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77章

  刘红整个人气得都哆嗦了,用手指着曾超,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牙咬着嘴唇,咬出了血,甜腥的味道让她想吐。

曾超一脸的义愤填膺,指着一脸疑惑表情的印天遥斥责着,就算是印天遥的同事也有些困惑,他们是知道刘红很喜欢印天遥,但并没有说破,却从来没有想到她和这个正在指责印天遥的年轻人有一腿,虽然不知道,却似乎都相信着。

“你个混蛋!”刘红崩溃的大声说着,转身向外面跑去。

旁边吃饭的人看热闹正看的有趣,刘红这一跑,大家有些小小失望,立刻有人吹起口哨,起了一阵小小喧哗。

曾超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下,端起啤酒杯灌了一大口,凑近叶雅清一些,低声说:“大姐,我这弟弟装得不错吧,我让那个女的一时半会的洗不清自己,我姐在世的时候就和我说,犯贱的人就要用贱招对付,这叫什么来着?”

看着曾超一脸认真思考的表情,叶雅清笑了笑说:“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对,我姐好像就是这样说的,我姐是个小学老师,和我一说话就拽这些个我听不明白的词,把我当学生教育,没劲。”说着,再一口灌下一大口的啤酒,发了一下呆,闷闷的说,“那个时候嫌烦,现在想烦也没机会了。”

叶雅清怔了怔,没有说话。

一旁的同事把印天遥带了回去,那个拽着刘红并追了出去的同事也回来了,手中拉着哭得眼睛红肿的刘红。

“你这个老公也需要收拾收拾。”曾超低声说。

叶雅清轻轻一挑眉,没有说话,端起酒杯喝啤酒。

“是不是心疼?我姐也这样。”曾超撇了一下嘴,不屑的说,“这样的男人是什么东西你自己不清楚吗?还心疼,要是换了是我,一准给他头上开条缝!”

“你喝多了。”叶雅清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继续喝啤酒,一口一口不急不躁。

曾超挑了一下眉,有些不以为然,但也不再多话。

过了好一会,叶雅清才慢慢的继续说:“我是真的很生他的气,因为他无缘无故的就提出离婚,我现在还不清楚自己究竟错在哪里,可是,我不能对付他,最起码我不能伤害他的健康,因为他是小樱的爸爸,我有权利以妻子的身份恨他,却没有权利以小樱母亲的身份去伤害小樱的父亲。”

曾超看着叶雅清,等候她继续说下去。

“刚刚我以为他会和打声招呼,但他没有。”叶雅清波澜不起的说着,似乎说的完全不是她的事,“我想,我还是在乎的。”

“好吧,我不打他。”曾超嘟囔一句,“来,我们继续吃。”

印天遥在他们原来的桌前坐下,这一个小小的意外很快平息在大家继续热闹的吃喝中,几个同事心照不宣的不提刚才的事,只说着这儿的烧烤味道不错,啤酒也正宗,慢慢的,刘红的哭声也弱了下来。

“我是真的不认识他。”刘红有些沙哑的声音听来有些心虚。

第177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