

  “我送你去医院!”

  尤桐昏沉沉的,力不可支,只觉得一股坚定的力量将自己包围,还有那沉稳有力的心跳声,很好地安抚了她的慌乱,依赖的感觉让她下意识地放松了神经,下一秒,整个人就跌入了无边的黑暗里。

夜半生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