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透重围
杀透重围

杀透重围

幸福来敲门

科幻/时空穿梭

更新时间:2010-11-24 18:39:02

  林秀本是一个重度强迫症患者,一日来新的世界中,竟然发现过去的人生只是个虚拟游戏。
  而现实中一群貌似科学家的人,已将他列入了研究对象……
  在摆脱囚笼之后,林秀却成为世界头号通缉犯,每日每夜在国家机器的缉捕下,面对可以左右世界的势力的无尽追杀。为了冲破这围追堵截,林秀一步一步杀透重围,然而追杀仍在继续……
  当一个人连卑微的活着都不可能的时候,那只有站起身反抗了!
  本书软科幻,也可以当作玄幻小说来看。
  
目录

1年前·连载至一百四十章 创造与毁灭

第一章 觉醒

    一年前,林秀开始发觉他每日总是被强迫想一些不切实际,稀奇古怪的问题,不,应该是胡思乱想,比比如世界到底是什么,生命意义所在之类无解的问题。他知道这是一种病态,求助过心理医生和许多大医院的神经科医生,他们千篇一律的说这是一种强迫症,然后开了一大堆价格不菲的药片,草草将林秀打发。但在每天半斤药半斤饭的作用下,林秀这种病症仍是一天一天的加重。

  开始父母以为林秀这只是小病,但后来愈发严重。林秀甚至发觉自己睡梦时思绪不受控制的到处游走,甚至分不清他的意识是处于一种清醒还是睡梦中的状态,有时感觉脑子中仿佛有个生锈的锯子在一下一下地磨,那种痛楚非要他半夜起床冲到厕所呕吐一番才能解决。

  为了给林秀看病,他的父母甚至卖掉了家中两室一厅的房子。但花了天文数字的医药费下,林秀的病情仍未有好转。

  医院眼看林秀一家人的家底已被榨干,便强行收回了病房,由他自生自灭。林秀被迫回到父母租在医院附近,简陋的木棚区中。父母整日以泪洗脸,林秀却神志不清地躺在床上,一日一日挨过人生中最后几天。

  这一切,一直到了某一天的晚上,又是在半梦半醒中,林秀突然感觉到一丝与平日不同的气氛。

  “欢迎你,觉醒者。”

  ‘到底谁在我耳边说话。’林秀终于眼睛微微睁开了一条缝,但眼前的光线让他眼底感觉微有刺痛。这时一个模糊的轮廓印在眼中,好像是一张人脸。林秀双手一撑想爬起来身来,却发觉身底下睡得不是硬板床。肌肤上侵来一股凉意,他竟然悬空漂浮在一种奇怪的液体中。

  “我,我……这是哪里?”

  林秀想说却说不出话来,他的感觉到似乎有一个管子从嘴巴一直通到喉头。林秀像一个溺水的人一样,两手两脚在液体里拼命划动,他心底只有一个念头,先找个支撑的地方再说。

  “不要乱动,否则你会没命的,镇定,镇定。”

  虽然不知道谁在和自己说话,但好像没有恶意。林秀感觉两只手从背后托了自己的肩膀,找到依靠之后,林秀略微宽心,这时他的脚底像是碰到一块表面光滑,质感和陶瓷差不多的东西。林秀一惊,心想自己莫非是从床上被人搬到了浴缸里。

  诧异下,林秀停止了动弹,四周一切也平静下来。

  “听着,我不管你从哪里来的,想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当然是你有命在的前提下,下面按照我说的一步一步作,记得我只说一遍,适应期只有百分之三十的存活率。”

  在那人的帮助下,林秀在神志迷糊不清的情况下,被从那浴缸一样的东西搬了出来。他只感觉全身赤裸暴露在空气中,原来身上的睡衣不知哪里去了。

  “张大嘴,我要拔出你食道管子。”

  林秀搞不清状况,只是顺着那人意思,张开嘴巴,然后像是什么东西被从喉头被拔出了,一股恶心的感觉沿着胃部翻涌而上。

  “哇。”林秀歪着脖子大呕,感觉肚子里有吐不尽的水。

  “欢迎来到真实世界,觉醒者。”那人拍着林秀的后背说着。

  林秀艰难转过头,只觉的两眼酸胀,模模糊糊中可以看见人影,嘴里问:“我的眼睛怎么了?还有我身体怎么动得这么艰难。”

  那声音发出一连串嘶哑的干笑,说:“你想知道?每个新来的人总是有一大堆问题问不完,可是我却没有义务为你解答,因为我们间没有利益关系,算了还是按照本地的老规矩,可以无偿回答你三个问题。”

  “我不是死了吗?嗯,这又是哪里?”

  “第一个问题,在搞清楚这一切之前我先讲个故事,可能有帮助你了解这一切。先给你讲述一个缸中之脑的理论,缸中之脑,这个词你一定没有听过吧?”

  “不,我听说过。”林秀以前在科幻杂志中看过,缸中之脑是由一个科幻小说家提出的科学假想:假设一个人被一个邪恶科学家实施了手术,大脑被从身体上切下,放进一个具有脑存活液的缸中,而脑神经末梢被连接在一台计算机上。计算机按照程序向脑提供信息,保持一人在现实中生活的幻觉,实际上所见到,听到的一切只是脑电波接受虚假信息的反射而已。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这无疑是十分荒谬,但在理论上并不是不能被科学实现的。

  不过好莱坞根据这个理论拍了一部大片,却是人人皆知,那就是黑客帝国。

  “你的知识面挺广。觉醒者,我眼下要告诉你一个残酷的真相,是的,从醒来的那一刻前,你一直生活在一个虚拟的互动世界中,就好像缸中之脑中计算机给你描述的世界。”

  “哈哈。”林秀口里发出大笑,像是听到了什么最好笑的笑话。在确认这里不是阴曹地府后,林秀开口说,“荒谬,现在的绑匪真是越来越有创意了,实话告诉你我家的钱都被我治病花光了,现在是要钱没有,要命,也……也不能给你。”

  出于对林秀的反应,那人只能传来断断续续一长一短的笑声,却并没有答话。沉默了一会,林秀向他问:“怎么不说话?”

  “人在欺骗和谎言的世界中生活习惯后,当发现事实来到眼前,第一个反应就是—拒绝。当初我被唤醒后,也和你的反应一般。”

  正在说话时,林秀只听一阵像是齿轮滚动的咔咔声,是一扇大门被开启,头顶的方向传来脚步声。由于十分疲惫,林秀不能将头仰后,只能从脚步声中猜测着对方的位置。

  “舒梅切尔,又一个人觉醒了么?”

  “是的,尊敬的先生。”对方语调中十分恭敬地回答。

  “很好,由于你的贡献,使我们的力量又增强了一分,按照规定我们会奖励给你自由活动区十天的生活时间,但是他现在看起来还很虚弱,给他吃下这颗药,三个小时后他的身体就恢复,你负责向他介绍这世界的一切,希望他明白一切后不会被真相打击得一蹶不振,这样就浪费了这宝贵的药了。”

  “这是什么药?”林秀待要反抗,身上却哪来一点力气,一个冰凉的东西被舒梅切尔硬塞入喉咙中。

  “哼,他是基地第13721个觉醒者,那就命名为13721号。”

  不屑地冷笑之后随着齿轮滚动的咔咔声,看来是那人已经走了。

  不知是否是吃了药的缘故,四肢的气力渐渐恢复,连原先模糊的视线也变的清晰,林秀已经看清四周的环境,房间的墙壁透着金属的质感,竟全是用一种金属材质制成的。之前林秀从没听说有谁用金属来作房间墙壁的,既奢侈,又不能冬暖夏凉。

  房间没有任何灯具,又有墙面透着淡淡的白光。房间大约有十五米长,三米宽,一人高,中间并排摆放着二十个的大水槽,水槽有的是空的,有的则摆放着人体,男女都有,全身赤裸。

  他又才发觉自己之前与舒梅切尔交流时用的竟然不是中文,也不是已知世界中所了解的任何语种,更惊人的是他是无师自通的,仿佛这种语言他生来就已经掌握了,而且熟练程度不逊色于母语。难道真如舒梅切尔所说的,已经脱离了原先世界。

  “你刚才称我为觉醒者,是我从另一个世界觉醒的意思么,既然如此,我眼前所存在的世界难道就是真实世界么?”林秀又闭上眼晴,双手合在胸前,说话口吻像只是在询问今天是星期几一般。

  “看来你的头脑终于清晰了一些,这样也少费了我一番口舌。这是第二个问题,什么是真实,如果人沉浸在一个永远醒不来的梦中,而对他而言,真实又是什么?事实上,我们每个人出生后囚禁在一个失去知觉的监笼之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到在真实世界中肌体老死的那一天才结束。”

  林秀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身边像水缸一样的东西,从透明的缸壁中,可以看见里面装满了碧绿色的黏稠液体。除了这个空水缸外,其他的水缸中都漂浮着各样人类的躯体,有垂垂老矣的老年人,也有才三到四岁的孩童,还有成年的男性与女性。他们全身精赤,肌肤白得透明且没有一根毛发,并一直在沉睡之中毫无知觉,几根像鱿鱼触手般的东西从缸底插入他们的后脑中。

  “这就是我们的监笼,不计其数的未觉醒人存在的终端,意识通过这个像触手般的东西连接在一个平台上实行互动,这个平台即是我们旧有的世界,我们称之为虚拟世界。”舒梅切尔伸手用力拍了拍水缸的上沿,传来一阵沉闷地嗡嗡回响声,“我知道你想问谁建造的这一切,答案我不能告诉你,因为会有专门人来给你解答。”

  “不,谢谢你,我了解的已经够多了。”说完林秀缓缓从地上站起,舒梅切尔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说:“你居然只用了一个小时就恢复了。”

  林秀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现在的身体,比与以前整日吃药被药物中毒性侵驻的身体强上许多,甚至连一直困扰他的头疼也不见。

  林秀看向舒梅切尔,这是一个拥有淡紫色双瞳的英俊男子,紫色的头发随意的披散在肩头,身上简简单单披着一层像麻布一样的东西。林秀淡淡一笑,并伸出手来说:“还未完全恢复,不过站立起问题不大了,我名字叫林秀,中国人,很高兴认识你?”

  舒梅切尔上下打量着林秀,像是看着一个怪物,半天才伸手与林秀互握说:“舒梅切尔,丹麦人,不过虚拟世界中的任何代号对真实世界而言都不值一提,无论种族,国籍,富贵贫贱,地位高低,现在我们都只有一个身份——觉醒者,不过年轻人,你的复原速度还真快得惊人。”

  林秀活动了下筋骨,气力比之前又恢复了几分,视线也变得更加清晰,这是很反常的如果按照舒梅切尔所说,自己十七年没有经过任何运动,那么他的机体无疑将会退化,肌肉萎缩才是,难道是那颗药的缘故,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林秀开口问:“既然你提到我们旧有的世界是一个虚拟的互动世界,那么我们是如何觉醒的呢?除了你和我之外还有哪些觉醒者?刚才进来的人又是谁?是他让我们觉醒的么?”

  舒梅切尔笑了笑说:“不要急,小伙子,现在这些还不是你了解的时候。”

  林秀见舒梅切尔在买了个关子,心里微觉得不快,这时突然看舒梅切尔的眼睛略有所思地看向自己。林秀只觉得心底一凛,感觉到内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窥视了一般。虽然这一种的感觉只是一晃而过,但林秀心里对这舒梅切尔已开始提防起来。

  “好了,休息一下,一会你将被人带走作元力测试,这可是决定你一生命运的时刻。”

  “元力测试?”

  舒梅切尔用手抓了抓头,作了个很不耐烦的样子,勉为其难地说:“中国男孩,最后一个问题了,不是我不愿意和你多说,只是对这世界一切认识都是靠自己观察得来的,了解得越多对自己越有利,还是那句话,我们之间并没有任何利益关系,所以我没义务与你多说什么。仔细听好了,元力是每个人类生来具有的,在虚拟世界这个能力是被封印的,只有真实世界才能开启。具体的说元力的强弱,特性从高到低分为几个等级,详细的我也不清楚。我唯一可以和你说明的是,如果说科学技术在虚拟世界中人类认知这个世界,或构筑社会前进发展的基石,那么在真实世界,元力的重要性可以与科技等同,甚至超越了科学。”

  说完舒梅切尔走到角落,闭目坐下。

  “那刚才你窥视我思想的本领就是你的元力吗?”林秀突然出声。

  舒梅切尔听完林秀的话全身一震,又睁开眼睛盯着林秀许久,半天才长长叹了一口气:“你真是个怪胎,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人类,恢复能力惊人也就算了,连思想被窥视也能察觉。实话告诉你,我的元力天赋中有读心术的异能。”

  原来是读心术,这可是科幻小说里才有的异能,但我能察觉到他对使用读心术,难道这就是我的元力异能吗?林秀想到这里,又感觉到心里的思想被人窥视。

  却见舒梅切尔抬起头说:“不好意思,又偷窥了你的心思,作为一个元力未开启的新人,窥视你的思想再容易不过了。但我可以私下提醒你,元力测试的结果如果太优秀,反而不是一件好事,所以如果你在上一个世界信教,现在就开始祈祷吧。”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