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7章 两个人的反调

  房内,聂子娴的心依然止不住的忐忑紧张,听着脚步声渐近,忍不住探头张望,正好瞟到夏卿侯寻视过来的目光,便又立刻收了回去。

“子娴~我来看你了。”夏卿侯看到了那个张望的小脑袋便唤了一声。

“有什么好看的,本公主的屁股也不能随便给你看了!”聂子娴保持着屁股外撅的姿势,扭过头,不看他。

夏卿侯没有在意,而是弯腰拿起一旁的药瓶坐到了床边:“小七说,你还没换药,如果你不介意,我为你换,也是可以的。”

“你还真想来看我屁股啊!”聂子娴激动的从趴着的被子爬上起来,一挺腰,屁股又疼了:“嘶~~”

夏卿侯偏首低颌轻笑了笑,聂子娴看了又不高兴了:“你是在笑话我吗?!”

“对不起。子娴你说话执拗有趣,我没忍住才笑了。”被她质问,夏卿侯立刻止住了笑,颇为歉意的解释。

明明可以看作是嘲笑了,偏偏听了他的解释和道歉,怎么就生不起气来了!

这大概就是夏卿侯的可怕之处,聂子娴认定,自己之前被蛊惑,就是他会使这招以柔克刚,高手啊~

暗暗想着,聂子娴继续板着不高兴的脸:“药,小七给我擦就行了,用不着你,看够了,你就回去吧~”

果然,子娴的态度是明显改变了,以前她至少还会对他笑,现在却不愿多看他一眼,夏卿侯虽觉得自己不该太在意,可是心里难过却是欺骗不了自己的。

“那好吧,你多注意身体,这药一日四次多擦一点,很好用,不会留疤的。”夏卿侯说着,便起身打算离开。

聂子娴见人要走,心里又舍不得了:“你等等。。。。。。”

留人的话出口,却不知说些什么。

夏卿侯驻足了半刻,蓦然回首以待,却没立刻得到被叫等等的后话,便出声问道:“子娴还有什么事要与我说吗?”

聂子娴忧着脸硬是挤出了无关的话题:“你怎么知道不会留疤,谁说的,那个仓黑子?”

“仓黑子??你是说仓御医吗?”夏卿侯又想笑,之前称仓御医为黑脸御医,现在干脆叫仓黑子了,子娴可喜欢给人家起外号了~可前车之鉴,只能抬袖掩面又将笑容收了回去:“这不是仓御医给的,是我自己的。”

“你哪来的?”聂子娴找着话题,随口追问起来。

他一个太子,难道还自己制药不成,拿来何用?

“。。。。。。”夏卿侯犹豫了片刻才道:“一个朋友送的,他的药好,比宫里太医院的还好。”

聂子娴一听,对这个所谓朋友来了兴趣:“什么朋友,你有朋友吗,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宫外的,有机会,介绍给你们认识吧!”夏卿侯没有避讳的说。

聂子娴有些高兴了,夏卿侯的朋友?那该是什么样子,也会像她的朋友玄叶一样神秘而厉害吗?

掩不住的笑意浓浓,抬头,见夏卿侯正看着自己,聂子娴立刻又扁着嘴装不快的样子:“别以为你介绍朋友给我,我就能原谅你了!”

夏卿侯联想到她挨板子的事:“子娴是生气我没有为你向父皇求情吗?”

“就是,怎么了!我本来要打那个老妖婆的,要不是距离估算错误,我才不会砸错人了!”

“可无论砸到谁都不好,子娴,你不可那么任性。”

“夏卿侯,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指责我!”聂子娴不可理喻的争辩起来,就算知道自己不对,也听不得人家教育。

夏卿侯愣在了原地,说不出话来。

见一脸无辜的夏卿侯被自己骂愣了,聂子娴瞬间觉得是不是自己太凶,太过分了?可是,她说话本就不会经过深思,平时得罪了人也蛮不在乎,可就因为面前的是他,心里稍稍有些后悔了。

两人那么沉默着,房间变得特别安静,就连关着门的外面,寒风吹动树叶发出的窸窣声都听得清晰异常。

“子娴,我是你夫君,是该好好照顾你。所以,以后你若有什么事尽管跟我说,觉得我不对的,我便改,好吗?”夏卿侯握着手中的药瓶,低着头戚戚然说着,话语里,没半分不快,有的只是恳求般的询问。

他居然就这么认错了?明明是她不对的,这个软柿子夏卿侯,真是没骨气!聂子娴依旧郁闷。

“好了,好了,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

见她那般,夏卿侯缓缓放下了药瓶,点点头,可走到门口伸手开门时,却又停了下来。

“子娴,其实我没有别的苛求,只希望你好好的,就算有一天。。。。。。你想离开,我也不会阻拦的。”

聂子娴想说什么,可门开了,寒风吹得她一哆嗦,再回神时,夏卿侯已经出去了。

“可恶!什么意思啊!就那么不喜欢我,就算我走了也无所谓吗!!哼,夏卿侯!!你以为我赖着你不想走是吧,你等着,等我闯够了祸,拍拍屁股走人的时候,你想抓都抓不住我!!”聂子娴双手砸着被子,恨不得将被子给砸碎了吞下去!

第47章 两个人的反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