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4章 你们在干什么?

  敞开的门,剩下的晚风吹了进来,可是却暖不了贝拉此刻冰冷的心。

看着敞开的门,贝拉呆呆的跪坐在沙发上,就像一个提线木偶一样,没有一丝生气。

此时她的脑海只有慢慢痛苦而生命流逝的样子,有的只是楚子墨那似乎要吃人的表情,还有他在门口说的那句话。

“苏悦染!”消失了几天的莫瑾言,所有的情绪终于在这一天爆发了,那天贝拉对他说的话,她的每一丝表情,这几天都像是电影一样,在他的脑海中一遍一遍的播放着。

他想知道,是不是苏悦染想起曾经的一切,他既渴望让她恢复记忆,但是又怕她回想起来,那天苏悦染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千金般的铁锤一样,砸进了他的心里。

他只能一遍一遍的催眠自己,自己没有错,错的是苏悦染,因为她的算计,而导致了现在自己的身体残缺了,每当想到自己不举了,莫瑾言就有想要杀人的冲动,而且最想杀的人不外乎就是苏悦染,现在的贝拉。

所以在今天当他终于彻底的催眠了自己,当他把所有的错都归结到苏悦染的身上时,他今天出现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何急切地想要知道苏悦染是不是想起了曾经的一切,如果是,那么他就有继续折磨下去他的理由。

可是他却没有想到,自己会看到此时这样的苏悦染,空洞的眼神中满满的都是哀伤,只是一眼,莫瑾言觉得自己心中有个地方像是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尖锐的疼了一下。

莫瑾言不喜欢此刻心中的那种烦闷感觉,所以他只能将一切都转移到贝拉身上,怪到贝拉身上:“苏悦染,别装神弄鬼了,你告诉我,既然你想起了所有的事情,那你告诉,你还记不记得六年前你十九岁生日那晚的事情!”

“莫瑾言。”贝拉好似才发现莫瑾言一般,失去焦距的双眼,慢慢的看向莫瑾言,声音轻轻的念着莫瑾言的名字。

莫瑾言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贝拉的眼泪就像是决堤一般的流了出来,她不言不语,只是无声的看着莫瑾言的脸,默默地掉着眼泪。

一滴滴眼泪,早已将莫瑾言心中的怒火慢慢的浇熄了。

到最后,莫瑾言看着贝拉,蠕动着薄薄的唇吐露出贝拉的名字,抬手正要擦去贝拉的眼泪时。

时的贝拉就像是无望的漂浮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中,儿莫瑾言的出现,就像是在海中有了一块浮木一样,让贝拉看到了希望,她突然间扑进了莫瑾言的怀里,崩溃了似的,身体都有些瑟瑟发抖,破碎着声音说:“怎么办?怎么办莫瑾言?蔓蔓是不是会死,是不是蔓蔓死了,子墨会恨我一辈子的,我不要,我不想子墨恨我,莫瑾言你告诉我怎么办?”

原本有些心疼此时被恐惧沾满了心里的贝拉,可是听到后面的话,莫瑾言不知为何觉得心口好似被什么东西填塞住了一般,窒息的难受。

就在莫瑾言即将怒火爆发的时候,身后一道询问声传来:“你们在干什么?”

第24章 你们在干什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