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73章

  印天遥盯着那一桌有说有笑的人,看着那个他熟悉的女人端着一杯啤酒笑着喝下,灯光下,一张脸的五官有些模糊,只看得清白色的牙齿和灿烂的笑容。

“天遥,天遥,你有没有听见妈在说话?”印母的声音有些疑惑不解,明明从电话那端可以听到儿子那边嘈杂的声音,却听不到儿子的回答,“房子的事情你要赶快处理,那个女人没存好心。”

“行了,我说过我们的事您就不要过问了,房子的事情我知道,与叶雅清没关系,是我把房子抵押出去了。好了,我还有事,先挂电话了!”印天遥不耐烦的说着,挂上了电话。

她凭什么这样,一边拒绝和他离婚,一边和年轻人,一个痞子一样的年轻人鬼混在一起?还要钱要房,当他是个冤大头!

扎啤的味道真好,叶雅清笑着咽下口中凉爽的啤酒,微苦,入口凉爽,一下子冲淡了烧烤的辛辣和空气中的燥热,仿佛每个毛孔都通畅了般,她的酒量还是不错的,她想。

“酒量不错!”曾超笑着说,“绝对够豪爽。”

叶雅清冷冷一笑,看着面上已经泛红的曾超,略带嘲讽的说:“是吗?如果你不打算灌醉我,我或者可以发挥的更好!”

曾超立刻双手举起做投降状,“叶大姐,小弟甘拜下风,你比我姐可厉害多了,如果我姐有你这爽快的脾气也不至于让我那个缺德姐夫气得提前进了产房然后大出血挂掉。”

叶雅清放下杯子苦笑一下,拿起一串羊肉串,上面撒了好多的辣椒和孜然,味道很冲,“如果没小樱,我不一定比你姐姐死得晚,我告诉你,我曾经想过一死了之,死了人化成灰就可以什么悲苦都没有了,反正我爸妈不在意我,公婆看不起我,老公巴不得我立刻卷铺盖走人,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可是,我死了,小樱怎么办?我女儿可是我十月怀胎辛苦养着,我不能让她再受我的苦,所以我要好好活着,让她可以好好长大,好好嫁人,不会被婆家看不起!”

曾超一撇嘴,“切,就那个小白脸?!你也值得为他死!印天悦就整个一个欠扁的臭丫头,她哥也好不到什么地方,要是你真为他那样的人挂掉,你还不如我姐,我姐和我姐夫那个混蛋打了一架,那个混蛋喝醉了整个就是一畜牲,我告诉我,要不是我姐挺着个大肚子,那个混蛋还真不是我姐的对手,后来,那个混蛋让我收拾了一通,现在还憋屈着,我收拾的他几年内是别想打女人的主意!”

叶雅清盯着曾超,先是一愣,继而笑了起来,其实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只是觉得好笑。

“有这么好笑吗?”曾超摸了自己鼻子一下,叶雅清的笑声清脆悦耳,完全不加掩饰,引得旁边吃饭的人向这边看着。

叶雅清也注意到旁边人的眼光,强忍住笑,忍不住用手拍了拍曾超的胳膊,刚要说话,突然听到手机的声音,女儿可爱稚嫩的声音,是昨天在大伯家录下的女儿读童谣的声音。

第173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