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章 他就是一朵招蜂引蝶的花

  夏国的皇太后从嵇山参佛归来,为给她老人家接风洗尘,由皇后做主开了一场宫廷宴会,所来之人除了宫内的皇亲国戚,还有就是一些达官贵族的千金公子,太子与太子妃自然在列。

聂子娴盛装打扮,却是蹲坐在东宫门前的台阶上,等得都快要睡着了。

小七在门口张望着远瞧见这温吞太子爷缓缓从远处行来,忙高兴的去拉她家公主:“来了,来了,太子爷来了~”

聂子娴耷拉着眼皮嘟着嘴抱怨:“一个男人,打扮的时间比女人还长。。。。。。”

说着站起身回头去看,本朦胧的双眼“叮叮叮”就亮了起来。

这个妖孽呀!

夏卿候头戴金色镶珠发冠,一身杏黄色四龙纹蟒袍,腰间配有一青绿色雕龙玉佩,徐徐走来都是带着阵阵暖风,半含笑的脸温润如玉,遥遥望着她:“让夫人久等了~”

聂子娴看失了神,准备的一堆抱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任由其挽上了胳膊就向外走。

跟在身后的小七也是笑得花般烂漫,只有除非紧锁着眉低头询问:“你们两吃了蜜糖了,笑成这样?”

小七回以一个斜眼才不理他,除非只能感叹:这就是女子的通病,眼里只有美的事物~

宴会上,向来晚到的太子,在众人眼中也不觉得稀奇,而对于太子身边多了一个太子妃,每个人都忍不住侧目去探望。

听了传召进前,聂子娴微微抬头望去,那两鬓发白笑得格外慈祥的老女人就是皇太后,看起来不像皇后那种人。

“孙儿携良娣见过皇祖母。”夏卿候拉着聂子娴叩拜。

皇太后笑容可掬的伸手说道:“快快平身吧,卿侯成婚时候皇祖母也不在场,这嵇山求来的送子青玉观音就送给你们二人做迟来的礼物吧!”

“谢皇祖母挂念!”夏卿候再一拜,聂子娴跟随着也学着一拜又一拜。

“乖孩子,都是乖孩子!入座吧!”

两人起身入座,坐在皇太后之下的皇后,凤眸一转,欣欣然笑着:“皇太后就是偏心,光赏了侯儿,其他人都给忘了。”

“哦?皇后是觉得我把谁给忘了啊?”

皇后转而看向太子座后的二皇子荣王夏卿朗:“朗儿知您要回来,心心挂念着您。这宴会还是他在后面帮衬着臣妾,嘴上却是一字不提,这份孝心,您说该不该赏嘛~”

二皇子荣王?聂子娴好奇的偏首望去,那青衣长袍,浓眉大眼一身冷气的就是太子的弟弟夏卿朗,看起来与太子这气质完全不在一个世界啊!

“呵呵。。。。。。皇后说得有理,朗儿,皇祖母赏你什么好呢?你想要什么啊?”

夏卿朗肃然起身,面无喜色拱手正言道:“孙儿只想要皇祖母身体安好,健康长寿,别无他求!”

这话一出,可让皇太后笑得更开心了,皇后也跟着陪笑着吹捧:“朗儿就是一颗孝心重啊!

聂子娴看着这出双簧唱得一点味道都没有,伸手拿起桌上的橘子就剥起来,身旁静静坐着的夏卿候看着她气鼓鼓的表情,小声问道:“夫人怎么了?”

“没什么,吃橘子!”说着就将刚剥好的整个橘子都塞进了太子的嘴里。

其实她心里有些不明白,这皇后明明也是太子的母后不是,为什么看起来与那二皇子相较还要亲近?

紧接着,便是宴会上各种歌舞乐器的表演,除了一般的歌舞姬的出场,宴会还特意安排了达官贵族的小姐上台表演才艺。

“礼部尚书之女三小姐,芙蓉锦表演古筝《上善如水》~”

随着执事太监的传唤,便见一青衣飘然的身影横抱着古筝上到台前来,向着各个方向的皇亲国戚屈膝颌首,尤其那双含情默默地双眼当触及这太子爷时,竟然毫不避讳,眨了眨。

那是在抛媚眼嘛!聂子娴小拳头紧握,当她这个太子妃是空气吗!

回看太子,居然还回以从容的一笑,看得人家芙蓉锦面带桃红,一路弹着古筝都不忘暗送秋波的。

忍了忍了!有什么好生气的,长得好看点是会被人看得多点的嘛~

“内阁大夫之女大小姐,玉婉容表演紫玉箫《乐平调》~”

又一淡红色罗裙的美人,袭着小步子上前来,照常鞠躬行礼,芊芊细指举起紫玉箫放置唇边,悠扬箫声悦耳动人,却又只有聂子娴一人,看得眼红鼻子怂。

什么内阁大夫大小姐,吹个箫,头到处乱摆,时时投目过来偷瞟身边的夏卿候,眼波流转之间,这太子也是微笑依旧灿烂芳华,看起来就是眉目传情嘛!

忍了忍了!有什么好生气的,不关她的事!

“护国将军之女五小姐,卫蓝琪表演剑舞《兵临城下》~”

又来了又来了,这个英气焕发的女人,剑眉星目的耍个木剑,上跳下窜的老是凑合到太子桌边,弯腰俯身的好不妖娆,举手投足间都是在吸引太子的关注嘛!

忍啊忍啊!聂子娴斜着眼,都要冒出火来的眼睛,这一旁含笑观舞的太子可后知后觉没有看到。

倒是了解自家公主的小七,有些看不下去了,桌子上那些个水果点心,哪个不被忍着的聂子娴掐得稀巴烂的,也就只有迟钝的太子爷看不到啊!

“公主~您还好吧?”

面对小七试探的询问,聂子娴白眼一翻,乌黑的眼睛射出道道白光:“我哪看起来不好了!”

小七不敢招惹,只能讪讪笑着,点头称是。

放眼望去,这座下那群莺莺燕燕,包括对面的妃嫔哪个不是在偷瞟身边的太子,这个杏黄色的家伙就像个发光的金子,惹人注目流连。

偏偏本人还不知道收敛,一朵花般笑开的脸,几乎都没停歇过的,招蜂引蝶的“芬香”都要飘到宫城外去了,聂子娴都恨不得掀起桌布,给他那张惑世的脸罩起来!

“京太傅之女素潇潇,表演凌雀舞《栖庭婉居》~”

“凌雀舞?”聂子娴顿了神,听了有些好奇的自语。

这时身旁的太子注意到忽然就和悦的出言解释:“这是潇潇独创的舞步,夫人你且细细欣赏~”

呵!这你又懂!

聂子娴板着脸,却确实被那在舞台中央的轻摇舞姿给吸引了去,这个太傅之女,不仅舞步独特,身姿软若无骨,渲染着的彩带在袖箭也是舞得缤纷灿烂,那张倾国倾城的脸也是博彩出众,幽若仙女下凡了~

“素小姐与我家太子那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关系可好着呢,这在夏国出了名的凌雀舞的编排也有太子爷的一点意见呢~”

身后的除非很不适时的出言道了一句,小七就见她的公主殿下瞬间将手中的橘子捏了个稀巴烂!

不得了,不得了,公主大大要发飙了!

第8章 他就是一朵招蜂引蝶的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