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0章 只因你是我夫人

  花前月下,聂子娴特意吩咐备了一桌好菜,邀请太子前来赏月。

静谧的夜空,相对于高悬着的明月,聂子娴更喜欢闪烁着的大大小小的星星,若不是等待的焦迫,她的心情本该很美好的!

“小七,你到底和那太子怎么说的,怎么都过戊时了他还没来!”聂子娴撑着下巴,双眼亮晶晶的盯着桌上的烤鸡,开始没耐心的质问。

“公主,您再等等,应该马上就来了!”小七好生张望着。

聂子娴等不了了,恼火的伸手就抓起桌上的那只烤全鸡,对着鸡腿处就是一大口,咕噜噜咀嚼着:“他要再不来,我就留个鸡屁股给他吃,看他下次还敢迟到!”

“哎哟,我的公主殿下,您别这样啊,都把嘴上的唇红弄花了~”小七紧张的拿出手帕为她擦拭,可这公主之前要求涂得太多了,越擦越糟糕,真是不忍直视!

聂子娴推开小七:“管他呢!”接着又张嘴去咬鸡翅膀,正当拉扯得尽兴时,一声透心凉的呼唤声将她惊醒。

“夫人,我来了~”

聂子娴慌忙将烤鸡扔回盘子,看着那还悬着的鸡翅膀怎么也整装不回去,干脆一转盘子,将完好的一面转到前面。

夏卿侯与除非来到桌前,一见这太子妃,都有些被惊吓到,太子当然还是能克制恢复冷静,可除非就大嗓门忍不住了!

“噗嗤”一声笑出声道:“这太子妃是嘴上抹了猪油了,油橙橙的,还肿起来了!哈哈。。。。。。”

“你。。。。。。我家公主也是你能说的!”小七像只护小鸡的大母鸡,插着腰嗔骂着,过去就给除非拧了几下,疼得除非直叫唤。

聂子娴被那么说,竟有几分尴尬,费那么长时间画的美美妆,竟被自己弄花了,本还想让人家惊艳的,现在反变惊吓了!

看着聂子娴手忙脚乱的拿出手帕为自己擦拭,而那唇花却越擦越花,夏卿侯走过去,轻轻拿开了那只慌乱的小手。

聂子娴被那娇好的容颜吸引住,也忘了反抗,见那只玉白温柔的手另外拿出了一张手帕,谯了点杯中的酒水,轻轻为她耐心的擦拭起来~

他擦得那般认真,像是在擦拭一件珍贵的宝物一般,让聂子娴的热血直往脸上涌,通红的脸蛋像被烤熟了似的!

“擦好了,夫人,你以后就算是不施粉黛,在我看来,也是极美的!”

话一出口,聂子娴的脸蛋更是热得冒起了烟了!

跟了公主半辈子,还头一次见她害羞成那样,小七内心也是澎湃异常的,想了想,便一把扯过除非:“走啦,走啦,别打扰太子公主聊天!”

“我是太子的贴身护卫,不能离开太子半。。。。。。啊!啊!啊!”

“步”字没出口,除非的大耳朵就被小七拉扯着,强行带离了现场!

夏卿侯收了手帕,坐到了一旁,轻声问到:“夫人,特意邀我来此,是有事要与我说吗?”

还没从刚才的娇羞缓过神来的聂子娴,紧张得居然“咿呀”了半刻,也没答上话来。

看着她如此,夏卿侯轻笑着:“夫人是想为白天宴会的事道歉,对吗?”

说起白天的事,聂子娴就想到那个讨厌的什么潇,热脸迅速冷下来:“我又没做错事,干嘛道歉!”

气氛被这么一句冻结下来,聂子娴话虽那么说,心里还是有点小心虚的,微微看了看太子的反应,见他不说话?难道是生气了?

“那个。。。。。。本公主是堂堂正正的伸脚绊她,绊了后我也直接承认了,这样。。。。。。也有错?”聂子娴语气缓和了些,却依旧嘴硬。

夏卿侯淡淡的脸上也没有其他表情色彩,低头轻点了点:“夫人说得是,是为夫担心夫人受罚说了谎,是我的不是~”

“你知道就好!”聂子娴又不客气的接着就道:“本公主敢作敢当,不需要你插手帮忙!”

话说以为这软柿子太子仍旧会点头称是,但结果却让聂子娴无名中感动到了。

“夫人性子耿直,做事有自己的章法,为夫不会指责,但是,在我的有限能力范围内,是绝不能容忍夫人受到半点委屈的,也请夫人理解为夫的准则~”

这个太子是在对她说情话吗?小七在哪?快来辨别一下,这是情话吗?

聂子娴寻了半天,不见小七的身影,细想着内心就是感动得满满的,都要溢出来了!

低头,聂子娴食指打着小圈圈:“那个。。。。。。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夏卿侯缓了缓,坦白直言道:“只因你是我夫人,是我的亲人!”

抬起头,望着他,那双真诚无暇的眸子让聂子娴忘了所有,夫人?亲人?

从出生到现在,她聂子娴都是孤身一人,看不顺眼的背后其实是浓浓嫉妒,她嫉妒所有有母后的皇子,嫉妒抢走父皇宠爱的妃子,嫉妒那些受万千追捧自命不凡,品格高尚的群臣,只因为这些她聂子娴没有!

但是,她不会屈服,既然没有人理解,没有人喜欢,她便要做她自己,什么娇横自私,什么胆大妄为,她都不在乎!

“夫人~你怎么了?”看着聂子娴迷惘的眼神,透过了他似乎在另一个世界,夏卿侯忍不住小声唤醒她。

聂子娴收回回忆,吸了吸鼻头,毅然拿起酒壶为两人倒了一杯,举起来展露笑颜:“什么都不说了,来,我们干一杯吧!”

夏卿侯没有拒绝,但刚举起酒杯就见她一饮而尽,接着又看着她陆续给自己倒酒,一喝一个畅快,夏卿侯缓缓放下酒杯,默默然望着她。

最后竟是看着她自己喝醉,趴在桌前睡了过去。

“夫人?夫人?”夏卿侯唤了几声,不见她反应。

这时,风动发起,一道黑影落在桌前,任性的举起夏卿侯未动过的那杯酒一饮而尽:“哈哈,好酒~”

“你怎么来了?”夏卿侯薄唇微动,面无表情的望着别处。

“秋天来了,冬天还会远吗?我不来,你可怎么办?”黑影调笑着,转而伸手向一旁醉倒的聂子娴,抬起她的小下巴:“好一个聂国公主,长得甚是可爱动人,可惜~可惜了哟~”

夏卿侯不发一言,缓缓起身,转身往外走,却又闻得身后黑影的挑衅:“夏卿侯,就这么走了,亲亲夫人留给我了?”

冰凉如水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她是我夫人,你若敢动她,我定让你知道什么叫切肤之痛!”

明明意思是剥他的皮吧?这个家伙说话就是含沙射影,不过,还是不要惹他,越温柔的人发起火来越可怕!

“呵呵,现在这么对我,总有你求我的时候,我等着!”黑影说完,一闪而逝。

夏卿侯还是头也不回的走了,而人走远,又飘来一黑影,缓缓将人裹上一层外衣抱起,漆黑的眼珠透着薄薄的深情:“子娴,看来你这太子夫君,不简单呀~”

第10章 只因你是我夫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