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难道你不知道那一晚是我吗?

  难道那一万还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吗?看着莫瑾言的表情,苏悦染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但是那件事情还跟自己有关。

从新躺好,挠挠头,想破脑袋苏悦染也没想到那一晚自己还做了什么过火的事情。

难道。。。。。。苏悦染吃惊地瞪大眼睛看向莫瑾言。

“其实,那一晚我。。。。。。”她也不是故意的,而是他突然间那样,她才那样的嘛。

想到那晚,苏悦染红着脸转过头,鸵鸟似的拿个枕头压在头上逃避着。

看着苏悦染的样子跟她吞吞吐吐的说话,莫瑾言握紧拳头,然后又慢慢的松开,可是额头的青筋却还在突突的跳。

有些事情不是说能放下就能放下,说能忘记就能忘记的,那件事情是他一辈子的耻辱。

“苏悦染,你可知道从那以后,我就再。。。。。。再也不举了。”说到最后莫瑾言的脸上也飘起了红晕。

不举对一个男人来说是莫大的耻辱,还不如死了的好。

“你是说我把你睡得不举了?!”要不要这么夸张啊,苏悦染噌的坐起身,瞪大眼睛,一副见着鬼一样的神情看着莫瑾言,眼睛眨巴,眨巴,最后尴尬的干笑几声。

低头,食指缠绕发丝:“可是。。。。。。我也没想到我会把你睡。。。。。。”不举啊,谁会想到你这么菜啊。

“你说什么?!”听到苏悦染的话,莫瑾言先是一愣,随后也坐起身,一把紧紧的抓住苏悦染手腕,一脸严肃而阴冷的看着她。

“啊呀,你捏疼我了,干嘛呀!我能知道只是那一晚就把你那啥了吗!这能怨我吗!你明明知道那时候我有多喜欢你,你突然间跑过来对我又是抱,又是亲的,你觉得我会拒绝吗?!”手腕的疼痛也让苏悦染恼怒了起来,本就够心烦了,不就发生了一次关系吗?至于吗?!大男人家的小气吧啦的,虽然你那啥了,可是能怨我吗?

苏悦染等着莫瑾言,眼中的怒火闪耀跳动着,小嘴紧呡说不出的怨怒。

“不是?你是说那晚跟我在一起的是你?!”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早上醒来却是周玉媛呢。

她还。。。。。。

莫瑾言突然发现好像自己被周玉媛耍了,而且一耍就是六年之久,心底的,眼中的怒火快要将他整个人燃烧了。

“废话!不是我,那孩子哪里来的,难不成我还会跟别人的有了孩子,而扣在你莫瑾言身上吗?莫瑾言!我苏悦染真是眼瞎了,才会喜欢你这种不要脸的东西!”愤怒的苏悦染已经没心思去管腿上的伤,挣扎着下了地,她要离开这里,一分一秒他都不想呆了。

她没有想到莫瑾言居然一直是这样看自己的,自己在他的眼中就是如此不堪之人吗?

突然觉得委屈,觉得不甘,还有好多好的情绪一起涌了上来。

眼泪不受控制的吧嗒吧嗒的落下来,一步,两步,就在她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子被一只强壮的手臂捞进了怀里。

“苏悦染,苏悦染,苏悦染。”莫瑾言紧紧地将苏悦染抱在怀中,那种绝世容颜埋进苏悦染的肩头中,吸取着她身上的芬芳之味。

“放开我!”带着哽咽的声音,语气却是从未有过的冰冷与决绝,这一刻苏悦染真的对莫瑾言死心了,彻底的死心了。

如果说之前她还在纠结到底要不要继续爱莫瑾言,那么在莫瑾言说出那句的话时候,她已经有了答案了。

她就当从前的自己年少不知事,突然抬起头看着紧闭着的木门:“总听人说,不遇见几个人渣,怎知道谁才是良人。”这一刻她终于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了。

“苏悦染,还好那一晚的人是你。”莫瑾言掰过苏悦染的身子,看着她湿了的小脸,浅笑着擦去她脸上的泪痕。

苏悦染想要问什么叫还好那一晚是自己,难道莫瑾言不知道那一晚是自己吗?

刚张口打算问莫瑾言,小嘴就被紧紧地封住:“唔,唔。。。。。。”这一刻的莫瑾言恨不能将苏悦染揉进自己的骨髓,让两人紧紧地融入一体。

一个缠绵而绵长的吻结束,苏悦染的小脸已经如同熟透了的苹果一般,眼中还包含着为退却的情欲。

“你。。。。。。你什么意思?难道你不知道那一晚是我吗?”不用莫瑾言回答,她已经从莫瑾言的眼神中看到了答案。

面对如此废柴的莫瑾言,苏悦染真不知道该有怎样的反应了,该说什么样的话了。

联想到之后的种种事情,苏悦染突然“噗嗤”笑了,可是,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莫瑾言!我恨你!”赤红着双眼,狠狠地一把将莫瑾言推开,情欲早已被愤恨而掩埋。

“怎,怎么了?”面对苏悦染的突然转变,莫瑾言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怎么了?”苏悦染后退了两步,一脸嘲讽的看着莫瑾言。

“哈哈哈。。。。。。你居然问我怎么了?莫瑾言,原来一切不过是因为一个荒唐而可笑的误会罢了!那你告诉我,我当初那么绝望的离开算什么,因为你的一个可笑的误会,我背井离乡的去了法国,却因为你的一个误会诞生的结婚消息而车祸失忆。”

“莫瑾言,你知不知道我因为你,一切都是因为你,我一消失就是六年!你知道那些在乎我的?爱我的人是怎么过来的吗?!你知道这六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莫瑾言你不知道,你永远都不知道这几年我是怎么过来的!!!”

除却那些在乎自己的亲朋好友,就拿一个楚子墨来说,她都有着换不完的深情。

一声声的质问,让莫瑾言张口不能言,能否认吗?不能,他也觉得是自己错了,如果当时的自己能将事情理清楚,他和苏悦染还会走到今天的地步吗?

伸出的手停留在半空中,张开的五指慢慢的收拢,再,紧握成拳。

“我不知道,如果知道,我们之间就不会成为现在这样了。”可是这些话,莫瑾言说不出来,他知道因为自己的一个误会,让苏悦染这些年没有少受苦。

看着近乎崩溃的苏悦染,莫瑾言想到了那一次楚子墨告诉自己的话,那一天是心疼,可是这一刻是心碎。

看着苏悦染倒紧贴着墙壁,然后满满的滑落,在在地上,双手抱着头,零乱的发丝中可以看到她心痛的泪水。

“苏悦染,早知如此,就不会当初了。如果一开始知道我会爱上你,那么在与你的第一次见面,我就会把你拥进怀里,然后告诉你,苏悦染此生我莫瑾言非你莫属。”可是谁也不会预见未来的事情,即使强悍神话的莫瑾言也不能。

他预料不到未来要发生的事情,预见不到未来会爱上的人,所以在爱上之前就将会爱的那个人伤得遍体鳞伤。

明亮的眼眸里是疼惜,是懊悔,是憎恨,是对苏悦染的深爱。

一步一步艰难的走到苏悦染的面前,单膝跪地,双手颤抖且小心的扶起苏悦染的头,让她看着自己。

“苏悦染,对于曾经发生的事情,我只能说抱歉,现在我只想让你知道,我,莫瑾言,既然爱上了你苏悦染,我就会坚持到底,一直爱下去。我会像你以前爱我那样的爱着你,原谅曾经的我,错过了曾经的你,就让现在我的好好的爱现在你。”

轻轻地将好似一碰就会碎掉的苏悦染揽进怀里,一滴眼泪从他的眼角低落。

原谅我曾经那对你,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加倍的去爱你。

“莫瑾言。”我对不起子墨,我对不起他,我辜负了他的一番深情。

伏在莫瑾言的怀中,苏悦染放声哭痛,想到六年前那一晚自己失魂落魄的出现在他面前时,他眼底的疼惜与不忍,想到他每当看着自己挺着的肚子时,他失神的模样,想到自己失忆后醒来他眸中的惊喜。

想到一切关于楚子墨的事情,苏悦染的心就像是被人拿着一把很钝得刀,在一点一点,慢慢的切割着,看着鲜血一点点的留下来,看着心一点点的被切得支离破碎。

“你曾经受到怎样的伤害,我都会加倍偿还给她的。”手轻拍着苏悦染的后背,在苏悦染看不见的地方,莫瑾言的眼底闪烁着的是嗜血的光芒。

只要一想到自己决然被周玉媛骗得团团转,他就恨不得将她撕个粉碎,低眸看着怀中哭泣的人,唇角勾出一抹残虐的佞笑。

渐渐停止的哭泣声,让莫瑾言脸上的阴霾也渐渐得消散了不少。

“好了,我错了,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先搞清楚的,再也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了。”想到因为一个误会,两个人错过了六年。

谁能保证没有那个误会,莫瑾言就不会爱上苏悦染,谁又能保证,如果没有错失这六年,苏悦染还会在面对楚子墨的感情而感到彷徨而纠结吗?

莫瑾言将苏悦染抱到沙发上坐下,再一次的为她包扎好膝盖上的伤,抬起头亲了亲苏悦染肿成了金鱼眼的眼睛。

“莫瑾言,你说你要追我,还算话吗?”

难道你不知道那一晚是我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