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3章 妈咪,楚爹地不记得我了

  “妈咪,楚爹地不记得我了。”苏悦染醒来后,诺曼就扑进她的怀里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呜呜的哭着。

对于诺曼的话,苏悦染有些理解不了,而恰好此时莫瑾言进来了。

苏悦瞳看到莫瑾言后,就哄着诺曼走出了房间,把空间留给莫瑾言跟苏悦染。

“你醒了。”淡漠的语气,冰冷的面容,再也不是苏悦染车祸前的莫瑾言。

看着这样的莫瑾言,苏悦染有种回到六年前的感觉,那时候的莫瑾言也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好似自己就是他生命中可有可无的存在。

可是她却清楚地记得回国后她跟莫瑾言的相处方式,莫瑾言对自己的每一份温柔与宠爱。

被子里的手颤抖着握紧,沉默半响后,抬起头看着莫瑾言:“楚子墨醒了吗?”从她醒来后没人告诉过她楚子墨的消息,除了刚才诺曼一句让她不理解的话。

“醒了。”莫瑾言居高临下的看着苏悦染,语气冷淡的说着,看着倒苏悦染松了一口气的表情,插在口袋里的大手,紧握成拳,眸底闪过一抹心痛与狠厉:“可是他忘记你了。”说完转身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什么叫他忘记了我?”还是不能理解,苏悦染坐直了身子,看着莫瑾言问道。

修长的双腿交叠,骨节分明的手指中夹着一根烟,唇形好看的口中吐出淡蓝色的烟雾,低垂着眼眸,整个人好似都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哀愁气息,那么的让人一不开视线。

可是现在的苏悦染没有心思,更没有心情欣赏这样的,陌生的,莫瑾言。

都落了烟头的烟灰,闭了闭眼睛,掩藏起了眼底的那么伤痛,仰起头冷笑一声:“就是楚子墨谁都记得,唯独不记得你,哦,还有我们的儿子。”

听到莫瑾言的话,苏悦染低头沉默了:“为什么独独忘记了我,子墨,是我错了吗?所以你选择了忘记。”

莫瑾言看着低头不语的苏悦染,突然发现她哭了,一颗心紧紧地被揪扯着,扒拉了一下头发,站起身,走到床边,单手扣住苏悦染的下巴,强迫她抬头看向自己。

“苏悦染!楚子墨忘记了你,就让你这么伤心难过吗?”那你可曾想过你也忘记过我。

心中的难过无法言说,他一直在等失忆的苏悦染爱上自己,他一再的求婚被拒绝,却被告知拒绝的原因是因为楚子墨。

被用力捏着的下巴,通红一片,可是苏悦染没有喊痛,她只是用水汪汪的大眼睛呆呆的看着莫瑾言。

看着他眼底翻滚着狂风暴雨,好似要将自己湮灭,看着紧呡的红唇一点点靠近自己的时候,她,闭上了眼睛。

“莫瑾言,我恢复记忆了。”没有喜悦,反而是有种承重的压抑感。

两唇间距不到一厘米的时候,莫瑾言停了下来,缓缓地抬起头,看着闭着眼睛,眼角有泪的苏悦染。

长长的一声叹息,一声我恢复记忆了,让莫瑾言所有的怒气一笑而散,只剩下无尽的悲切。

放开钳制着苏悦染下巴的手,抬起双臂紧紧地将苏悦染圈进自己的怀里,下巴支在苏悦染的肩头,鼻间呼吸着属于苏悦染独特的气息。

“可是你却不爱我了。”不是疑问,而是肯定,从他进来病房后,苏悦染没有用曾经那么热切的眼神看过自己,有的只是淡漠。

“爱吗?应该爱吧,毕竟那份爱已经融入骨髓了。”以前爱了整整六年,后来忘记了,可是莫瑾言却给过她曾奢望的温柔与宠爱。

她不在是六年前的她,不再是不顾一切只为了莫瑾言存在的她。

现在楚子墨成了她心口的一道伤,她已经没有勇气再去爱了。

放开了苏悦染,莫瑾言又恢复了冰冷男神的模样:“那你还会去住吗?”他想现在的苏悦染是选择回苏家还是回自己那里。

其实心中早有了答案,却非要听苏悦染亲口说出来。

“爹地,妈咪。”诺曼此时走了进来,跑到床边牵上莫瑾言的手,笑嘻嘻的看着苏悦染。

“会。”看着儿子的笑容,苏悦染不忍心让儿子难过。

莫瑾言笑了,在苏悦染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一脸温柔的说:“等你出院后,每天做你爱吃的菜。”转回头又亲了亲儿子,这一切的成果都是他宝贝儿子的功劳。

其实诺曼早就到了病房门口,他跟苏悦瞳站在外面听了很久,直到莫瑾言问出苏悦染会不会回去的时候,他就赶紧冲了进来。

他喜欢一家人在一起的感觉,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爹地妈咪之间的气氛变了,但是他不愿意让他们分开。

到出院,苏悦染都没有再听到任何有关楚子墨的消息,她知道所有人都为了她而闭口不谈,她也不问。

回到家后,莫瑾言开车去买菜了,偌大的家里只剩下他们母子二人,苏悦染招呼儿子做到自己跟前。

“宝贝儿,你去看过楚爹地了,而且他说他不认识?”

“嗯。”

“那你去看了他几次?”

“就一次,后来楚爹地的爹地跟妈咪就不让我去看楚爹地了。”诺曼觉得很委屈,嘟着小嘴。

最真天下父母心,苏悦染明白楚父楚母的心思,看着情绪低落的诺曼,摸了摸他的脑袋安慰道:“没关系的,楚爹地只不过是因为车祸而暂时忘记了我们,等他好了,他就会想起宝贝的。”因为他是那么的爱你。

可是她却不希望楚子墨再想起自己,因为她知道自己给不了楚子墨想要的。

如果忘记自己能让他获得幸福,苏悦染宁愿自己一个人记着曾经那份真挚的爱。

“我回来了。”莫瑾言提着一大堆食材回来了,苏悦染车祸流了好多血,所以他买的都是补钙补血的食材。

生活好似回到了车祸前,可是只有苏悦染跟莫瑾言知道,他们回不去那样的过往了。

虽然还是同床共枕,可是却已是楚河汉界之分,一切不过是为了不让诺曼难过罢了。

开始上班的苏悦染,每天把大量的时间投入进了工作,工作越来越出色,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因为她不敢面对莫瑾言总是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寂寥。

多少个夜晚,她醒来后看到莫瑾言站在窗前,背影那么的孤单落寞的抽着烟。

“蔓蔓?!”带儿子逛街的苏悦染没想到会在商场碰到唐瑾蔓,而身边陪着她的是楚子墨。

“楚。。。。。。”苏悦染一把捂住儿子的嘴,没让他喊出楚爹地,看着诺曼泪水转圈的眼睛,苏悦染鼻子一酸。

曾经楚子墨给了诺曼最需要的父爱,可是现在却因为自己而忘记了一切。

“这位是?”楚子墨看了看苏悦染跟诺曼,看着蔓蔓只是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大一小却不说话,便开口问道。

唐瑾蔓转过头看着楚子墨,虽然她知道楚子墨忘记了苏悦染,但她以为那只是楚子墨对所有人的隐瞒而已,可是此刻看着楚子墨看着苏悦染的眼神是真的很陌生。

该怎么介绍,蔓蔓却纠结了,苏悦染却在给了儿子一个警告的眼神后,抬起头微笑着说:“我是蔓蔓的朋友。”因为你我才认识她,可是此刻我却只能告诉你,我是她的朋友,而不是你爱过的人,我最依赖的人啊!

“哦,你好,我叫楚子墨,也是蔓蔓的朋友。”楚子墨笑着自我介绍,伸出了手。

握上那只曾经牵着自己走过所有悲伤的手,苏悦染忍着眼泪收回了手:“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便拉着诺曼踉踉跄跄的跑开,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哭出来。

看着苏悦染慌张跑开的背影,楚子墨有些疑惑的看了眼唐瑾蔓,却发现唐瑾蔓也若有所思的看着那个离开的背影。

“蔓蔓你现在这里坐一下,我去趟洗手间。”不知为何,看着那个离开的背影,他总觉有种揪心的感觉,好像自己遗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可他明明什么也没有忘记呀。

一进洗手间,苏悦染诺曼站在洗漱台前,用凉水洗了把脸,抬起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苍白的小脸,委屈的眼神,通红的眼眶。

“哇”的一声,诺曼哭了起来:“妈咪,你为什么不让我跟楚爹地说话,我想楚爹地,是不是楚爹地再也不会记得诺曼了。”虽然有了亲爹地,但是在诺曼的心里,楚子墨却是无人可替代的。

他跟楚子墨说话。

本来长时间没见到楚子墨的他,好不容易见到了,可是苏悦染却不让

虽然他的楚爹地不记得他了,可是他记得就好了,他只是向让楚爹地抱抱他,亲亲他。

“不会的,楚爹地会想起我们的,楚爹地怎么忍心他那么疼爱的诺曼难过呢?对不对?好了,不要哭了好不好,等楚爹地好了后,他就会想起我们的。”安慰着儿子,哄着让儿子不要哭,可是他自己却忍不住的流下了眼泪。

走到卫生间门口的楚子墨,听到了苏悦染的话,停下脚步,转身走向女卫生间。

第63章 妈咪,楚爹地不记得我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