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老板,你好勇猛啊!

  掀开被子,一张小脸黑到了不能再黑,咒骂一句后,往后一倒, 拉过被子蒙在了头上。

霍鹰推开门走了进来,看着蒙着被子嘀嘀咕咕说着的苏悦染,笑着摇了摇头:“醒了,头疼了吧,我给你拿了醒酒汤。”

说着把手中的碗放在了床头柜上,伸手掀开苏悦染蒙在头上的被子。

“那个,嗯,我们昨天。。。。。。”苏悦染看着居高临下,笑得很温柔的霍鹰,红着一张小脸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该怎么说。

“我们昨天啊,没事的,我不在乎”想到昨晚,霍鹰笑着说没事,然后端起醒酒汤,递到苏悦染面前。

“喝了吧,宿醉很难受的。”

看着霍鹰的温柔体贴,苏悦染的红着一张脸不敢看他,接过醒酒汤喝完之后,放在了柜子上。

“那个,我们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所以,所以昨天的事就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吧。”

听到苏悦染的话,霍鹰这才知道为什么苏悦染会在看到自己后脸红了。

他突然很想逗逗苏悦染,便皱着眉头坐在床上,看着苏悦染:“可是,昨天那是第一次啊,我还想让你负责呢,可是你。。。。。。”

显然霍鹰的这句话,更加让苏悦染想歪了,她红着脸看着霍鹰,她没有想到霍鹰这个年龄居然是第一次,可是难道就因为是第一次,自己就要对他负责吗?

双眉纠结到一起的苏悦染,低头沉默良久,最后好似下了好大的决定,深呼吸一下后,抬起头看着霍鹰说:“那你是要我跟你结婚吗?”想到自己要因为一次酒后乱姓而把自己的婚姻搭上,苏悦染就有种想要撞墙的感觉。

“跟你结婚?”霍鹰也很惊讶,他没想到自己说要负责,苏悦染就竟然会打算跟自己结婚。

“噗嗤”一笑,伸手勾起苏悦染的小脸:“结婚就不用,就配我一套衣服就好了。”

“什么?赔你一套衣服?”突然感觉脑子不够用了,苏悦染眨着眼睛看着霍鹰。

霍鹰也学着苏悦染眨着眼睛,然后歪着头说:“是啊,怎么,你吐了我一身,毁了我唯一的一套衣服,难道你不打算赔我一身衣服吗?”

“我,吐了你一身?”苏悦染用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霍鹰,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是啊,昨天你喝醉了,我就把你带到了这里,结果一进屋你就吐了我一身,你自己的衣服也吐脏了。”

“那我的衣服是。。。。。。”感觉好像是自己想多了的样子。

“你的衣服脏了,我就叫客服进来给你换了衣服,把你和我的衣服都丢了,所以现在我两是都没有衣服穿的人了。”霍鹰揪了揪身上的睡袍说到。

“啊。。。。。混蛋!既然事情是这样的,那你干嘛说那些让人误会的话啊?!”终于知道自己并没有酒后乱姓,苏悦染大吼一身,拿起枕头就砸向了霍鹰。

“我没说什么呀,是你自己想多了好不好。”看着苏悦染小脸红了白,白了黑的,霍鹰哈哈大笑起来。

“是我想多了吗?是你说什么第一次,要负责什么的,要不然我能想歪吗?”打死她,她也不愿意承认,自己一醒来后就有些想歪了,在看到身上的睡袍时,就彻底的歪了。

“是第一次啊,真的是第一次有人吐在我的身上,而且我也没有衣服穿了,所以你要负责给我买一套衣服的。”苏悦染既气愤又羞恼的一脚将霍鹰踢下床后,拉过被子蒙在头上,她觉得好丢脸啊。

两人吃过早餐后,坐在沙发上等着霍鹰的苏悦染,有些无聊,看到茶几上有份报纸,便拿了起来。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醒目的标题,扎眼又刺目的图片,捏着报纸的手,不自觉地加重了力气。

图片是莫瑾言跟周玉媛拥吻走进酒店的画面,从图上就看得出,莫瑾言脸上是何等的享受与温柔。

“不要脸!狗男女!”气的一把将报纸揉成团丢进了垃圾桶里。

“怎么了这是?”从卫生间走出来的霍鹰,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苏悦染气呼呼的嘟着小嘴。

“没事,走吧,今天带你好好逛逛A城。”看着茶几上的报纸不见了,霍鹰便猜到了一定是跟图上的男人有关,便不再多说什么。

而另一个酒店,莫瑾言醒来后,就看到身边睡着的周玉媛。

他不愿意相信自己昨天真的跟周玉媛发生了什么,可是眼前的一切却在无声的告诉他,他们昨晚真的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周玉媛露在被子外的肌肤上的鲜红痕迹,地上散落的衣服,还有那些装着白浊液体的套子,一切的一切,让他无法反驳。

“嗯。”周玉媛悠悠转醒,看着呆坐着的莫瑾言,先是一愣,然后羞红着脸看了莫瑾言一眼。

“瑾言你醒了,我们。。。。。。”

看着周玉媛的样子,更加认证了自己心中所想,可是让莫瑾言困惑的是,他明明记得自己昨天见到的是苏悦染,为何突然会变成周玉媛。

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他知道自己根本就不举,可是眼前的一切又是这种情况,莫瑾言有些凌乱了。

难道他是清醒的时候不举,醉的不省人事的时候,就举了?

要不然这一切又该怎么解释呢?六年前一次,今天又一次,而且两次自己都是不清醒的状况下。

“周玉媛,我们。。。。。。”即使这样,心中却是抱着希望,希望一切只不过是自己的一场梦,其实他们直接什么也没有发生。

“哎呀,讨厌,你让人家怎么说啊。”周玉媛红着脸转过身看着莫瑾言。

“昨天我去酒吧看到你也在,我就走过去,你就拉着我喝酒,后来你酒喝多了,然后就抱着人家一直亲,后来我们就来这里,一进门,你就把人家抵在门上,然后。。。。。。”不用说后面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关于周玉媛说的话,他只有一点点的记忆,他确实想起了昨天自己一个人在酒吧喝着闷酒,后来周玉媛去了,自己就叫她陪自己喝酒,可是再后来,他就记得跟自己喝酒的是苏悦染,再然后。。。。。。

莫瑾言知道一定是喝多了的自己,错把周玉媛当成了苏悦染。

叹息一声后,莫瑾言看了一眼红着脸的周玉媛,起身下床,走进了卫生间,一番洗漱之后,莫瑾言出来后,就给周凯打电话让他给自己送一套衣服过来,顺便给周玉媛买一套衣服。

半个小时后,周凯送来了两套衣服。

一进房间就看到还在床上的周玉媛,看着她脖子上清晰的痕迹,周凯瞪大眼睛看向了莫瑾言。

“老板啊,您这是不举之症好了的节奏吗?”周凯很想问,可是看到一张脸黑的可以媲美包拯的莫瑾言,周凯很惜命的没有说话。

看着换上衣服后打算离开的莫瑾言,周玉媛慌了,想要从床上下来,可是却没想到一下地,腿一软就跌倒了。

“瑾言。。。。。。”莫瑾言跟周凯在听到跌地的声响时回过头,看到坐在地上的周玉媛,露出了胸前大片肌肤。

“老板,你好勇猛啊!”看到周玉媛胸前醒目的痕迹,周凯震惊之余脱口而出。

看着莫瑾言看过来的冰冷眼神,周凯恢复了面瘫脸:“老板,我在门口等您。”

周凯关上门出去了,周玉媛挣扎着从搭上爬起来坐在床上,眼泪朦胧的看着莫瑾言:“瑾言你。。。。。。”

周玉媛想要说你不管我了吗?可是她不想做让莫瑾言不喜欢的事,也不会说让莫瑾言不高兴的话,所以只是看着莫瑾言,紧咬着嘴唇隐忍着。

“你好好休息,我公司还有事就先走了。”莫瑾言不是没有看到周玉媛眼底的希翼与受伤,可是他真的一刻也不想停留在这里,说完便不等周玉媛说话,就开门走了出去。

看着紧紧关上的房门,周玉媛强忍的眼泪落了下来,无声的哭泣,到最后变成了嚎啕大哭。

面对莫瑾言的无情,她除了躲起来一个人哭,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

哭泣终于停止,悲愤的情绪,渐渐平息,周玉媛赤果着身子,走进了浴室,看着身上的满目苍夷,除了苦笑还是苦笑。

即使有着一身的痕迹,莫瑾言还是不会多看她的一眼。

一进公司就发现不对劲的莫瑾言,让周凯去查看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径直坐上了总裁专属电梯去了办公室。

看着周凯拿进来的三份报纸,饶是向来自制力惊人的莫瑾言也气的站起身,一拳砸在了办公桌上。

一份是《冰山总裁掌心宝的秘密情人》,图片是苏悦染被一个男人用在怀里,走进酒店的图片。一份是《谁是谁的秘密情人》下面有三张图,张张都是苏悦染跟一起进酒店的那个男人的亲密图片。

还有一个是《冰山总裁的真假面》大图是自己一脸柔情的抱着周玉媛进入酒店的图片,一张是自己单人的照片,照片中的自己冷着一张脸,拒人千里的样子,两张图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老板,你好勇猛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