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章 戴罪和亲

  沁阳宫内,一个小小的身影迈着急促的步子,穿过门廊,越过大厅,跑到后院四处转悠转悠,嘴里还不停的在呼唤着:“公主!公主不好了!公主!”

而在后院一处种花的土地上,光着脚丫扎着衣袖,拿着小铲子拼命挖啊挖的小人儿,却对那转悠的“陀螺”不感一丝兴趣。

那矮小匀称的小身子,身着锦衣罗缎却穿出一股乡土味道的气息,她的头发墨黑光亮,面如桃瓣,唇若涂丹,灵动的大眼睛显得格外有精神。

她聂子娴就不信了,明明把那几只最肥的蚯蚓放生在这生小娃娃的,怎么挖来挖去都不见影子了,难道这些不知好歹的东西,背着她搬家了?

“公主不好了!公主不好了!公主!”不远处的“陀螺”还在每个房间旋转着。

这聂子娴擦了把汗,弯腰继续干活:“本公主就是挖地三尺,也要给你们掏出来!”

这可是她特意为丽皇后准备的大礼,不能就那么轻易放跑了,一定还在这的!聂子娴坚定了信心,而那旋转的陀螺千幸万苦终于找着了她家挖土的公主。

“公主~你怎么还有心思在玩啊,不好了,不好了啊!”贴身婢女小七窝着嘴,大喘着粗气,圆圆的脸蛋被累得通红。

聂子娴冷眼瞟了瞟小七,回头继续掏她的蚯蚓:“有什么比私制龙袍被幽禁在沁阳宫还惨的!”

“公主,你听小七说啊,别掏了~”小七一把握住那小铲子,眼圈就开始泛红:“皇上下旨要让你去夏国和亲了!”

“去夏国玩下也好啊~”聂子娴听了一半,满不在乎的推开碍事的小七。

小七可被急性子,听话也只挑自己喜欢的听的公主殿下打败了,无奈只能扯着喉咙大喊:“长公主要去夏国和亲啦!!”

“和亲?”聂子娴终于听到关键字了,要她堂堂聂国长公主去和亲,父皇是被那老妖婆丽皇后忽悠傻了吧!

小七抚平了乱跳的心脏,却又见自家公主竟然鞋也没穿,举着那带着泥巴的小铲子就冲了出去。

“公主!公主您不能离开沁阳宫啊!公主~”小七端着小步子大声喊着又追了出去,半月前私制的龙袍的幽禁之罪还没拿掉了,这样跑出去,又要给别人抓住小辫子了。

眼看着衣衫不整怒气冲冲的长公主,手里握着小铲子出了沁阳宫门,那些个看守的禁卫军谁敢阻拦,要知道,这傲娇公主是连他们的老大禁卫军长的胡子都敢拔的狠角色,宫里谁敢惹她啊!

这一路走得,还是如常的畅通无阻,宫里那些个宫女太监见了她,都只有避让的份,谁也不敢多说一言,仅仅是那可怜的追在屁股后面点小七,忠心耿耿的一路劝说,可这聂子娴的脾气上来,就是九十头牛也拉不住的!

“陛下,长公主来了~”大太监古谷闻了讯冲忙赶到皇帝的寝宫,向陛下禀告。

老皇帝早已准备就绪,身穿单衣,将脸涂得惨白,一咕噜躺到龙床上开始大声的咳嗽,今个儿,他就要利用聂子娴仅存的对这父皇的一点孝心,蒙着她去夏国和亲!

从小到大,一直的宠爱偏袒都只能保她一时,这私制龙袍预谋造反的大罪,靠着免死金牌也只是一时压了下来,时至今日,那些个顽固的文武百官都在写联名书控诉他的宝贝女儿,要不是丽皇后出那么个和亲的主意,他也拿不出办法了!

“父皇~父皇~”聂子娴举着小铲子一溜的小跑进来,见那大太监古谷在门旁谄媚卖笑,伸手就给那翘屁股来了一铲:“老屁股,让你老给父皇出馊主意,本公主和亲的事你是不是也参了一脚!”

“公主冤枉奴才了,奴才就是向玉皇大帝借胆也不敢得罪您啊~”古谷轻车熟路的对天发誓,反正这个傲娇公主也嚣张不了多久了,丽皇后这招真是绝了!

“哼!”聂子娴冷鼻子一哼,重新卷着袖子就朝大殿走去:“父皇!父皇!”

咳嗽了好一阵的皇帝陛下,终于等来了他的宝贝女儿,聂子娴见父皇居然躺在床上,冲上去就要掀被子:“你躺着也没用,起来跟女儿说清楚,真要我远嫁夏国去和亲啊?“

皇帝陛下苦苦抓牢了被子,反复的咳嗽却是没用引起聂子娴的注意,这女儿太心急了,他父皇都快把肺给咳出来了!

“娴儿~娴儿哟~”皇帝陛下没办法,只能一开始就放大招了,一条白丝手帕遮住嘴,用力一咳,忙举起来给一门心思与他被子作斗争的女儿看:“娴儿~你父皇我吐血了!”

“啊?”聂子娴终于注意到了那丝带红的手帕:“父皇,您怎么吐血了?难道是白天吃的猪血肝没消化掉?”

皇帝陛下此刻真的很想吐血,但还是维持他的病态咳嗽了几声:“娴儿~这不是猪血肝,是你父皇的血啊,父皇快不行了~”

“啊!父皇您可不能就这么走啊,千万不能便宜了子熏那小子!”聂子娴一想到那个臭小子太子聂子熏,就气不打一处来。

皇帝陛下一听,这次是真的剧烈咳嗽起来,这不是一个女儿该关心的重点吧~

聂子娴见老父皇这次不像开玩笑,忙扔了小铲子,专心坐到床头:“父皇,你还好吧~您再怎样也不该病糊涂了,把女儿就那样踢出去啊~”

“父皇何时害过你啊,这么些年,你再惹祸生事朕都用免死金牌帮你挡着,可这一次不一样,父皇老了现在还病了,这宫里的事也有些力不从心了,你可知道?”

“我当然知道,肯定是丽皇后出的主意,我这就去找那老妖婆!”聂子娴说着,鼓着怒气又要去拣地上的铲子。

皇帝陛下急忙叫住她:“你这急性子能不能改改啊,满朝文武百官都在逼朕处置你,你还要朕怎么护着你啊!和亲到夏国去,你还是我聂国的长公主,在夏国嫁给太子做太子妃,怎么也好过面对我死后,整个聂国的对你的攻击啊!”

聂子娴满腔的怒火,此刻却被这直白的话浇灭了不少,她聂子娴叱咤聂国那么多年,是我行我素得罪了很多人,上至那丽皇后文武百官,下至宫里烧菜的老嬷嬷,除了父皇和小七,谁看她不是戴着有色的眼神,表面的恭敬都是华丽外表下的伪装,和亲?难道真是她聂子娴的唯一出路了?

“这件事不能拖,夏国那边朕已经打通了路,你明日就可收拾东西嫁过去。”皇帝陛下凯凯的说着,见宝贝女儿一声不哼的抱着她的小铲子,心中不免也有些难过。

“你若是舍不得,那我让夏国的使者再等两天也行~”

聂子娴背对着他,手中的小铲子落在了地上,从未见过傲娇公主如此阴沉的古谷,此刻也退到帘子后面不敢再看,虽然是为丽皇后打探消息,但得罪了还没走的长公主更加可怕。

“父皇~你相信娴儿没有私制龙袍吗?”

这个问题,似乎从事发到现在她都没问过他,可是现在问起,他的父皇却是一阵沉默没有出声。

可能父皇觉得向来无法无天的她,真的那么贪玩任性做出这种事吧?预谋造反,真正是每个帝王都无法容忍的罪过,就算是自己的亲身子女也不能免除怀疑。

“娴儿答应和亲,明日就走,父皇~你自己多保重~”

聂子娴没再去拣她的小铲子,只是头也不回的朝外走,躺着床上的皇帝本想起身去追,再说些什么,却因自己是在装病,也不好暴露,转而向一旁的大太监道:“古谷,吩咐下去,该带的东西一样也别给长公主落下,我聂国的公主,要嫁也嫁得风风光光的!”

“是~”

第2章 戴罪和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