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9章 我是失忆,并不是失智

  收起手机,长长的叹息一声之后,苏悦染走进了卫生间,洗漱了一下,整理好衣服,走出了房间。

在家吃过饭后,苏悦染待到下午五点才跟霍鹰离开,霍鹰跟着苏悦染去幼儿园接了诺曼。

“儿子,今晚去外婆家好不好。”苏悦染蹲下身子,整理着诺曼的衣服。

“那妈咪呢?”诺曼从苏悦染低头的动作中,就看出了不对劲,但是他没有问。

“妈咪有事?”

“好,那我在外婆家等妈咪。”诺曼笑着牵起苏悦染的手。

苏悦染也笑了笑,只是笑容下掩藏着的是浓浓的担心。

把诺曼送到苏家后,苏悦染便开车离开了。

到了指定见面的地方,苏悦染站在烂尾楼的楼下,靠着车,拿出手机发了条信息。

“滴滴”手机响了,拿出手机一看“顺着左边的小道,进入第三栋楼”敌暗我明,苏悦染只能照着做。

走到第三栋楼,一进门就看到倒在血泊里的人,心脏像是被人紧紧地攥在手中一样:“ 莫瑾言,莫瑾言。”苏悦染抱起莫瑾言呼喊着,摇晃着,可是怀中的莫瑾言,却一动不动,伸出手颤颤巍巍的试探了一下鼻息。

还好,还有呼吸。

“滴滴”手机又响了,苏悦染拿出手机:“两分钟到七楼,不然你后悔的。” 看着手中的信息,再看看怀里不省人事,满身是血的莫瑾言。

最后,苏悦染还是放下了莫瑾言,站起身就跑向楼梯口,时间已经快要过半,苏悦染一步两个台阶的大跨步的往上跑。

爬到六楼的事或,苏悦染感觉两条腿就根面条一样的软,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停,停下来楚子墨就会有危险。

抬脚,跨台阶,可是一下子踩空,狠狠地跌到,右腿的小腿磕在台阶的边缘,疼的苏悦染直掉生泪。

“苏悦染坚持下去,子墨还在等你,啊。。。。。。”怒吼一声,苏悦染忍着腿上的疼痛,一鼓作气的爬上了七楼。

“子墨。”走到楚子墨跟前,苏悦染腿一软跪在了地上,被绑在椅子上的楚子墨看着苏悦染。

坚强如他,可是在看到苏悦染满头大汗从门口进来时,右腿更是鲜血淋淋,可是她的眼中只有自己,看着她跌倒在自己面前,楚子墨眼眶都红,可是口中塞着毛巾,他说不出话。

错了吗?他不该这样做不是吗?不该为了试探她,而这样自私的伤害她。

“看到了吗?死心了吗?在她的心中,永远都是楚子墨最重要,即使你们有一个孩子,可你终究比不过楚子墨在她心目中的地位的。”莫瑾言被人架在七楼的门口,耳朵里塞进了一个微型耳机,听着那个不男不女的声音。

莫瑾言只是静静的站在门口,看着苏悦染跪坐在楚子墨的面前,看着红了眼眶的楚子墨,看着抱着楚子墨哭了的苏悦染。

听到门口的动静,苏悦染转回头,看着莫瑾言站在那里,一行泪落了下来。

还好没事,还好他没事,苏悦染的眼泪更加止不住的掉落。

有谁知道,一路爬上七楼,她的心中有多么担心莫瑾言的安危。

莫瑾言被人架到了楚子墨跟前,苏悦染想要站起来看看莫瑾言的情况,可是几番挣扎她都没能站起来,她低头看着自己跪着的地方,已经一片血迹。

莫瑾言低头看着,苏悦染仰着头一脸担心的模样,嘴角泛起一抹苦笑,心想:“苏悦染还好你还知道担心我。”可是看到因为楚子墨而受伤的苏悦染,却不嫉妒、不难过那是假的,可是她会担心自己,那就代表着自己在她的心中还是重要的,虽然比不过楚子墨。

楚子墨抬起头跟莫瑾言的视线在空中撞出了强烈的火花,可是莫瑾言却错开了他的视线,他承认自己很自私,可他只是在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已。

就在此时苏悦染手中的手机响了:“喂!你到底想干什么?!”接起电话苏悦染对着电话大声吼道,她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为什么要这样选择,为什么!

顶层的一间昏暗的房间里,周玉媛坐在电脑前,看着画面中的三个人,楚子墨的狼狈,莫瑾言的冷漠,苏悦染的崩溃。

“啧啧啧,这就受不了了?如果我说,楚子墨其实剩下不过时间了呢?你会怎么样?你会不会疯掉啊苏悦染,你看看,楚子墨是因为爱你才出现在这里的,而且他也会因为你而死掉哦。”此时的周玉媛就像一个疯子一样,看着电脑里的苏悦染颤抖的肩膀,绝望的身影,她心里就说不出的痛快。

这就是她想要的,她要的就是苏悦染活在痛苦的深渊里,永远都得不到救赎。

“你到底想怎么样!”手指穿过头发,苏悦染觉得好无力,为什么人生要有这么多选择题。

“我不想怎么样啊,我只是让你看清楚,谁才是你心中最重要的那个人,是楚子墨,还是莫瑾言,其实刚才是开玩笑的,看把你吓得,不过,你只能救一个,苏悦染,决定好了吗?游戏要开始喽,给你三秒钟时间做决定。”

周玉媛说完后就挂了电话,她在等,在看苏悦染在最后关键时刻到底会选择谁,放弃谁。

可是最终苏悦染还是让周玉媛失望了,也让她对苏悦染的恨,恨到了骨髓里。

手机滑落到地上,跪在楚子墨面前的苏悦染笑了,笑得很是凄美。

凌乱的头发粘着汗水紧贴在脸颊上,她,轻轻拨开眼前的头发,任由眼泪话落,红唇轻启:“子墨,对不起。。。。。。”对不起在最后关头我选择了舍弃你,因为我知道如果你恢复记忆了,你一定也会同意我这样做的对吗?

因为你也爱诺曼,你也不会让他失去了妈咪,还是去爹地的。

时间好像定格了,可却又像是转瞬间,苏悦染忘记了腿上的疼,站起来就像莫瑾言扑过去。

莫瑾言一直在静静地看着,听着耳中那个人对自己说的话,听着她一遍遍的告诉自己,苏悦染不爱自己,他也真的快要被那个人催眠了,他也认为苏悦染是不爱自己。

可就是苏悦染一个简单的动作,一个轻声的呢喃,他便懂了苏悦染的选择。

这一刻他的心中是激动地,是澎湃的,因为苏悦染终于是舍弃了楚子墨而选择了自己。

所以在苏悦染站起来向他跑来时,他就已经挣脱了束缚,坚决了身边的两个人。

可是他来不及去拥抱苏悦染,因为他看到了楚子墨面临的危险。

“谢谢。”看着落在地上的针剂,楚子墨看着莫瑾言真诚的感谢他,不管莫瑾言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救自己,他都感谢他。

“不客气。”警告的眼神看了楚子墨一眼,转身看着身后惊呆了的苏悦染。

看着莫瑾言坚决了楚子墨身边的危险,脸上还挂着泪痕,苏悦染看着莫瑾言笑了,来不及说话,身子一软,眼前黑了。

“其他的事情交给你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希望楚总记得你今天承诺的事情。”在苏悦染跌倒的瞬间,莫瑾言将她捞进了怀里,随后打横抱了起来,背对着楚子墨说到。

“莫总放心,我是失忆,并不是失智,答应你的事情我会做到的,不过染染来找我,那就不能算是我失约了。”少了身子上的束缚,楚子墨翘着腿,摘下眼镜擦拭了一下,从新戴上后,左手理顺了一下头型后,看着莫瑾言邪魅一笑说道。

看着莫瑾言头也不回抱着苏悦染离开:“莫瑾言,从你爱上染染的时候,这场游戏就变得更加好玩儿了。”透明的镜片折射出他眸中的精光。

抬头看了看屋顶,右手食指和中指在唇上轻按一下,然后一扬说:“玩儿的愉快。”

原本坐在电脑前气的咬牙切齿的周玉媛,看到有些邪魅放浪不羁的楚子墨,突然愣住了:“这还是那个温文尔雅,对人总是笑颜以待的楚子墨吗?”

每个人都有他的不同面,只是经此一事,有些事情楚子墨想通了而已。

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周玉媛突然感觉空气都快凝结成冰了,此时的她才觉得后怕。

楚子墨的话让她知道,其实她是被人蒙在鼓里了,往她还在庆幸自己抓了他跟莫瑾言,可以以此要挟惩罚一下苏悦染,现在才发现一切不过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罢了。

“呵呵,楚子墨你以为我周玉媛就这些本事吗?”拿出一根烟点上,看着从窗口透进来的月光,轻轻吐出一口烟雾:“我周玉媛向来都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该是我的,我从不会放弃的。”直到一根烟吸完,周玉媛才从椅子上站起来,合上电脑,走出了房间。

将苏悦染带回家后,莫瑾言找来了家庭医生处理了苏悦染膝盖上的伤口,看着昏迷中的苏悦染,轻抚着她消瘦的脸颊。

“苏悦染,怎么办,我越来越放不开手了,我给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珍惜的,那么,就不要怪我了。”说完,在苏悦染的额头印下轻轻一吻,走出了房间。

第69章 我是失忆,并不是失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