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不会跟她结婚的

  “妈咪,你也难过对不对,因为那么爱你的楚爹地都不记得你了。”诺曼的一句话,让苏悦染哭的泣不成声,她紧紧地将诺曼抱紧怀里,现在的她需要一个支撑,她怕自己会倒下。

“是啊,儿子说得对,我也难过,因为那么爱我的子墨都不记得我了。”想到刚才楚子墨生疏的介绍,心就像被撕裂了一个口子一样。

以前不管他有多难过,楚子墨都会陪在她身边,可是现在呢,自己因为他而难过,谁回来陪自己度过。

“子墨,子墨。”一声声的低喃,就像巨石一样砸进了门外的楚子墨的心里。

“她是谁?!她到底是谁?为何她哭泣,自己会这么难受,为什么自己不记得她。”楚子墨用手捂着胸口,看着抱在一起的母子二人,心中一遍遍的问着自己,此刻的他很想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和孩子到底是自己的什么人。

“瑾言,爸爸让我们晚上回家吃顿便饭。” 好不容易逮到人的周玉媛以要给莫母买东西的借口,约了莫瑾言在商场见面。

两人逛了一圈后,看着莫瑾言买的那些东西,跟在他身后的周玉媛眼底的阴狠一闪而过,随后扬起了笑脸。

“苏悦染,不管你的命有多大,只要你敢跟我抢莫瑾言,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车祸是周玉媛安排的,只不过她没有想到居然楚子墨也出车祸了,而且居然好恰好忘记了苏悦染。

俗话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她早已调查清楚了苏悦染跟楚子墨之间的事情,也知道楚子墨对苏悦染有多重要。

所以今天苏悦染在商场跟楚子墨的相遇,并不是偶然,而是早已安排好的。

莫瑾言则是想到前几天答应要给诺曼买一款新出的玩具,决定顺便今天给卖了,所以没有听到周玉媛的话。

“我去趟洗手间。”将东西放下后,莫瑾言看都没有看一眼周玉媛向洗手间方向走去。

双眼闪着恶毒的光芒看着桌子上的东西,突然转头看到不远处的唐瑾蔓,周玉媛唇角一勾,向唐瑾蔓走去。

“唐小姐一个人在逛街?”她不是跟楚子墨一起来的吗?环视了一圈周围都没有看到楚子墨的身影。

正在等待楚子墨的唐瑾蔓看到周玉媛后,笑着站起身子:“周小姐也在逛街啊,我是跟朋友一起来,不过,他去洗手间了。”说着便邀请周玉媛坐下。

“哦,不了,听唐小姐一说,我也有些想上卫生间了,那我。。。。。。”浅浅一笑,周玉媛走开了。

周玉媛快步向卫生间的方向走去,突然冷笑一声:“楚子墨在卫生间,莫瑾言也去了,就是不知道苏悦染是不是也在里面。”

莫瑾言没有想到居然在卫生间碰到楚子墨,不过看到楚子墨有些失神的站在那里,看着女卫生间,莫瑾言眼底闪过疑惑。

他可不认为楚子墨车祸后有了喜欢偷窥女卫生间的恶习。

“楚总也来上厕所啊?”

听到莫瑾言的声音,楚子墨抬起头,收敛好心神,礼貌的笑了笑:“莫少也是吗?”

卫生间里的母子二人听到了莫瑾言的声音后,苏悦染松开了诺曼的身子,诺曼跑了出去。

“爹地?你怎么也在商场?”诺曼没想到他老爹也来逛商场了。

“你怎么在这里?你妈咪也在?”看到扑过来的儿子,莫瑾言抱住诺曼问道,诺曼点头,楚子墨抱起儿子,向门口望去。

苏悦染又在用凉水洗脸,她没有想到莫瑾言会出现在这里,为了不让莫瑾言看到自己哭红的眼睛,她只能用凉水一遍一遍的洗着。

被莫瑾言抱起的诺曼看到了门口另一边的楚子墨,张张口,想要叫楚爹地,可最后还是安静地闭上了嘴。

莫瑾言和楚子墨都看到了偷偷的瞄向楚子墨的诺曼,小脸上又期待,却又满是失落。

挂着一脸水珠的苏悦染从洗手间走出来,此时周玉媛也走了过来。

“瑾言,这孩子是谁啊?”看着莫瑾言一脸慈父样子抱着诺曼,周玉媛的一口银牙都要咬碎了,气得她都胃疼了。

“妈咪。”看到出来的苏悦染,诺曼扭着身子让莫瑾言放下自己,他看到了周玉媛,但他却没有问好,因为他不喜欢这个女人,所以他要回到他妈咪的身边。

莫瑾言没有回答周玉媛的问题,只是一脸平静的看着苏悦染。

在看到周玉媛后,苏悦染才想起:“是啊,自己居然忘记了莫瑾言是有婚约的人了。”想着低头摸了摸儿子的脑袋。

“楚总也在这啊?真是巧啊,上个卫生间居然还能遇到这么多数人,呵呵。”莫瑾言不理自己,周玉媛看了眼滴着脑袋的苏悦染,对她身后的楚子墨开口问道。

楚子墨出于礼貌笑了笑,苏悦染听到周玉媛的话,抬起头身子猛地一转就看到了身后的楚子墨。

看着楚子墨眼底有探究,有不解,有迷茫,还有很多很多,她看不明白的情绪。

楚子墨原本想问莫瑾言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大的孩子,可是周玉媛出现了,看着周玉媛好像并不知道孩子是莫瑾言的,所以他闭口不说。

可是看到苏悦染红着的眼睛,不知为何心底有些疼了。

苏悦染站在卫生间的门口,右边是楚子墨,左边是莫瑾言与周玉媛,苏悦染收回视线,看了眼儿子,打算离开。

她是多余的,也该是时候跟儿子坦白一些事情,所以。。。。。也该搬出那所房子了。

“你们都在这里啊?”久等不见楚子墨回去的唐瑾蔓也来到卫生间,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这么多人,见楚子墨定定的看着苏悦染,唐瑾蔓有些紧张的小手揪着衣摆,但还是笑着走上前问道。

“周小姐?呵呵,对啊,我也没有想到来上个卫生间居然碰到这么多熟人,苏小姐你还记得吧。”看着有些慌乱的苏悦染,周玉媛笑了。

唐瑾蔓只能勉强的笑笑,慢慢的走到楚子墨身边站下说:“我看你好长时间都不会去,所以过来看看。”

“我没事。”楚子墨转回头看着唐瑾蔓温柔的笑着说,对唐瑾蔓,楚子墨永远都是温柔的,那是不同于对苏悦染的一种温柔。

诺曼抬头在两边的四个人身上来回的看着,最后抬头看向苏悦染。

对上儿子茫然的目光,苏悦染苦笑一下,最后牵起诺曼的手说:“我们回家吧。”现在的她只想回家,不是那个他们现在住的家,而是她真正的家,苏家。

这一刻她才明白,只有苏家才是她的避风港,只有在那里,她才不会这么累,这么痛,现在除了那个家的人,没有人会给她一丝一毫的关心。

“苏小姐,我们瑾言下个月结婚了,希望到时候你可以来参加。”

刚走几步就听到周玉媛的话,苏悦染和诺曼两人同时转回身,看到的是周玉媛挽着莫瑾言的手臂,一脸幸福的靠在莫瑾言的身上,而莫瑾言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好。”好半天才勉强的吐出一个好字,转回头,强忍着泪水,低下头:“走吧。”

“为。。。。。。”诺曼不走,站在那里倔强的小脸看着苏悦染,他想问为什么爹地要跟别的女人结婚,为很么爹地让人别的女人抱着他的胳膊,为什么爹地不能我们回去。

自始至终唐瑾蔓只是乖巧的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的情形,楚子墨则是若有所思的看着莫瑾言,两人皆在当透明人,不出声。

“走吧。”她真的一刻也呆不下去了,强咬着牙齿,不让泪水落下。

终究莫瑾言不会属于自己的,就连楚子墨自己都失去了。

看着苏悦染微微颤抖的背影,莫瑾言终究是不忍心了,何必要逼她呢,明明知道她已经经不起任何的打击了。

一个冰冷阴狠的眼神扫过去,周玉媛身子一怔,立马放开了莫瑾言的胳膊,笑容也僵在了脸上,眼睁睁的看着莫瑾言走上前一把抱起了苏悦染。

“啊。”突然间身子一轻,苏悦染吓得尖叫了出来。

“儿子跟上,我们回家。”抱着苏悦染不理会身后的人会是什么样的心情与表情,此时他只想带着他心爱的女人,远离这个看似平静,实则硝烟弥漫的地方。

莫瑾言的一句话,让苏悦染强忍的泪水,决了堤。

双手环上莫瑾言的脖子,脑袋埋进她的怀里,人有眼泪肆无忌惮的流着。

看着莫瑾言丢下周玉媛抱着苏悦染带着诺曼潇洒地离开了,唐瑾蔓挽上楚子墨的手臂,对着周玉媛尴尬的笑了笑说:“周小姐,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楚子墨也对周玉媛点点头,两人相继离开。

从没有受过这样的气,丢过这样的人,看着莫瑾言消失的背影,周玉媛压碎了一口银牙。

“苏悦染!还有那个小杂种,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沉默了一路,回到家后,诺曼识相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莫瑾言看着走进卧室,开始收拾自己东西的苏悦染,眼底划过一抹受伤。

“我不会跟她结婚的。”莫瑾言走上前抱住了苏悦染的纤腰。

我不会跟她结婚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