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章

  温暖泪流满面了,她自幼聪明,此刻却深刻地意识到一件事,她和叶非墨的智商很显然不在一个水平,于是他们的交流的中心思想也不在一个水平。

所以他们是鸡同鸭讲,话不投机。

是她太笨,还是他太变态?温暖严肃地思考这个问题。

“你觉得我们是在说一件事吗?”温暖试图冷静地和他谈话,她确定她很冷静,可不太确定对方是不是冷静,因为他看起来目光火热得想要扒了她。

温暖开始有危机感了。

“你觉得不是吗?”

三言两语,她基本上确定一件事。

叶非墨很强势。

叶非墨很狡猾。

叶非墨很变态。

叶非墨很聪明。

这就是温暖在床上以外第一次见到叶非墨下的总结,很多年以后,这个总结更是被深刻地证实。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你见过世间哪个男人在和一个女人上了床后,又提出当我的女人后,又用一种今天天气不错的语气问,女人,你叫什么名字?

你见过吗?你见过吗?叶非墨绝对是史上第一个。

“温暖。”

叶非墨波澜不惊,长臂一勾,温暖一声惊呼,人已落在他的怀抱中,叶非墨绝对是行动派的,转眼就把她压在沙发上,攫住她的唇舌。

她身上就裹着叶非墨的睡袍,他一拉就松开,那天夜里模糊又清晰的记忆涌上来,她的理智被烧成浆糊。

上一次她喝醉了,迷糊不知身在何处,如今却极清醒,所有的感觉都集中在他点火的唇舌上。

第9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