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委屈哭了

   尤桐摆脱了尴尬之后,寻了一处安静之地呆着,可是她的安静并没有持续太久。

  “咦,这位不是财务部的尤小姐吗?”

  “呃……”尤桐先是一愣,随即认出了来人,“张董,李董,你们好!”

  张董和李董正是上次出席了财务季报总结会议的那两名董事会代表,也就是她“一鸣惊人”的那一次。

  碰了面,两名董事又忍不住回想起尤桐当日的“壮举”,并大为赞叹,“尤小姐,我敬你一杯!”

  “不敢不敢,应该是我敬您二老才对!”尤桐平时从不喝酒,可以说是毫无酒量可言,但面对这样的情形,她必须硬撑,连忙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呵呵,尤小姐真是豪爽,后生可畏啊!”

  “来,再来一杯!”

  尤桐僵硬着微笑,喝了一杯又一杯,到底喝了多少她自己也数不清,虽然只是香槟,但她还是很快就觉得头晕眼花。

  总算挨到了两名董事尽兴,尤桐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可是,她呼出的气息里犹带着香槟的味道。

  微微调整了下呼吸,尤桐脚步略有虚浮地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远处,容尉迟不经意地一瞥,捕捉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看到尤桐略有些怪异的样子,便脚跟一旋,从另一个方向跟了过去。

  豪华芬芳的洗手间里,金色的龙头里喷洒出冰凉的水花,尤桐快速地洗了把脸,虽然妆全洗掉了,但人却精神了许多。

  突然,隔壁的洗手间里传出了一阵奇怪的声音,尤桐下意识地摇摇头,是她出现幻觉了吗?!

  “轻点,人家受不了啦!”女人的声音如猫叫一般。

  “就是要你受不了!”男人也发出邪气的低声。

  尤桐的脑袋一阵比一阵更晕,但这回不是因为香槟的关系了,而是因为……因为……天啊,隔壁居然有人在那个?!

  一连串让人听了脸红心跳的叫声,让尤桐全身的血液一下子全部往脸部运行而去。

  天啊,她这是遭遇了什么状况啊,太恐怖了!

  此刻,尤桐恨不得自己立即消失,对对对,她要赶快离开这里!

  尤桐慌慌地抽出纸巾胡乱擦了擦脸,然后匆匆地往门口冲去,谁知洗手间的门却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她猛地撞上一堵热墙。

  “唔!”这一撞,尤桐顿时觉得眼冒金星。

  容尉迟的脚步也忽然一顿,低头看着撞入自己怀中的人儿,表情顿时一僵。

  刚刚他走至洗手间门口,忽然听到里面有男女在一起的声音,又想到尤桐是往这边走来,他直觉认定那个女人是她,理智的弦轰然断裂,莫名一股怒气汹涌而出,他无暇多想,便愤然闯了进来,可哪里知道……

  “总监?”伸来的大掌捂住她要惊呼的小嘴。

  隔壁的洗手间里又继续传来声响——

  “亲爱的,你好棒!”

  “宝贝,你更棒!喜欢我这样吗?嗯?”

  单纯如白纸一般的尤桐听得是面红耳赤,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刚刚她一个人听到这种声音就已经够尴尬了,现在身边还多了个男人,她觉得自己的心跳已经快要破百,身体也跟着发热。

  门外,又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好像又有其他人来上洗手间。

  容尉迟当机立断,一把关上门,并反手落了锁。

  尤桐懊恼不已,却也觉得他做得对,因为如果两人现在走出去的话,外面的人一定会以为在里面做坏事的男女是他们,若是遇到熟人的话,那真是生不如死。

  “咦,门怎么锁住了?”

  “里面有人吗?”

  尤桐红着脸,跟容尉迟一起被困在洗手间里的她,双手双脚皆难为情地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她不安地移动身子,眼睛也不知道该看向哪里,一扭头,她面朝向了镜子,却不料看到一双不知何时就已盯着她看的炯亮黑眸。

  他的眼底闪烁着不知名的光芒,眼眸深邃之处隐隐流露出危险的讯息。

  四目交接,她就像磁铁一样,被他紧紧吸住,无法动弹。波涛暗涌,有什么东西悄然涌动,一触即发。

  “我、我们……”她重复着,却始终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嘘!”他要她噤声,“我有办法让我们暂时什么也听不见!”

  “什么?”她茫然地问。

  容尉迟微笑,低头吻上她因疑问而微张的粉唇。

  四瓣唇相贴的一刹那,尤桐一下子惊呆了!

  她下意识地瞪大了眼睛,连喘气都忘了,而在她还处于错愕的时候,他沉重的气息已经重重地压了过来。

  “闭上眼睛!”他的声音低沉沙哑,如酒精般醉人。

  她还是茫然,表情僵硬,声音哽在喉咙里。

  他却再也没有耐心,低下头,更强势的力量落了下来。

  尤桐的脑袋有一瞬间的空白,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吓得惊呼起来,拼尽全力推开了他,再也顾不得什么,她飞速奔向门口,狼狈地跑出了洗手间。

  可她刚刚踏至走廊,容尉迟便从后面快速追了上来,一把擒住她的手腕。

  尤桐的气息还未平复,颤抖的声音里却透露出怒气,“总监,请放尊重点!”

  容尉迟置若罔闻,目光灼灼地盯着她被吻至红肿的唇,徐徐说道,“你刚刚也很享受,不是吗?”

  “你……”他嘲讽的话语让尤桐的脸色瞬间由红转白。

  她不由得又想起了他们初遇的那个晚上,他看她的眼神是那样不屑,她咬牙维护自己仅剩的自尊,“我再说最后一遍,我不是那种女人!”

  容尉迟微微一怔,眼底的情绪明明灭灭。

  “放手!”她试图抽回自己的手,他却不肯放松一丝力道。

  两人对视着,更准确地说是对峙着。

  他居高临下,她宁死不屈。

  他桀骜不驯,她顽抗到底。

  容尉迟的目光停留在她身上,褪去古板的套装,她的身材竟如此姣好,但她的美丽不在于此,更美的是她浑身上下透着的那股桀骜,像是一株不折不挠的小草,有着顽强并顽固的生命力,尤其是她的眼睛,清亮透彻,没有一丝污浊,满满地写着两个大字——自尊!

  尤桐紧咬着唇瓣,直到自己在嘴里尝到了血腥的味道也不肯放松,之前她总是闪躲他这样的注视,但这一次,她唯一剩下的骄傲不允许自己退缩。

  他强吻了她,还反过来嘲讽她,哪有这种道理?!

  这可是她的初吻!一个女孩子生命中最珍贵、最重要的初吻!

  虽然她没有谈过恋爱,但是每个女孩子对于这种事情都会有幻想的,她也不例外。

  而在她的幻想中,初吻是要给喜欢的人的,花前月下,温柔浪漫。

  可是现在,就这么被他给粗鲁地给夺走了!

  想到这里,她的鼻头忽然一酸,有点想哭。

委屈哭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