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章 看不顺眼就使坏

  那有节奏的乐鼓声挑衅着某人的耐心,如精灵般灵动的舞姿刺激着她的神经,在加上某人追随那舞姿所露出的欣赏的眼神。。。。。。

不就是跳个舞,有什么好看的!聂子娴心里嘀咕着。

眼见着那轻盈的舞步旋转在舞台周围,绚丽的彩带在整个舞台飞舞,某只笨拙的小脚丫伸出了桌子底下~

本跳得入神的素潇潇,低眉顺目,自由在舞台挥洒着技艺,余光不经意间瞥见那排前的桌子角居然伸出一只小脚。

她素潇潇是当朝太傅之女,从小就与太子哥哥情投意合,互相爱慕,所有人都说那太子妃的位置必是她的,现在却被这个突然跳出来的聂国公主聂子娴搅和了!而今居然伸脚想绊她?真是愚蠢!

“啊!”一声尖叫,那只本飞舞的“蝴蝶”在众人面前突然就跌倒在地,惊得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再抬头时,那绝世的脸上本洁白光滑的额头竟然流出一条血痕!

就在这时,距离最近的夏卿候本欲起身去扶,却被另一道青影抢了先。

二皇子夏卿朗健步如飞冲了上去,立即轻轻扶起受伤的素潇潇:“潇潇,你还好吧?”

“头。。。。。。头好疼啊~”素潇潇有些晕晕然,心中更是郁闷,刚本就是装没看见故意被绊,想磕碰重一点,淤血就好,哪知竟还真把额头磕破了!

“太子妃,你怎这么狠毒,潇潇她哪里得罪了你,你要伸脚绊她!”皇后怒然而起,直指着一旁装傻数云朵的聂子娴。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向她投以鄙夷的目光,就连座上的太皇后都不高兴的锁着眉质问起来:“怎么回事?皇后你可看得真切,这真是太子妃绊的?”

“臣妾自然看得真切,潇潇~本宫知你是一片好心不愿直接揭穿她,但在太皇后的宴会上作出这种事,若不严惩,这太子妃可就有恃无恐了!”皇后咄咄逼人的气势,一旁议论之人都知这聂子娴免不了要受罚了。

聂子娴这么被指着骂,再装傻数云朵就不是她的风格了,众人眼中那矮小倔强的身子几乎是从椅子上蹦起来的:“是我又怎样,不就轻轻一绊吗,她摔成那样是她没长眼睛!”

此话惊厥所有人,这傲娇的聂国公主是真不是吹的啊!

“太后,你瞧这太子妃那话说得。。。。。。真是成何体统啊!”皇后添油加醋的在一旁吹风。

座上的皇太后气得也有些看不过去了,伸着手刚要发言,就见那杏黄色的身影走了出来~

夏卿候走得缓慢,边还从怀中拿出一丝净白的手帕递向舞台中央的素潇潇。

二皇子本只是扶着,看那手帕递来,也是一愣,冷眼微缩,光听着这些女人争执,居然忘了这般献殷勤,看来又要输给太子了!

素潇潇终于见到太子亲近过来,接过手帕,内心一阵激动,看来太子哥哥最关心还是她!

“潇潇~害你摔成这样,我真是万分的愧疚啊~”夏卿候深情款款的说着,在桌前看着的聂子娴真恨不得上去再补上两脚,幸而小七在旁使劲拉劝着,才不至于出现暴力事件。

“太子哥哥。。。。。。”素潇潇感动得眼圈都有些红了:“这怎么怪你了~”

正在所有人都被这“痴男怨女”感概时,太子忽然摇头温吞的说着:“当然要怪我啊!刚才因为坐得有些腿麻,没想到这伸展一下正巧赶上你跳舞经过,绊倒你摔成这样,真是让我万分心痛难过啊!”

“。。。。。。这。。。。。。”不只是素潇潇被惊讶得说不出话,一旁听得最清楚的聂子娴也惊到了下巴下垂。

“潇潇,你能原谅太子哥哥吗?”

这样温柔的直接询问,素潇潇算是明白了,太子这是在为太子妃背黑锅了,若是她也学那皇后一口咬定是太子妃绊的,岂不是拆穿了太子哥哥的谎言,让他无地自容!

太子哥哥,你这是善良在作怪还是真对这个刁蛮的野丫头吸引住了?

“太子哥哥也是无心,潇潇又怎么会怪你呢!”素潇潇一片坦然宽宏的低头默认了。

皇太后也摸不清头绪了:“你们这是。。。。。。潇潇,真是太子绊的你?可皇后怎么看成了太子妃呢?”

皇后心生不平,抓着这尾巴还要辩论:“可是若不是太子妃所做,为何她刚才要承认啊!”

皇后那般质问,不等聂子娴回答,夏卿候就抢了先:“母后,您且细想,太子妃自然是在为我掩护,可是我身为她的夫君,怎能如此让她被冤枉了!”

可恶!居然连着手撒谎,她本就看着是聂子娴那丫头在使坏,现在他们是众口一心了,至她这个皇后于何地,莫不是让所有人都觉得是在背后乱嚼舌根了!

皇后凤眸轻眯着,瞬间转那愠怒为一笑:“哎呦~看来真是我这眼睛不好使,看错了看错了,原来是太子的玉脚不小心伸出来了,真是误会,大大的误会啊!”

本身在其中的聂子娴傻愣傻愣了,这群家伙唱得是哪一出啊?

“公主~是太子爷在帮您呢~”小七捂着嘴小声提醒着,还是太子爷有办法,不然公主大大又要闹“天宫”了!

皇太后瞪着嗔怪的眼睛看了一眼皇后,真是无风不起浪的主,继而叹了口气:“卿侯,既然你主动承认错误道歉了,这潇潇也原谅了你,此事就到此为止吧!”

“谢祖母~潇潇她伤口磕得不小,还是让她先去太医院给太医瞧瞧吧!”夏卿候担忧的拱手说着。

皇太后这才反应过来:“那是,女子这脸上留疤可是大事!来人啊,快快送潇潇去太医院,好生吩咐清楚了,让太医上着心,决不能留疤!”

“祖母,让我送去吧,这话也传得清楚些!”二皇子夏卿朗主动提出,皇太后也没多说,准了。

皇太后看着两人走远,心中还是有些疙瘩,转而看着皇后:“皇后啊,你是这六宫之主,后宫大小所有琐事都是你在掌管,这做事说话都得心里有个分寸,明白我的意思吗?”

“母后教训的是,臣妾定当谨记于心!”皇后低头认错,眼角的余光却是射向那两个始作俑者,到头来她还得了太后的训话,这个仇先记下了!

“太子妃~”看来皇太后还是没忘记刚才怒起嚷嚷的聂子娴,一双明亮的眸子注视着台下的她。

聂子娴向来是被责骂也横着脾气顶惯了,现在反成了事外人,面对皇太后的呼唤,一时不知如何作答:“我。。。。。。那个。。。。。。。您想跟我说什么?”

这聂国的公主看来还是个直肠子,刚才的事她确实没看清,这些个后生晚辈们之间的事她也管不了,想着皇太后露出会心的笑容:“呵呵,刚才误会了你,你可别记在心上!”

“。。。。。。不会,不会。”聂子娴忍不住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夏卿候,他倒是撒谎不脸红呢,还在那微笑着向她点头,都不知道他点的哪门子的头。

“那就好,大家都生活在一个大圈子里,免不了会有些磕磕碰碰,这做夫妻也是一个理,互相理解包容,营造和睦的氛围才是最重要的!”

众人一听,同时起身鞠躬拱手齐声回答:“。。。。。。谨记太后箴言!”

宴会继续,聂子娴坐着几次欲言又止,想跟夏卿候耳语几句,可一时就是说不出口,看得她光着急,这个温吞的家伙却能装得若无其事,既不质问也不责骂,可憋坏了这个暴脾气的聂子娴!

回东宫的路上,聂子娴也不理会后面“龟行”的太子爷,直冲冲的就往前赶,本好想和太子走一块的小七只能呼唤着在后面追着。

“太子,您也太纵容她了~”除非其实也是看得真切的当事人之一,对太子这样没有节制的偏袒,实在有些看不过去,那潇潇小姐摔得多惨啊!这个聂国公主太坏了!

夏卿候踱着步子,没哟作答,而是回首看着宫墙上爬满的青藤竟有些泛黄,默默然小声念着:“秋天来了~”

回到东宫的聂子娴直接进了寝宫,一屁股坐下就开始大喘着闷气,小七好不容易追进来一看,知道自家公主是被憋坏了,忙上前去给她抚背顺气:“公主~您怎么样?”

“我不好!很不好!小七,你可看见了,刚才那脚就是本公主伸出去的,我就看那什么箫不顺眼!”

“嘘!公主,这话您可说小声点了,让别人听了去可不好!”

聂子娴一拍桌子瞪圆了眼:“听了去怎么了,我聂子娴怕过谁了,用得着他夏卿候在那替我掩饰吗!向来本公主就是敢作敢当,什么时候让别人帮过了!”

“公主您也承认***您了?”小七啥也不问,就问这重点。

话一出,聂子娴就腌了气,萎靡的坐回原位,神情纠结,都快拧巴成一团了。

小七知道公主强悍惯了,以往唯一这般宠她替她说话的就只有聂国皇帝,那是公主的父皇,她自然欣然接受那般宠爱,可现在这样的是太子,那个公主大大一直心怀戒心的夫君太子爷,好于面子,她一时说服不了自己去接受。

“公主~这自从到了夏国,太子怎么对您的,小七可看在眼里,无论你做错什么他都那般宽宏原谅您,一点也不像是作假的,这么好的夫君,那是举着太阳都找不到的呀!”

聂子娴望着小七,伸手就狠狠捏住那小鼻子:“那么替他说话,是不是得了他什么好处!”

小七疼得眼泪哗哗,忙求饶着:“哪敢哪敢啊!小七都是肺腑之言啊!”

甩开手,聂子娴抱着拳,细细思量着,太子这个家伙,刚才帮她就算了,还对那个什么箫的那般温柔贴心,两个人不清不楚的,想着就让她不爽。

“小七,你说,是本公主漂亮,还是那个什么箫的漂亮?”

公主怎么突然话题一转,问起这个?

“当然是公主漂亮!”

“想都不想就说,是在敷衍我呢~”

“不是不是,公主殿下在小七心中自然是最美的了!”小七眼珠闪着星星,无比真诚的看着聂子娴。

聂子娴一巴掌将那小脸推到一边:“那你说太子会这么觉得吗?”

原来公主是在吃这个咸醋,怪不得谁都不绊,偏绊那个素潇潇!

“公主是在乎太子爷的想法哦,那您为什么不自己亲自去问了?”

被小七这么诱导着,亲自去问?恩。。。。。。问就问:“小七~给本公主好好想想,今晚我就要亲自去问清楚!”

第9章 看不顺眼就使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