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章 这话你自己能信吗?

  今天贝拉下午决定去柜台上看看去,就在她巡查一番后正要打算离开时,突然接到楚子墨的电话说他要去法国处理一些事情,贝拉知道楚子墨很忙,也经常当空中飞人,更是常常去法国处理公事,可是不知为何这一次她总觉得有点心神不宁,可是除了让楚子墨注意安全,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正要离开时,突然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带着恐慌、惊讶与不敢置信:“苏悦染!”

周玉媛没有想到自己今天来选结婚戒指居然会遇到苏悦染,以前的她不屑苏悦染,可是现在突然看到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苏悦染,让周玉媛有说不出的害怕。

以前的苏悦染对莫瑾言的爱是明目张胆的,从她很小时候她就展开了爱的追击,可是那是的莫瑾言对苏悦染是不屑一顾的,所以它能够在某算了一切之后总算得到了莫瑾言。

可是这场谋来的婚姻即将要实现的时候,苏悦染却突然出现了,这让周玉媛如何能够不害怕,她不是不知道在苏悦染消失的这几年里莫瑾言是如何的掘地三尺的寻找她。

不管莫瑾言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疯狂寻找苏悦染,可是周玉媛知道苏悦染在莫瑾言的心里有着不一样的存在,那是自己不可比拟的。

她恨苏悦染,却也觉得安慰,因为苏悦染消失了,消失了那么多年,所有人都以为她死了,她的家人,莫瑾言,就连自己也以为苏悦染早已经死的尸骨都荡然无存了,可是现在苏悦染就这样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贝拉在听到苏悦染这三个字时,抬头看着声音传来的地方,只见一位打扮妖娆的美人正一脸复杂的看着自己,可是即使再复杂的情趣,贝拉还是看到了那浓浓的恨意,那是恨之入骨的恨意。

贝拉心中一惊,为什么所有人对苏悦染都是这般的恨,苏悦染到底是对这些人做了什么,可是她更疑惑为何每个看到自己的人都叫自己苏悦染,然后就是这般复杂的情绪看着自己,那是有恨,有疑惑,有更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混杂着的。

贝拉最后揉揉有些发疼的眉心,浅浅的叹息一声抬起头看着周玉媛缓声说道:“小姐我想你认错人了。”

“呵呵!” 周玉媛看着贝拉突然冷笑出声,一步一步的逼近贝拉,浑身充满着阴狠的气息。

“我认错人了?苏悦染你说这话你自己能信吗?你明明已经消失了那么多年,为何又突然出现?”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周玉媛突然像疯了一样扑向贝拉,双手紧扣着贝拉的肩膀,赤红着双眼,额头青筋爆跳,正个人都有些扭曲。

“说,你是不是因为我要和瑾言结婚了,所以你才出现的,你想要从我手中抢走瑾言吗?苏悦染我告诉你,你想都不要想,瑾言是我的,他是我的!啊。。。。。。”突然就像被魔鬼附身了一样的周玉媛突然抬手就厮打贝拉。

贝拉一个没注意就被周玉媛一把差点推倒在地后,然后扑过来就就是两巴掌,

贝拉只觉得整个世界都是金色的星星了,脸颊好痛。

看着周玉媛再一次抬起的手,贝拉忘记了反抗只是下意识的用手捂在自己的脸上,可是好半响也没有等到想象中的巴掌落在脸上。

却听到周玉媛痛苦的声音,贝拉透过手指缝看到刚才发疯的周玉媛此时以一种怪异的姿势站着,而她对面站着莫瑾言。

第7章 这话你自己能信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