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7章 拜师学埙

  “醒了,醒了!”小七突然惊喜的叫嚷着,吓得本在摆弄着埙的聂子娴险些没握住,抛了两下,好不容易又接住后嗔怪起来:“小七,能不能淡定一点,吓死我了!”

睁开眼,额头青了一块的仓恬发现自己披散着头发躺在温暖的大床上,床旁的丫鬟一喊,走过来的居然是东宫太子妃!

仓恬面露的惊愕仅是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不过是警惕的沉默。

小七在旁瞅着,心生猜疑,她居然这么冷静,一般人这时候不该爬下来跪地求饶吗?

“您头还疼不?”奇怪的是聂子娴开口就是关切的一问,那讨好的笑容让仓恬也琢磨不透。

从床上缓缓坐起来,她不问,仓恬还真没感觉到头疼,轻摸着额头:“嗯。”

“见到太子妃还不起来行礼!”小七插着腰,看不惯这些仗着自己漂亮,不把她家公主放眼里女人,这种女人肯定是一肚子的坏水了!

可聂子娴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却是推了推一惊一乍的小七,忙伸手安抚仓恬道:“师傅,您躺着,好好躺着,行礼就免了!”

“师傅?”小七和仓恬都惊讶的瞪着太子妃,什么时候拜的师,怎么二人都不没印象了。

聂子娴眼溜溜转着,抖弄着手中的埙,小小声嘀咕着:“就是师傅啊,小恬恬教本公主吹这玩意,就是本公主师傅了~”

原来公主是打这主意,小七无奈劝的抱住聂子娴的胳膊往外拉:“公主~学这个找宫里的乐师不就行了,干嘛偏偏跟她学啊!”说着斜眼省视着床上的仓恬,又小声道:“她擅自潜入宫中,来路不明,除非带着仓御医去太子那审问,还不知他们有何居心呢,您怎能信她!”

面对这主仆的上下打量,仓恬冷漠不语。

“小七,上次去乐音坊,她吹这玩意吹得多好听啊,本公主就认定她了!”聂子娴仍旧不死心的抽出自己胳膊,又笑意甜甜的凑到仓恬面前:“师傅,教我吹木鱼吧!”

“木鱼?你管这个叫木鱼?”仓恬鄙夷的指着她手中的埙,忍不住冷哼着:“太子妃连乐器都不懂,恕民女教不会!”

居然如此出言不逊,小七怒了:“你以为自己是谁呀,敢这么跟我家公主说话!”

可是聂子娴却丝毫不在意的向前继续讨好:“师傅这是不懂本公主有多聪明,等教上手,她就懂自己是收了多厉害的徒弟了~”聂子娴难得佩服一个人,这就赖定她了。

面对聂子娴自信满满的吹嘘,床上的仓恬冷眼别过脸,也不看她:“看样子太子妃根本不认识你手中的八指埙,那么,您还学过其他什么乐器吗?”

看到一丝希望的聂子娴,绞尽脑汁憋了半天,终于嘟着的小嘴道:“吹口哨,算不?”

话出,仓恬感觉这太子妃就是故意在侮辱她,戏弄她了:“当然不算!”

这个聂国公主,果真不学无术仅仅是凭借身份地位,才能一步登天当上夏国太子妃了。

“那有什么关系啊,我只是想学吹埙,别的也不想捣弄~”聂子娴天真的想着:“所谓术业有专攻,只学一样,应该不难吧。”

平静下心绪,仓恬偏头再问:“那太子妃会看工尺谱吗?”

“啊?什么是工尺谱?”

望一眼聂子娴懵懂不知的神情,仓恬锁眉深吸了口气:“工尺谱不过是学习音律的人最先掌握的基础,太子妃竟问起是何物,恕民女没当过人家师傅,难以教会一个心血来潮,又不懂乐律的人!”

听了这话,一旁的刚冷静下来的小七再次怒了:“你个不知好歹的贱民,敢藐视公主,就该拖出去鞭责!”

拉住冲动的小七,聂子娴一顿好劝,推着小七就往怼:“哎哟,小七,你出去啦,凶巴巴的,都要吓跑我师傅了!”

惊讶于公主居然还没发火,小七本还想争辩,却是被聂子娴硬推出了门。

回过头来,一门心思拜师的聂子娴嬉笑着搓着手中的埙又道:“师傅说得对!本公主呢,心血来潮不假,不懂乐律也是真,但学什么都要看天赋的吧!本公主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学习的天赋和决心,恬恬师傅可以好好了解下,就当给个机会嘛~我一定能吹好的!”

这般好话说尽,仓恬依旧冷面,聂子娴只好又道:“只要你愿意教,本公主可以赏你黄金万两!要不然,你想要什么,只要一句话,就算是要上山下海,本公主都有的是办法到的!”

重金之下,就不信她不为所动,反正,就算要去滚油锅,也是有求必应的玄叶去滚,她一点也不担心。

摸着手中的木鱼,聂子娴不经傻笑着遐想,只要她能将这“木鱼”一样的玩意吹出小恬恬那种摄魂的效果,不怕他夏卿候不拜倒在她的木鱼声下!

就夏卿候那温吞的性子,就是给一块磨撒好了豆子,套好了驴,也磨不出块豆腐来了,所以只有她主动出击罗~

可是这点小激动很快又被砸了盆冰水:“请太子妃死了这条心吧~”她想要的东西,怕是太子妃给不了,也不会想给的!

仓恬淡漠的板着脸,便从床上下来,穿好鞋子起身欲往外走。

就在聂子娴僵化在当场,无言以对时,门外传来的一个声音惊住了闹僵的两人:“若仓小姐愿意教太子妃吹埙,本太子就免你与仓御医合谋桥装药童,擅自入宫之罪!”

第37章 拜师学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