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9章

  从厕所出来,叶雅清重新在长椅上坐下,感冒发烧让她觉得有些冷,走廊里有些风窜过,她下意识的收紧了身体。

想了想,拿出电话按下印天遥的号码,再怎么生气,也是夫妻,他总不会冷酷到见她病成这样也不管不问吧?

电话始终没有人接,响了几次,总是沉默。

犹豫一下,叶雅清相当勉强的发了个短信:我在医院打针,程小绢所在的医院,有时间来接我一下吗?

一直到叶雅清打完针,都没有短信回复,再打过去,已经关机。

叶雅清有些愤怒,太过份了吧!

不知道是怎么走回到家的,区区三楼爬得她差点死掉,浑身一点气力也没有,扶着楼梯扶手一直在喘息,大口大口的喘息。

拿出钥匙打开门,推开,迎面是酸臭的菜味。

她闭了闭眼睛,有些难过,也有些愤怒,凭什么这样对她,没理由的开口要离婚,然后连个面也不露,自己不舒服,让他来接自己,他不吭声,甚至不接电话,还关机!

打开灯,光线让她下意识的闭上眼睛。

关上房门,把包丢在门口的架子上,换了拖鞋,却被沙发坐着的人吓了一跳,这才发现,有人坐在沙发上抽烟,她刚才没注意到房间里还有人。

“你,回来了。”叶雅清掩下口中的惊呼,然后有些生气的说,“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印天遥冷漠的说:“我没带手机。”

“我感冒了,而且发烧——”叶雅清有些委屈,眼泪流了出来,站在那儿,看着坐在沙发上不看她的印天遥,生气而且委屈的说,“你也不管我是死是活,就让我一个人在医院里呆着,甚至上厕所也要靠陌生人帮忙,你为什么这样对我?”

第19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