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兄友弟恭 十

  月色冰凉,也不知道是谁的心跳,在冰凉中火热地跳动,如愿以偿地吻上自己早已觊觎的唇,不敢太过用力,深怕惊扰了他,在他最美丽的梦境里,有过这样的甜美接触,比他想象中,滋味更好,更让他心动。

小白,小白……

浅尝即止的吻随着少年心情浮动而加重了力度,直把小白的唇吮得红肿,他似乎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唇上,忍不住伸出舌尖,揪着咬了咬,滑滑的,软软的,不好吃,墨小白又翻过身子继续睡觉,把错愕的墨遥扔在那里。

许久。

墨遥轻叹一口气,回头却吓了一跳,墨晨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正震惊地看着墨遥,眼神在冰凉的月光下浮光掠过,竟然让墨遥有一瞬间的心慌烦躁。

被发现了……

“哥……”墨晨呐呐地喊了一声,显然不知所措,“你在做什么啊?”

墨晨和小白一样,很少喊墨遥哥哥,都是喊老大,墨遥起身,淡淡说,“忘掉你看见的,你在梦游。”

宿舍里又变得沉静,鸦雀无声,墨晨觉得自己的心跳都要跳动到停止了,他迷糊醒来就看到墨遥在小白面前,露出这种绝对是墨遥不会有的温柔神色,像极了白夜看着苏曼的眼神,那么温柔,那么动人。月光在他们身上打上一层冰凉的剪影,墨晨几乎有一种错觉,这样的画面是那么美好,舍不得打碎。

然而……

那是他的哥哥和弟弟……他们的血液里有着一一半同样的血。小白从小就是被宠着长大的,尤其是墨遥,宠得几乎有求必应,同样是弟弟,他得到的待遇和小白却不一样。他知道墨遥很疼小白,他偶尔也觉得奇怪,这仿佛不是兄弟间的疼,也不是没联想到这一方面,只是拒绝相信,看到这一幕,墨晨才证实自己的想法。

这实在是……太惊悚了。

老大,你究竟是有什么想不通的啊。

论美貌,你不输给小白,论才能,你也不输给小白啊,最重要的是,小白是直的啊,小白是直的啊。

兄弟三人,除了小白,没人睡一个好觉,然而,他们也没一个安稳觉睡,墨晨和墨遥在翻来覆去诅咒天怎么还没亮的时候,叶薇的哨声响了。

叶薇的口哨声一响,整个楼层都震动了。

二十四区的学员们纷纷下床,以闪电般的速度整装,下楼,墨家三兄弟也不例外,墨小白在墨遥的拉扯中也醒来了,胡乱地套上迷彩服,一边跑下楼一边系扣子,一边诅咒。

“他奶奶的,妈咪肯定是因为爹地不在身边欲求不满才会半夜操我们。”

墨遥,“……”

墨晨,“……”

叶薇经常半夜操练人,凌晨四点钟,学员们一天劳累,睡得迷迷糊糊被哨声叫醒跑越野,这一路上,N国的国骂都出来了,学员们一边骂一边操,一边想象着整死他们的叶教练。

然而,实际上,他们今后的人生里,遇到姓叶的东方人都是一闪三千里。

跑了三十公里负重越野,叶薇的吉普车早就停在终点了,学员们远远看见吉普车都喊万岁了,近距离一看整整齐齐又是N句国骂。

叶薇和两位副教练竟然在斗地主。

他们竟然在终点斗地主等他们跑三十公里越野?????

最后一名学员连滚带爬总算也到达终点,叶薇散了手中的牌,慢悠悠地说,“姑娘们,我和你们副教练都玩过四轮牌,你们才跑到,以这种速度,你们怎么毕业啊,教练我真的愁死了……”

学员们有怒不敢言。

整整齐齐地站成四排四列,叶薇在他们中间负手慢慢地走,学员们早就累得想要摔在地上,可看见他们教练这模样,给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摔。

墨遥看到吉普车旁边有一辆军用小卡车,他就有点不好的预感。

叶薇走到墨小白面前时突然停下来,挑挑眉,轻佻地挑起墨小白的下巴,若不是知道这是他儿子,学员们几乎以为他们教练要非礼学员了。

墨小白上气不接下气,一手拍掉叶薇的手,“教官,不要非礼我,我很纯洁。”

学员们,“……”

叶薇说,“你的嘴巴怎么了?”

墨遥眼皮一跳,墨小白摸摸自己的嘴唇,一脸茫然,“没怎么啊。”

墨晨忍不住看向墨遥,心想着,墨小白的唇被人吻肿了,哪能逃得过叶薇那双犀利眼睛啊,要是她知道的,老大得在床上躺几天啊?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墨晨迅速决定,他什么都不知道,他什么都没看见。

叶薇也不是一个废话的人,独步到前面,笑了笑,那笑意的晨风中叫一个毛骨悚然,凌晨四点多,中东的天灰蒙蒙的,要亮不亮,叶薇说,“我看过天气预报,这几天暴雨,天气不错……”

学员们齐齐打了一个寒颤,暴雨?天气不错?

叶薇和蔼和亲地说,“我接任几天,还没看过你们的丛林训练的成绩,所以,未来三天,在这个不错的天气下,让我们来一次丛林逃生的野外训练吧。”

此话一出,风云色变。

“教练,抗议,丛林那么危险,晴天训练已经伤亡惨重,何况是暴雨天,你这不是要整死我们吗?”学员A。

叶薇,“谁告诉你丛林训练都晴天训练?”

学员B,“教程规则上写明了。”

叶薇笑吟吟的,“不好意思,忘了告诉你们,丛林训练规则是我徒弟写的,作为师傅的我,想改就能改,怕死就不要进第一恐怖组织。”

学员C,“这不公平,我们抗议……”

叶薇骤然怒喝一声,“再说一声废话,我让你们全部卷铺盖走人,我是教练,我说了算,我让你们自杀,你们也得一刀子捅进自己心脏!”

这句话一出,又一次鸦雀无声。

他们甚至不敢大声呼吸。

叶薇说的话,没有人敢忽略,那就是一暴君。

中东基地这个丛林,危险重重,野生训练,晴天都能死一两人,何况是白天,且丛林训练都是加强度训练后的项目,怎么会突然给他们来一次突击?

叶薇有叶薇的打算,学员们全部带上了定位手表。

“谁想中途退出比赛,按下电子表上的红色按钮,我允许你们退出,你们这群菜鸟,真以为你们有资格进行真正的丛林训练吗?告诉你们,早着呢,这一次是模拟,所以顶不住的就退出,总体成绩扣十分,重伤退出,整体成绩扣五分,平安到达终点,整体成绩加二十分。”叶薇说道。

墨小白看着分派的地图,茫然问,“终点在哪儿?”

“东北方向,神女坛。”

野生模拟训练,每一位学员都选一件自己想要的兵器,有人拿刀,有人拿弓箭,有人拿枪,各不一样,墨遥选了一把匕首,墨晨选了一把弓箭,墨小白选了军用长刀。每个人都有一捆十米长的绳子,三块巧克力,一包饼干,一瓶200ml的水,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叶薇吊儿郎当地看着墨小白昏昏欲睡的模样,墨小白说,“这两天真的会暴雨?”

“你说呢?”

“妈咪,你真狠。”暴雨天的丛林,危险系数翻了三倍。

“过奖了,笨蛋。”叶薇看着他的唇,似笑非笑,“就你这小样儿,墨遥能回来,你就能回来,我说你丢人不丢人啊?”

“我哥疼我,哼!”墨小白傲娇了。

叶薇冷笑,“你就一辈子抱着你哥吧。”

“妈咪,我严肃地告诉你一件事,你还是再生一个胎吧,我有预感我一定回不来,趁着你还年轻赶紧计划生吧,再晚几年就成高龄产妇了……”

他这话说得不高不低,全体学员都听到了,一想到他们这么彪悍的教练大肚便便,他们脸色就十分精彩,叶薇一脚踢翻墨小白,“滚!”

墨小白果断滚到墨遥身边,没一会儿,众人被赶着进了丛林。

叶薇摇摇头,打了一个电话给十一,二十五区也在进行丛林训练,学员们也刚进了丛林,配合第九区和第七区四个区今天都在训练。

“十一,你儿子果然对我儿子出手了……”

“啊……”

“我确定,以及肯定,小白都被吻肿了。”

“哦……”

“你就这反应?”

十一说,“那我该有什么反应?反正小白也不喜欢墨遥,我不担心……”

叶薇,“……”

兄友弟恭 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