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7章 独你之重

  贝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咖啡厅,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家门口的,她脑海中只有周玉媛跟自己讲的那些苏悦染曾经做过的事情,还有就是心口那莫名其妙突然而来的疼痛,每一下心跳都伴随着无尽的痛意。

每一次呼吸都是痛的,贝拉想自己一定是病了,要不然为何会这般的难受又难过呢。

可是就在自己走上台阶,想要去开门的时候,莫瑾言带着诺曼站在了自己面前。

原本还在开会的莫瑾言突然接到陌生电话,接通之后,原来是诺曼,诺曼说没人来接他回家,学校所有人都走了,只剩他一个人了。

那一刻,不知为何,鬼使神差的莫瑾言就丢下了会议室的一众人离开了,他想过所有一切贝拉不去接诺曼的原因,就是没有想过贝拉会像现在这样站在自家门口,一副神不守舍的,一副摇摇欲坠,一副苦不堪言,一副再也没有一丝活下去力气的样子。

这样的贝拉是诺曼从未见过的,他还担心妈咪,他想问,可是身边有莫叔叔,诺曼乖巧的选择闭口不言,将一切担心与心疼藏在眼底。

“诺曼你先自己进屋好吗?”莫瑾言将手中的书包递给诺曼,摸着他的头发问道,诺曼点点头,开门进了屋子。

关上门的诺曼踢掉鞋子,就跑到窗口找了个隐蔽的,能够看清楚门口的位置藏起来看着门外的贝拉与莫瑾言。

良久之后,莫瑾言浅浅叹息一声,伸手想要抚摸贝拉苍白的脸颊,可是贝拉就像看到了魔鬼一样,尖叫一声一把推开了莫瑾言,可是忘记了身后的台阶,被绊倒在地。

莫瑾言讨厌这样的贝拉,他讨厌那个曾经满是爱意看着自己的苏悦染,此时像见了鬼一般的看自己,曾经渴望能够跟自己近距离接触的俗语而那,此时像是看垃圾一般的厌恶自己碰触。

他怒!他气!他更恨!

“你到底怎么了?!”莫瑾言愤怒的上前,一把抓住贝拉胸口的衣服,将她从地上揪起来。

贝拉轻轻地推开莫瑾言揪着自己衣服的手,然后站在后面的一个台阶伤,跟莫瑾言处在同一水平线的时候,才缓慢的开口说:“独你之重!寒冬腊月去长白山山顶取雪,你高烧五天五夜不吃不可的照顾,因为你跟别人亲吻而彻夜买醉,躺进了医院,因为你说在后腰处纹那个突然地女人很性感,但是却不能用麻药,你说你要一个能把你视作生命的女人,你。。。。。。”贝拉每说一句,莫瑾言周身的冷意就降低一分,眸中翻滚的恨意就就加翻滚的猛烈。

直到最后莫瑾言一把狠狠地掐着贝拉的脖子,直到贝拉整张小脸都涨得通红,他才缓缓放开,看着跌倒在地的贝拉,不停地猛烈咳嗽,他依然无动于衷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不言不语。

窗角处的诺曼在看到莫瑾言掐着贝拉的时候,吓得瞪大眼睛,忘记了要跑出去救自己的妈咪,看着浑身满是戾气的莫瑾言,诺曼吓得瑟缩在窗角处,紧咬着唇瓣,无声的掉着眼泪。

第17章 独你之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