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2章 吃黑醋的和不吃糖的

  聂子娴睡得迷迷糊糊,翻了个身,微眯了一眼,嗯?夏卿侯的眼睛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细长了?鼻孔好像也大了一圈?

可能是在做梦吧,梦到床上的夏卿侯变成玄叶了~

闭眼继续睡,怀里忽然有个毛茸茸的小东西在往脖子处蹭,再眯一眼,原来是小讨厌布布这只黑猫:“臭布布,连你也跑来我梦里作怪啊!”

“喵~”

一声猫叫,将聂子娴渐渐从迷糊中叫醒,睁眼细看,不是梦,布布真的在她怀里磨蹭呢,再抬眼,呀兮!旁边睡的还真是玄叶!!

“怎么是你啊!”聂子娴一轱辘坐起来,抬脚就不停往玄叶身上踹:“你把夏卿侯弄哪去了?”

玄叶本就是合衣而躺,见聂子娴使出了飞脚连环踢,只能一甩袍子利落的滚到床边起身站了到远处。

“你之前不是说不喜欢他吗,才过多久,怎么和他同床共枕起来了!”柳叶妖眉怒提着,玄叶心中很是焦火。

怎么越看这家伙越像个来捉奸的正室了!

聂子娴抱着布布一阵揉拧,低着头喃喃着:“都是夫妻了,睡一起不很正常嘛,你还没告诉我,你把他弄哪去了?”

玄叶别过头伸长了脖子,猛吸了几口局外的空气:“扔厕所去了!”

“什么!”聂子娴放下布布,心急的就从床上下来:“他有嗜睡之症,晚会真一头栽在茅厕里头可就没命了!”

人刚近玄叶一步,就被那长手一把揽住,聂子娴可不服气,抬脚又是一踢,却还是被他简单的一手拍中了膝盖挡了回去。

玄叶没法子,只能不耐烦的解释:“骗你的,扔他房里去了!”

聂子娴忧心放下,也自知打不过,只有住手,气呼呼退到床缘坐下,瞪着这个不讲理的玄叶!

被冷遇了的布布坐在一旁,舔着脚掌心,恬静的看着两人的好戏。

真的改变不了她的心意了吗?那个夏卿侯有什么好,除了太子的身份,他根本一无是处!

“罢了,我来也不是想跟你斗气的,不过你刚才说的嗜睡之症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聂子娴抓起被子裹在身上,打了个哈欠:“你找我有什么事?”

“想你了,来看看。”

玄叶默然一句,悄悄瞟了她一眼,话里暗含深意,却只有聂子娴向来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见她又伸手去抓布布,不作回应,心有些微凉,但话还是继续说:“上次暗杀你的人我查出来了,已经解决了。”

“哦。”

~费尽心机做的一切,于她而言,只是一个哦字就能画上句号,但玄叶也早已习惯,不过这件事情的背后却并不是杀几个人那么简单,复杂的那些他不想提,反正最终的结果是她平安就好,其他人,他可不管。

“你最近在倒弄什么?”

聂子娴抚摸着布布的后颈,想到一事:“玄叶,你再帮我个忙,查下那个太医院的仓影。”

“现在连抓苍蝇这种小事,你都要找我了?”玄叶冷眸轻瞥着,嗤之以鼻,抱手嫌弃道。

聂子娴忍不住捧腹大笑:“哈哈,是个人,是个黑黝黝的御医,皇上亲点为太子现在的执掌大夫了!”

“如此。。。。。。好吧。”

看着他尴尬应下,聂子娴又想到一事:“除此之外还有几个事,在夏国,本公主受了好多委屈,特看不顺眼那么几个人,不整治下他们,我都要抑郁了!”

“谁得罪我家子娴了,说,我现在立刻去废了他们!”

玄叶腰间宝剑出窍,露出阵阵寒光。

“别那么暴力嘛,我只想给他们一点温柔的报复,你凑耳过来,我偷偷告诉你。”

玄叶乖乖收剑,上前单膝跪下侧耳倾听,聂子娴眉飞色舞一阵叨咕,连他忍不住感叹:“亏你想得出来!”

“什么话嘛,快去办吧!”

“那作为酬劳,我可以给你讲个笑话不?”

玄式冷笑话,不可不听的毒茶~

聂子娴纠结了一阵,只能硬着头皮点头:“。。。。。。说吧。”

一经首肯,玄叶的心情大好:“从前,有个叫聂小小的姑娘,有天一不小心掉河里了,可她当时不用游泳就上了岸,你猜这是为什么?”

冷笑话到这里必须配合猜测,否则某人会生气,后果很严重!

“嗯,因为河里有船家救了她!”

“不对!”

“因为她淹死了,是别人抬上来的?”

“不对!”

“那是她能轻功夫,自己飞上了岸!”

玄叶摇着他细长的手指,得意的道:“你猜的都不对,答案揭晓,因为那条河是干涸的,她根本不需要游泳,走上岸就好了!呵呵!好笑不?”

“。。。。。。你还是快滚吧!”

聂子娴将布布举起递过去,玄叶依旧被自己的冷笑话笑得合不拢嘴,接过布布,拍了拍它的小脑袋:“子娴,你等着,很快就会有消息了~”

说完,转身消失在视线里。

聂子娴裹了裹被子,一头栽倒在床上:“明天起来,我该怎么跟夏卿候解释,难道说我半夜将他背回去了?不可信,还是说他梦游自己跑回去比较真实!”

婉央宫内

“母后,太医院御医仓影,昨日曾为太子号脉。”

“哦~可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在父皇面前,他说并无大碍,看样子太医院的人应该交代过,还算是识时务的人。不过,后来太子好像故意留下他单独谈话,具体谈话的内容,没办法探知。”

“查清楚仓影的底细,白粟也上了年纪,也是时候换一个了。”

太医院

“仓大人,皇上现在封你为太子的执掌御医,您可是接了白大人的重担,日后太医院的大人们还得仰仗您的照顾了~”

“朱大人过誉了,分内之事,分内之事。”仓影弓着身子,眼前这个年过半百的胖子朱御医,算是太医院最说得上话的老御医了,官职虽无白粟高,但白粟告病,可谓一切由他代管。

朱御医肥肉挤兑着黄豆眼一抖,皮笑肉不笑的走近仓影,拍了拍他的肩,手袖之间塞过去一个灰色的东西,仓影感觉腹部受了一推,低头看了一眼:“大人,这。。。。。。”

“仓大人要懂礼才是呀!这不过是一包荣王赏赐的糖果,您接着就对了~”

仓影忙后退了一步:“不好意思,卑职不能吃糖,牙疼~对了,药炉还有几幅羽妃娘娘的安胎药正熬着,时候该是到了,朱大人,恕卑职不得不先告退了!”

望着那仓皇而逃的仓影,朱御医缓缓将灰布包收回袖中,清冷的小眼睛迸射出一道寒光:“毕竟是年轻,非要吃点苦头才知道生存之道~”

第22章 吃黑醋的和不吃糖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